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书展闭幕 贝岭和戴睛被临时取消发言

第六十一届法兰克福书展闭幕。书展公司对于展览会结果表示满意,但是是否应该选择中国作为主宾国的争论依然在继续。原计划在闭幕式发言的贝岭和戴晴,临时被取消了发言。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自德国报道。
2009-10-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第六十一届法兰克福书展,于十八号,即星期日下午四点半闭幕。今年的参观者比去年减少九千人,有二十九万人,但是成交额高于去年。书展公司对于今年书展的结果感到满意。然而关于是否应该选择中国作为主宾国的问题在德国社会引起的批评和讨论依然在继续。在闭幕式后,记者获悉,原来要在闭幕式上作简短发言的异议人士诗人贝岭和记者戴晴女士临时被取消。为此,记者十八号晚上十一点采访了贝岭先生。“我在这次来参加正式的法兰克福书展的时候,法兰克福书展副主席代表主席写来邀请信,信中谈到我大概会被邀请在闭幕式上做一个简短的致辞。这个简短的致辞,昨天晚上我在仍然还没有得到正式通知的情况下,打了个电话给书展国际部主任彼德•利普根。他告诉我,他不负责这件事情,你应该打电话问书展副主席,也就是克劳迪小姐。可是在我还没有打电话给克罗迪小姐的时候,也就是在上午接近中午的时候,我收到利普根的电话,他告诉我书展方收到德国外交部的通知,不再请我做闭幕的致辞。他说这是外交部的决定。”
 
关于戴晴女士的情况,贝岭先生介绍说,“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下,我是被预先通知了,不要我致辞了。那后面的原因是什么,我本人并不知道。我虽然在今天被告知,但是至少我的精神准备好一些,另外一位也被邀请做闭幕致辞的戴晴女士,她是在闭幕式开始之前,也就是在下午四点半开始前,四点十五分的时候,也接获利普根通知,说没有计划请她来做书展的闭幕致辞。对她来说这是更突然的事情,至少我的精神准备更好一些。”
 
对于其中的原因,贝岭先生说,“这个中间的曲折和原因,我相信只有书展和外交部知道。既然书展说是外交部的指示,那显然是外交部的决定。原因是什么,我也无从判断。”关于这个事件在德国社会可能产生的反应,贝岭先生说,“就我所知,德国媒体明天会对这个事情做追踪报道,法兰克福评论报,还有明镜在线,关于这个事情都采访了我和戴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