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聖火香港傳遞:批評人權遭圍攻辱罵 “愛國”不容異見?(視頻)

週五京奧聖火在香港傳遞期間,一名舉橫幅和平抗議中國政府各方面人權劣跡的外籍人士,在灣仔區被警察強行帶走,沿途遭到聲援聖火者粗言謾罵,更有人意圖身體攻擊。正在香港交流的大陸學者阮雲飛不贊同國家政府混淆的愛國意識形態。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和嚴修的現場採訪報道

2008.05.02 17:1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視頻:奧運聖火香港傳遞,批評人權遭圍攻辱罵(RFA/香港特約記者丁小、嚴修攝)

奧運火炬下午四點多途經港島灣仔軒尼詩道傳遞,沿途有很多圍觀的羣衆,不少大陸專程來港,揮舞五星紅旗的支持者,也有一些在附近的上班族趕來看。 然而當火炬剛剛走過分域街交界,本臺記者看見一名外國請願者身穿印有雪山獅子旗汗衫、臉上畫着同樣的標記,手拿橫幅譴責中國在西藏、法輪功、北韓、緬甸、達爾富爾等人權侵害事件中的責任,當時他正被警察強行帶走,過程中遭到衆多聖火支持者用粗言濫語攻擊,記者即時拍攝了當時的情況。

一名抱着孩子的中國女性高聲叫這名錶達不同意見者滾回自己的國家;也有另一名外國人質問他爲何要將奧運政治化,這已經是較溫和的一部分。

現場有中國人用各種語言辱罵,有人扔旗子,有人甚至嘗試接近這名外國情願者企圖動粗,被警察擋開。

一名老漢甚至說要拿刀砍死這名錶達不同意見的請願者。

面對各種難聽的攻擊之詞,這名外籍請願者嘗試解釋自己所作並非反華,只是爲言論自由權發出聲音,在當場他的聲音顯得非常微弱:“we are not anti-china, we just speaking, speaking of the right of expression.” 

人羣中也有香港人表示應該尊重別人表達的權利,然而這種聲音也很快被謾罵的聲浪蓋過:“大家都有表達自由的權利。” 

這位外國請願者被一名便衣警察強行箍着脖子,在衆多制服警察和記者的擁簇下往警車方向押送。他曾要求與媒體說話,遭警察拒絕:“ I want to speak to the press.”“No! No! No! .”

記者聽到他被送上警車時說了一句要求言論表達自由,在車門被迅速關上後,這名請願者只能拍打車窗以示抗議。最終他在一片“中國加油”的呼喊聲中被帶走。

星期五是香港的工作天,除了一些團體、穿贊助商衣服的老人家、家庭主婦外,在火炬途經地區工作的港人也會抽空出來表示支持或感受一下氣氛。但更多的是在港學習工作旅遊的大陸人士,更有不少專程爲聖火而來港的民衆。在一片狂熱歡呼聲卻不讓不同聲音表達的一面倒的場景下,香港一向有的對街頭政治和各種不同聲音的多元包容哪裏去了?

同一天,同樣在灣仔,在一個由香港記協、國際特赦組織、筆會等主辦,探討新聞表達自由的研討會上,記者碰到了來自大陸的學者冉雲飛,談到香港當天迎聖火的活動,他並不贊同這種國家和政府概念混淆的所謂愛國:“我現在如果批評共產黨,很多人會鼓掌;但是如果我批評那些“愛國”的人不知道如何愛國,那一定有很多人會說我是漢奸、是畜牲,用很尖銳的語言來說我。這也是中共幾十年宣傳教育的成功,混淆了很多東西,不但混淆了國家和政府之間原本應該是分開的兩個概念;而且有效的混淆了怎樣去愛國。很多人都很糊塗,包括一些高級知識分子,把愛國和愛政府完全混淆在一起,同時把“愛國”視爲天然的不容置疑的一項工作來做。我覺得“國家”我愛她,同時它必須愛我;同時這個國家裏必須有我的利益和尊嚴,如果沒有的話,這個國家我可以不必愛。這是我的愛國主義。你可以看見現在的這班憤青知道怎樣有效的規避風險,我認爲,正如剛纔的講者所說,異見纔是最高的愛國形式。“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和嚴修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