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讲话再受网民嘲讽

这几天,继中国铁道部发言人“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话之后,辽宁抚顺一位官员所说的“领导不是已经批评了吗,你还想怎么的”又成为网民讥笑反讽 的热门语句。为什么有些在官员看来是理所当然的话,却被网民认为是不可思议、甚至十分荒谬?两种思维方式之间的差别为什么这么大?

2011-08-06
Share
从相春:“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呢?他利用这个职权收钱的,不是说……。”
李处长:“利用职权收钱我们就对他进行批评教育了。对不对?”
从相春:“对。”
李处长:“那不就行了嘛。”
从相春:“不是。我不明白最高法院不是有五个严禁不要的规定吗?”
李处长:“有。有规定”。
从相春:“第一条就是嘛。”
李处长:“应该这样的。但是对他批评教育了,那又怎么样?你觉得还得对他采取更严肃的处理方法?”
从相春:“我觉得应该处理。它有个规定吧?”
李处长:“行,就这么着吧。我把这个事情再给领导反映。”
这 是抚顺市一个名叫从相春的举报人8月1号上传到土豆网上的一段录音。这个举报人在一个债权官司中胜诉后,为促使法院尽快执行这个判决,他向法官陈鹏行贿2万元人民币。但是,之后胜诉判决仍然没有执行。这位举报人就向最高人民法院举报陈鹏受贿。之后,陈鹏将2万元归还于举报人。网上这段音频就是举报人向抚顺中院纪检部门李处长询问对陈鹏受贿处理情况时的录音。“领导不是已经批评了吗,你还想怎么的?”是李处长的回答。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五晚拨通了陈鹏的手机,向正在餐馆吃饭的陈鹏询问对于举报人上网披露的这些情况的看法,他说:

“这一块因为现在数码科技非常先进,我对这块我不认可,这个时间我也不方便。我也不愿多说什么。”

“领导不是已经批评了,你还想怎么的”这段大约6分钟的音频录音被网友转到中国各大论坛和微博,引来不少评论。有网友说,这句话恐怕会成为继“我爸是李刚”之后的又一“雷人”语句。杭州的独立分析人士邹巍先生说,这些引起网民关注的话,反映出权力的傲慢:

“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政府的权力相对来说受制约很少。我们用个形象的比方,是尚未关进笼子里的权力。那么一个民主、法治健全的国家,它的权利是关在笼子里。它的权力由于受到民主的束缚,那么他没有办法把他的傲慢表现出来。因为它的人民对权力的傲慢充满着警惕。”

邹巍先生透露,近年他关注过很多跟征地和房屋拆迁有关的民众维权案件,经常跟地方司法机关打交道,这种“已经处理过了”的心态在地方干部中很常见。以前这些事情老百姓见怪不怪,现在有了网络后,这样的事情有了更多曝光的机会:

“你像‘我爸是李刚’之所以这么风靡,还包括云南所发生的所谓‘带了套不算强奸’。这种也是因为有了网络这个平台,有好多网友克服各种困难,勇敢地把这些东西做了披露。尽管中国的网络是封锁的。但是接近4亿的网民的巨大的平台,有些东西是没办法封住的。”

在邹巍先生看来,虽然现在中国的网路监督开始发挥一定作用,但还没有达到约束权力的地步:

“这种监督肯定不是一个笼子。只不过是很微弱的刺激。这种刺激离民主政治所要求的把权力关进笼子还是太远。所以,我们可能可以不断地看到‘这个事情处理过’呀,可以预言,不久还会有新的句子出来。”

前 些天的温州动车事故中,中国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的“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也受到网民的讥讽。当时王勇平是在解释为什么事故之后要把动车就地掩埋的问题。中国官员随意说出的话不断受到网民的讥讽,反映出官员与民众思维方式之间的巨大差别。北美民间组织互联网自由联盟负责人之一比尔.夏先生分析说:

“这种现象,现在中共的官员越来越。。。这种作派非常霸道,没有什么底线的这种做法。另一方面也是表现网络上这种新的信息技术传播的力量。”

中 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周勇注意到,政府在处理危机时采取搪塞或躲闪态度是没用的,必须真诚的回答问题。周勇在给北京市海淀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班讲课 时,把“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当反面教材来讲,说这样的话容易引起记者的追问和情绪上的对立。比尔.夏先生说:

“新闻发言人更精确化的去做宣传的这种角度去培训的话,还是可以起到比较直接的效果的,但是背后还是不能改变中共这些官员本身握有权力以后,完全是那种非常飞扬跋扈的那种心态,而且动车相撞这件事情暴露出来的是直接关系到民生的、关系到人的生命的这些基础设施。这就有很多问题。”

比尔.夏先生表示,中国官员要学的不仅仅是如何讲话,而是要学会真正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真正为老百姓办事。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匿名 说:
2011-08-07 08:22

官是官,民是民

匿名 说:
2011-08-06 14:57

谁来把暴民关进笼子里面?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