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2周年前夕当局“清场” 鲍彤夫妇及浙黔异议人士被旅游(图)

六四事件22周年前夕,中国当局对所谓敏感人士展开“清场”行动,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和妻子,被公安带走“旅游”,而贵州及浙江的异议人士也遭遇同一命运。在江苏扬州,多位市民被公安搜出印刷有罗马数字“八九六四”的T恤,被扣查至周五凌晨。
2011-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鲍彤和蒋宗曹夫妇(网络资料/乔龙提供)
图片:鲍彤和蒋宗曹夫妇(网络资料/乔龙提供) Photo: RFA
本周六是“六四事件”22周年,今年当局对与六四相关人士的打压,异常严厉,除了天安门母亲组织成员丁子霖、张先玲、徐珏等被禁止出门祭奠,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夫妇,更被勒令外出,六四后返回。本台周四多次致电鲍家,但无人接听。鲍彤的儿子、在香港的鲍朴周五告诉记者,父母亲6月1号被要求到郊区度假:“大概前天走的吧,这两天被安排去一个温泉。我父亲以往是拒绝的,今年是有明令,就说是不能接受采访,也不能接受电话采访。他们觉得好像待在家也没有意思。
记者:要到几号回来?
回答:我估计要在五、六号吧。
 
源自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2月蔓延到中国,也因此,当局对今年的六四周年,格外紧张,动辄抓人。香港多个民间组织统计,三个多月来,约两百人因传播相关消息,遭非法拘禁,有的面临刑事起诉。
 
江苏扬州市民顾智华星期五告诉记者,前一天下午,他刚穿上用罗马数字印的“八九六四”T恤,被两名便衣带到曲江派出所,扣查约七个小时:“昨天不知道什么环节出了问题,知道我们穿这个衣裳,其实还没穿呢。我们不是准备六四穿,但是他们很紧张了,就问我们谁印的、什么地方印的,我们就实事求是的讲,一直到两点钟给我们放回来的,扣了七个小时。
记者:扣了几个人?
回答:我知道的可能是四、五个。
记者:你们这个衣服是哪儿来的?
回答:是我们一个朋友他自己印的。前面一个天安门,小字很小的字八九六四。后面大字(是)罗马数字了,八九六四。一般老百姓也看不出来。
 
顾先生说,当局没收了十件衣服,但他强调:“我也不反对共产党,因为我们希望国家好,希望民族好,现在政治体制改革停滞不前。当时六四学生反腐败遭到了镇压,但是现在腐败越来越严重,我们为国家为民族的前途感到担忧。昨天我也讲(跟公安),中央对六四的定调,从反革命动乱已经定为政治风波了,不要过分紧张,我们这些老头能搞什么活动呢?”
 
年过半百的顾先生说,当前的社会矛盾严重,当政者应该检讨:“当他们的面我讲的,你们现在是官场腐败,道德沦丧,两级分化,分配不公,失业率上升,犯罪上升,物价上涨,环境污染,土地流失,谎话连篇,改革成果反过来都是改革成本,要老百姓承担的。全方位都是腐败,从司法、教育、科研没有哪一个行当不腐败。现在的经济繁荣靠出卖土地,出卖廉价劳动力,破坏资源,破坏环境取得的。希望和平的搞民主,最起码在党内民主,国家向民主方向发展”。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近二十位成员,周四及周五,也被公安强制离开贵阳市,其中全林志周四告诉记者:“他们通知明天我出去,后天就是六四了。他们怕出事,所以把我们这帮人带出去旅游,看管起来。杜和平他们已经走了,还有陈西也走了,据说去五天。原来他们是把我们弄在宾馆里面。
记者:这次大概有多少人要离开贵阳?
回答:估计有十五、六个。
 
李任科说,公安要他配合,还同意用钱交换外出:“刚刚公安的到我家里面来要把我带出去,叫我配合他们工作。我就说既然叫配合工作的话那就必须给工资,他们答应我给120(元)一天的工资,所以我说不行, 那个120工资是八小时。他们又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的要求是120乘3,360,因为是24小时,如果说能够答应的话我去哪里都可以,去监狱,去看守所都行”。
 
而浙江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也遭遇“被旅游”的命运,几乎所有成员的电话都不通。王荣清告诉记者,他倘若不是患病,也会被带走:“现在六四到了,都监管起来了。公安刚回家吃饭,我也在这里吃饭,(公安)也要等会就来的。我就是在家里监管,因为我身体特别不好,他们不让我走来走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