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称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的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中国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郝阳在纽约的一个记者会上表示,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的势头基本得到遏制。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2010-09-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郝阳是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高级别会议之际举办的一个记者会上作上述表示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要求,“到2015年遏制并开始扭转艾滋病病毒和艾滋病的蔓延,到2010年向所有需要者普遍提供针对艾滋病病毒及艾滋病的治疗。”

郝阳说,中国艾滋病疫情发现能力大幅提升,艾滋病病毒新发感染人数逐年下降,患者死亡率也大大降低。他还说,截至2010年6月底,中国累计治疗吸毒成瘾者26万人。他表示中国将积极履行对国际社会的承诺,在艾滋病防治上确保如期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

美国马里兰州开业医生金福生表示,中西医相结合的方法看来对于艾滋病的治疗起了好作用。

金大夫表示,他把用以治疗艾滋病的中药样品提交给美国国家卫生院作鉴定,化验证明,这些中药样品可以很快降低病病毒的浓度:“他们会做得很好。因为我们还有中药。我所知道的他们是用中药静脉点滴来治疗艾滋病的。

我曾经把他们的样品送到美国国家卫生院去鉴定,艾滋病病毒的浓度在实验室里面下降非常快。这个是在实验室里面做的,他们有几个样品我送过去了。再加上他们的鸡尾疗法,加上我们现在艾滋病治疗是免费的,国家负担这笔医疗费用,所以他们有病就早治。

杨先生我给你讲,在多发病的治疗方面恐怕我们要领先于美国。从总体来说他们比我们高十年到十五年,但是在有的方面落后我们十到十五年。艾滋病是一种特殊性的感染,是病毒感染。

(对)病毒感染,中药是有效的。所以他们在病毒的领域当中不会领先于我们的,不会领先。

只有在细菌的领域,在抗菌素的制造方面领先于我们,还有哪些方面?心血管疾病可能领先于我们,手术因为器械有关,但是我们已经引进设备了,我们三级医院的水平也不至于比他们低到什么程度。

我们有一套行之有效的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已经二、三十年了,已经创造了很好的‘程序’(procedure),拿它的行话来说‘程序’(procedure)我们已经有了。像艾滋病的病因我知道他们都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的。陈竺也特别强调中西医用结合。”

艾滋病病毒的传染途径包括静脉注射毒品和不卫生的性行为。金大夫说,中国对于吸毒的打击是严厉的,但是总有铤而走险的人。他说,中国的性工作者可以免费得到避孕套,这一措施必须坚持:“防治艾滋病最早的是用避孕套。只要避孕套发放下去,随便拿,那发生率就比较低了。

性工作者她们也知道要用避孕套,我想没有一个傻瓜不戴避孕套去做性工作者的。现在发现性工作者数量很多。当然这一部分也会造成一部分感染。那么多的人,只要有万分之一的人做这个性工作基数就很大很大。这个暂时说还没有办法。但是好在避孕套不要钱。”

金大夫呼吁政府加大对一些边远地区艾滋病防控的投入:“对边远地区,我想国家还是会加大资金上的投入、加强宣传教育。

但是因为边区地大人少,文化教育程度比较低,特别是老外带艾滋病旅游者比较多,难免还会发生这种情况。但是总体来说,这个趋势是在下降。我想这方面陈竺也做得不错。

他也问国务院要了一些钱了。我想他们从2005年以后十五年,到2020年性工作者也会减少,艾滋病更会少。因为那个时候教育程度就比较高了,农村普及教育都出来了,到那个时候就会比较好一些。”

中国非政府组织“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表示,中国艾滋病防控工作几年来有些进步,但是他对政府在这方面没有发挥非政府组织的作用表示遗憾。他说,政府往往把非政府组织当成反政府组织:“艾滋病当然和几年前相比,特别是上个世纪90年代河南搞血浆捐献的时候,我相信这方面可能是有些进步的,包括政府、民间也做了不少工作,这个我们也应该承认。

我们在这边要强调一点的就是对艾滋病这个公共卫生事件如何来处理,如何来进行防范,政府应发动全民共同来应对这样一个问题。进入艾滋病这个领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民间的非政府组织。在这方面,从经验上来看,非政府组织在防范艾滋病方面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能够发挥政府不能替代的作用。

现在在中国这样的非政府组织尽管是民间组织,不带有政治性的,但在中国统治集团内部还存在着一种所谓‘非政府组织就是反政府组织’(的观念),进行防范、进行打压、进行围攻。像前不久很著名的艾滋病组织负责人万延海没办法都逃到国外去,说明中国在这方面还是存在着很多的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