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基金會呼籲中國對長期囚犯實施奧運特赦

總部設在美國舊金山的非政府人權組織“對話基金會”負責人康原致函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呼籲中國對長期服刑的囚犯實施“奧林匹克特赦”。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聞劍採訪報道

2008.05.09 11:0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發給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的信函中康原表示,由於以往奧運舉辦國沒有實施特赦的先例,所以中國可以把握自己舉辦奧運的“歷史性機遇,成爲第一個頒佈‘奧林匹克特赦’的東道主,爲今後的奧運舉辦國留下一個重要的人道主義傳統”。那麼,中國領導人能夠響應“奧林匹克特赦”的呼籲嗎?康原對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表示:

“現在很難預測中國領導人是否響應我的呼籲,但是我能說的是,在我和中國副部級一寫官員就有關這方面的問題進行討論時,所得到的反饋是正面和積極的。基於這點,我認爲中國領導人會認真考慮我的呼籲。他們已經收到我的呼籲信兩個星期了,至今我並沒有收到任何不好的迴音。”

康原發給吳邦國的信函日期是四月二十四號。康原在信中說,根據中國憲法第67條,人大常委會有權決定特赦囚犯。從1959年到1975年,人大常委會先後七次赦免了大批在押的國民黨官員和其他犯人。然而,因“六四”兩度被關押的北京政治異議人士江棋生認爲,北京響應呼籲的可能性不大:

“他們的確曾經赦過日本的戰犯,國民黨以前戰爭留下來的這一類人,但是,在他們手下不是戰爭遺留下來的,不是因爲奪取政權遺留下來的人。他們抓進去的人在我的印象中從來沒有特赦過。所以,康原說的有先例,這方面恐怕就很難援引。第二,他們大概更不會特赦政治犯,我們知道他從來也沒有過。當然,康原提出這樣的做法是有積極意義的。我只是說中共當局不會相應他的呼籲。”

當被問到哪些囚犯屬於人,被特赦的對象這個問題時,康原表示:

“這將是一個範圍廣泛的特赦。至於範圍有多大,中國政府自行決定。特赦的範圍不僅僅是政治犯,當然因爲六四而被關進監獄的人應該都在特赦範圍之內。因爲他們已經被關押了19年,現在因被六四關押的人數在60到100人。這些人的刑期或許只剩下一兩年了。”
 
康原表示,中國已經在1997年從刑法中廢除了“反革命罪”,因此特赦也應該包括仍然在獄中服刑的所謂反革命罪犯;在廣泛的範圍內特赦囚犯,“從而反映出中國人民深厚的人道主義精神及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所代表的理念。”
不過,江棋生表示中共還沒有特赦囚犯的“智慧和魄力”,不是在人類歷史留下“創新精神的人”:

“他們做的話,我但願我輸了,我寧可他們做到。現在連答應跟達賴本人見個面都不敢,連邀請達賴喇嘛參加奧運會開幕式的這個話都不敢說,他們會特赦罪犯?我的話經得起考驗,還有三個月嘛!”
舉辦奧運會對於許許多多的人和中國政府來說都是大喜日子。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劉仁文幾個月前在《南方週末》上發表評論文章說,在國家大喜日子或重要節日,對部分罪犯實行大赦或特赦,是世界許多國家的通行做法,適當地運用,可以對國家的政治氣候起到調節作用。現在距離舉辦北京奧運的召開還剩下三個月的時間,“大喜日子”來臨之前,康原說,如果中國政府對其呼籲反應不積極,他現在早就被告知了。但願西方人常說的“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在中國的事情上也能靈驗。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聞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