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北京市民回忆“六四”(图)

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时就在北京一国家机关工作的刘女士,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回忆了当年发生的事。已经身居海外的刘女士说,最近看到关于“六•四”的新闻,心里很难过。她当时住在离复兴门不远的地方。
2011-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1989年5月的大游行(64memo.com/紫荆提供)
图片:1989年5月的大游行(64memo.com/紫荆提供) Photo: RFA
刘女士:“我亲眼看到的,六四那天早晨,我们在前院,然后就看到有几个学生从外面进来。有一个男孩子穿的白衬衫,夏天么,白衬衫后背整个一大片全都是血,鲜血,红红的。他们说天安门开枪打死人了。”

当时北京的环线地铁还没有环起来。复兴门立交桥东南方有一个地铁站口,“六四”之后,她去上班发现地铁口已经锁上了。很多乘客等在外面。

刘女士:“我们在那儿等的时候,有几个乘客在那儿转了一圈儿,也就是在复兴门立交桥的附近吧,待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他说看见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的尸体,侧着倒在地上,手里还拿着半块砖头。身体不知道哪儿中弹了,反正身边有血。”

她单位的一个研究生,6月3号晚上送女朋友回家,在木樨地附近碰上部队开枪。单位一时没有他的消息,同事们都眼睛红红的不说话。后来刘女士见到了这位中弹之后痊愈的人。

刘女士:“是我们单位的一个人,他左小臂上没有肌肉。骨头就露在那儿。但是颜色是棕黄咖啡那种颜色。很深的颜色。但是一看就是上面的肌肉没有了。当时看了吓我一跳。就吓着了,屏住呼吸,怎么回事?我特别害怕。”

他们单位打字员的丈夫,6月3号晚上进城去会见客户,在礼士路赶上开枪。

刘女士:“他的右腿的小腿中了一枪。但是这个枪不是一个子弹。打进去之后,它就爆炸。他的右腿的整个小腿肚子就被炸掉了,那块肌肉整个都被炸掉了。他当时从地上捡起来这块肌肉,就往附近的医院跑,附近有一个复兴医院。”

医生给他做了缝合和消毒。一个星期后,突然通知中枪的人赶快离开,否则会被抓走。在另一家医院,医生告诉他需要截肢。

刘女士说,“六四”之后,单位通知暂时先不上班。等恢复上班之后,同事之间汇集的消息就更多了。她讲了同事亲眼所见的情景。

刘女士:“往城里开部队呢,很多人都在路边上看。一个男的,他想穿过马路过去,看见部队的车、坦克什么的已经往这边开了。他又想过去又想回来。犹犹豫豫的在那儿。一下坦克就闯过来了。根本就没有停的,坦克直接就闯过来了。刚开始看着活生生的一个人在那儿,坦克开过去之后,地上就是一滩,不高的,她给我比了一下,就这么高,死尸。”

她说,想起来就是一种恐怖和恶心的感觉。 
 
刘女士:“开始部队开枪的时候,这老百姓没见过穿着军装的解放军打老百姓。他们都认为是橡皮子弹。没有害怕,也不跑。后来看见真打死人了,趴在地上真流血了,才知道真的开枪了,这才开始跑。大家开始往外跑的时候,这边士兵端着枪就追。”

还有一位家住木樨地的同事告诉她,下车之后看到很多人在哭,就随著人流去看究竟。

刘女士:“很多人都往那边儿去,而且很多人从那个门儿出来都在流眼泪。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跟着很多人进去了。进到里面就闻到一股特别刺鼻子的味儿。结果看到一个大地下室里面全都是死尸。这些人都涌进去干什么?从这些死尸当中认他们的亲人。”

刘女士说,谁都没有想到共产党会开枪杀有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长安街柏油路上被坦克压过的印儿,成了北京市民心中永远的伤痕。

刘女士:“那么多的学生啊,那都是大学的学生啊,在天安门广场,不过就是为了有一个公正的政府,一个不腐败的政府。只是为了表达这么一种愿望,就被共产党,被中共镇压的这么残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