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访民马景雪被劳教 访民救星秦裕进京受阻

残奥会结束,被软禁了50天的北京访民马景雪在解除软禁后即被押到劳教所劳教,此外,在北京为访民创办“民情民意上层窗口”达五年,自掏腰包为访民制作了六万份光碟反映问题的陕西维权者秦裕被警察在奥运期间从北京绑架回当地,目前,他进京受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08-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48岁的北京访民马景雪在去年的九月份被公安以在中南海周边地区卖淫为由劳教两年,所外执行,而在奥运之前,她与丈夫被软禁在怀柔县里,直到残奥会结束后,她和丈夫李玉奎在本月19号返回北京,共被软禁了50天,在他们回来的第二天,马景雪就被派出所警察从家中带走执行她剩下一年的劳教。

对此,许多北京访民都表示不解,她的丈夫李玉奎更加不知所以,他星期二对本台表示:我们一直特别配合他们,一直在那里呆着,他们有民警天天跟着我们一块儿,我们什么也没干,十九号中午回来的,二十号他们就做好手续了,我们都不知道因为什么就给改成所内了,现在也没手续,我问派出所民警,他也不知道为何,说是上边来的令。

对此,上访问题已被解决了的北京王学鑫也表示不可理解,他说,虽然他的司法问题被以生活困难补助得以解决,但是他不能忘记还在上访线上挣扎的访民,他星期一在饭店订了三桌请了三十多位访民前来聚会,同时也鞭策这些访民努力争取,直到问题得以解决。王学鑫说;我是上访人,我不能忘掉上访的,我也盼着他们早日解决,因为他们太冤了,有家回不了家,还有访民什么罪也没有就给送到监狱里,给劳动教养,我希望中央的人知道这些情况,不希望中央的人坐在凳子上糊里糊涂这好,那好,他什么都觉得好。

此外,外地访民在残奥会之后也陆续涌入北京,一位姓王的外地访民对本台表示,她星期一在高法外观察了二十分钟,她看到至少八十名访民到访。她说:上访人很多,我看到的大约有七,八十人,人是在流动,但是我到那里停留了不到二十分钟时间,都是往里进的,没有往外出的,截访的也不是很多。

这位访民还谈到陕西的维权人士秦裕,五年来在北京为他们外地访民开了一个民情民意上层窗口,通过接受访民材料,为他们制作光盘而向上面反映问题,但他在奥运期间被警方绑架回陕西,至今不能回来。

姓王的访民介绍说:现在他眼睛视网膜脱落,每年他的儿女都给他钱治病,他就不看病,用这些钱免费为这些访民诉求,你想想,制造光碟,录像这些价钱是很高的,传给中央各有关部门,像人大,国务院,高院,高检等,今年秦老师是被绑架回去的,他真是作了很多很多,共六万多套光盘,这些年他一直使用这种方法反映情况。

她还表示,他们有十几个访民也帮助秦裕一起为访民服务。她说;我们是民情民意上层窗口,加入这个窗口基本上都是上访的,有十几个人。

记者;这十几个人都是为他工作,帮他录像,制光盘?

访民:对,我们大家都是自己拿钱,在这个窗口为大伙服务。

本台记者打电话找到了目前在陕西的秦裕,他表示,在六万份光碟及申诉材料上交后,五年来得到解决的很少很少。

他说;今天我又到县政府去了,我说我要到北京去,北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解决,他答应要商量一下。

记者:至今为止你帮助的访民能有多少解决了问题?

秦裕:很少很少,大概七,八起。

现在他们提出来有给十万的,二十万的,五十万的,一百万的,各单位跟我联系,但是这些人不相信他们,不回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