專家呼籲中國允許匿名艾滋病毒檢測(圖)

根據中國衛生部公佈的最新數字,截至今年9月底,全國累計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總數爲42.9萬例,死亡病例8.6萬。衛生部官員表示,從總體上來看,中國艾滋病疫情仍處於低流行狀態,性傳播成爲艾滋病毒傳播的主要方式。目前中國的艾滋病毒檢測採取的是實名檢測制度,不允許人們匿名檢測。在這一背景下,應該怎樣解讀官方公佈的這些數字和說法?在這次有關艾滋病的話題裏,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安培與中國艾滋病防治教育專家、現在加拿大的萬延海先生進行的對談。

2011.11.02 09:30 ET
m1102-awpf.jpg 圖片: 艾滋病毒感染者在世界艾滋病日當天請願。 (法新社圖片)
Photo: RFA

記者:“萬延海先生中國衛生部門公佈了全國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總數的最新統計數字總數將進43萬人。您怎麼看這個數字呢?”

萬延海先生:“這個數字是從1985年發現首例艾滋病感染者之後到今年的九月底全國報告給文生部累計的案例。它是一個一個審理的案例累加起來的。包括過去死亡的一些感染者。這個數字不能充分反映中國的艾滋病流行的情況。因爲人們不瞭解艾滋病疾病的重要性。另外一個是擔心自己的身份不敢去醫院做檢查。所以實際上在人羣中感染疾病但自己並不知道。那麼政府報告的數字也沒有顯示出來的感染者應該很多了。”

記者:“以前我也聽說過一些專家估計中國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恐怕有上百萬,爲什麼官方公佈的累計報告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的案例這之間差這麼大呢?”

萬延海先生:“衛生部公佈的43萬是累計統計的數字。一般醫學專家會給人羣中感染艾滋病及流行病的情況做一個估算。比如按照1:5的比例,發現一個感染者按照五個感染者數字來預估人羣當中所有的感染人,包括自己感染到自己還不知道的人。但中國的情況可能要嚴重得多。中國報告一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羣中沒有檢測到不知道自己感染的人比例要嚴重得多。這有很多的原因。一個是艾滋病在中國是長期被政治化,被妖魔化,被看作是一個道德的問題;另外一個問題是艾滋病的檢測在中國不是匿名的。中國政府對艾滋病的檢測是使用實名制。所以如果你到醫院去檢測被發現有艾滋病病毒感染的話,醫療系統會紀錄你的身份信息和家庭住址信息,並且可能會通知你的家庭成員。這樣的話,很多人他即便擔心自己有艾滋病,他也可能不去做艾滋病檢查。”

記者:“那像您剛纔說的匿名艾滋病檢測方式,這種方式在其它國家比較普遍嗎?”

萬延海先生:“一般來講在世界上在檢測方面有不同的制度。一方面使用匿名的檢測,那些對自己的隱私有擔心的這些人,他們可以在匿名檢查中個人得到更好的保護。另外一方面當事人他願意接受實名檢測。實名檢測也有很多的好處,比如說他的醫療記錄更加完整,他在醫院看病更加方便。但在實名檢測下面隱私保護要規範,醫療記錄不能隨便的被公安部門知道。醫療記錄不能被安全部門用來對病人監控。中國這個方面恰恰是非常糟糕的。 根據政法委相關的一些文件,中國政府正在研究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作爲一個特殊的人羣進行監管。這些方面可能都會影響到人們去查艾滋病的情況。”

記者:“爲什麼中國一定要用實名的檢測方式呢?”

萬延海先生:“實名的檢測方法實際上基本上還是一個比較偷懶的方法。中國的這些衛生官員,他們想要的是什麼呢?如果一個感染者他感染了還不把他給管理起來的話,這個後果怎麼辦?它還是一個集體主義的把人給管理起來、把人給看起來的這樣一種想法。如果發現你是個感染者就認爲你是一個危險分子,應該在社會的監管下面。它不考慮艾滋病是一個個人的情況,跟隱私有關的一個情況。”

記者:“那實名制的檢測方式,涉及到什麼樣的人權和法律問題呢?”

萬延海先生:“這樣一個實名的檢測帶來了很多的問題,比如醫院看病非得用醫療卡,病人感染的信息輸入之後,可能就會帶來很多麻煩,比如他到其它醫院去看病可能他的感染者身份很快被發現。可能會受到歧視。另外一個方面比如公安部門可能會用感染者的信息可能對人進行監控。在河南地區艾滋病感染每到12月1日前後,政府會把廣泛的艾滋病人給看起來不讓他們外出。不然就是違反中國的法律了,也違反了侵犯人權的準則。還有其它的一些問題比如說,考公務員、就業遇到一些麻煩。就業會遇到一些歧視。在檢測制度方面中國的檢測除了沒有用匿名的、安全的檢測之外,還有我們國民的教育水平是不夠的。中國現在的艾滋病檢測基本上發現了有三個流行的情況。一個是早期的吸毒人員當中發現感染的情況,現在還是很嚴重的。但是他吸毒人員的檢測基本大部分是檢測。後來出現的艾滋病人檢測是大規模的人員已經感染死亡。像在河南中原地區,大量的人賣血、輸血得病。在已經病危的情況下去做艾滋病檢測;第三個艾滋病檢測的情況是在男同性戀中發現的。同性戀男性的各種各樣的社交團體,在衛生部門的配合支持下進行動員下,所以很多艾滋病人主動去做艾滋病檢查,所以衛生部門得到的報告就顯示全國的性傳播的比例增加了。特別是男同性戀人羣當中艾滋病者增加了。相當的程度反映了特定的羣體他的動員能力。那麼真正的通過全民的教育、大衆化的教育,每個人從保護他自己的角度,在意識到自己是危險的情況下主動地去衛生部門去做艾滋病的檢測這種情況還是非常少的。”

記者:“所以您說衛生部它報告中提到的這種艾滋病流行的趨勢特別是在特定人羣中流行的趨勢跟它檢測的方法也有關係是吧?”

萬延海先生:“跟它檢測的方法也有關係,因爲男同性戀他有一個廣泛的社交圈子,通過這個社交圈子就很容易動員這個團體。這樣的話,檢測出來的數字對男同性戀人羣當中的情況可能是有意義的。但是它作爲全國的數字可能是不真實的。因爲可能在廣泛的異性戀人羣中,可能已經有很多的人被感染。但是一方面是缺乏社會的教育,缺乏艾滋病的這種意識,還有利用社交的圈子去動員他們監測;第三個官方的媒體片面地發佈信息,可能人們會認爲只要自己不吸毒,不是同性戀,自己得艾滋病的機會很少很少,或者是不可能的。這樣可能很多的人已經感染了艾滋病,但他不認爲這是和自己有關的問題。所以他不去做檢查。”

記者:“從整體上,你覺得中國應該怎麼完善艾滋病檢測的機制和方法呢?”

萬延海先生:“它應該還是依靠全民的教育,首先要依靠學校的教育,還有大衆媒體它應該有經常性、公益性的廣告,教育活動,跟大家講清楚艾滋病傳播的機率。所以現在很多人除了有恐慌之外,很多人並不在思想上把這個疾病和自己聯繫在起來,和自己的行爲聯繫在一起。所以現在很多人不會自己主動去做檢測。最後一點,如果被發現有艾滋病人感染,人是安全的不會被監控起來;不會在政府的檔案裏面被記錄;不會被公安部…。”

以上是本臺記者安培與中國艾滋病防治教育專家、現在加拿大的萬延海先生進行的對談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