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基金会呼吁中国对长期囚犯实施奥运特赦

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的非政府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负责人康原致函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呼吁中国对长期服刑的囚犯实施“奥林匹克特赦”。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采访报道
2008-05-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发给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的信函中康原表示,由于以往奥运举办国没有实施特赦的先例,所以中国可以把握自己举办奥运的“历史性机遇,成为第一个颁布‘奥林匹克特赦’的东道主,为今后的奥运举办国留下一个重要的人道主义传统”。那么,中国领导人能够响应“奥林匹克特赦”的呼吁吗?康原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

“现在很难预测中国领导人是否响应我的呼吁,但是我能说的是,在我和中国副部级一写官员就有关这方面的问题进行讨论时,所得到的反馈是正面和积极的。基于这点,我认为中国领导人会认真考虑我的呼吁。他们已经收到我的呼吁信两个星期了,至今我并没有收到任何不好的回音。”

康原发给吴邦国的信函日期是四月二十四号。康原在信中说,根据中国宪法第67条,人大常委会有权决定特赦囚犯。从1959年到1975年,人大常委会先后七次赦免了大批在押的国民党官员和其他犯人。然而,因“六四”两度被关押的北京政治异议人士江棋生认为,北京响应呼吁的可能性不大:

“他们的确曾经赦过日本的战犯,国民党以前战争留下来的这一类人,但是,在他们手下不是战争遗留下来的,不是因为夺取政权遗留下来的人。他们抓进去的人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特赦过。所以,康原说的有先例,这方面恐怕就很难援引。第二,他们大概更不会特赦政治犯,我们知道他从来也没有过。当然,康原提出这样的做法是有积极意义的。我只是说中共当局不会相应他的呼吁。”

当被问到哪些囚犯属于人,被特赦的对象这个问题时,康原表示:

“这将是一个范围广泛的特赦。至于范围有多大,中国政府自行决定。特赦的范围不仅仅是政治犯,当然因为六四而被关进监狱的人应该都在特赦范围之内。因为他们已经被关押了19年,现在因被六四关押的人数在60到100人。这些人的刑期或许只剩下一两年了。”
 
康原表示,中国已经在1997年从刑法中废除了“反革命罪”,因此特赦也应该包括仍然在狱中服刑的所谓反革命罪犯;在广泛的范围内特赦囚犯,“从而反映出中国人民深厚的人道主义精神及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所代表的理念。”
不过,江棋生表示中共还没有特赦囚犯的“智慧和魄力”,不是在人类历史留下“创新精神的人”:

“他们做的话,我但愿我输了,我宁可他们做到。现在连答应跟达赖本人见个面都不敢,连邀请达赖喇嘛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的这个话都不敢说,他们会特赦罪犯?我的话经得起考验,还有三个月嘛!”
举办奥运会对于许许多多的人和中国政府来说都是大喜日子。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刘仁文几个月前在《南方周末》上发表评论文章说,在国家大喜日子或重要节日,对部分罪犯实行大赦或特赦,是世界许多国家的通行做法,适当地运用,可以对国家的政治气候起到调节作用。现在距离举办北京奥运的召开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大喜日子”来临之前,康原说,如果中国政府对其呼吁反应不积极,他现在早就被告知了。但愿西方人常说的“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在中国的事情上也能灵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