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记者遭暴连发 官样文章失诚信(组图)

近期中国财经记者揭上市公司黑幕被殴打、威胁甚至通缉的案件接踵而来,新闻出版总署发话支援媒体记者进行正常合法的舆论监督,其诚意和效用都受到质疑。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采访报道
2010-08-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某地大陆记者在采访(网络/丁小)
图片:某地大陆记者在采访(网络/丁小)
Photo: RFA


7月30日,曾报道霸王洗发水含致癌化学物质、以及使用过期批号的《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上海办公区被四名自称霸王集团员工男子擅自闯入要找相关记者,并辱骂推打工作人员。该报当天发表声明,对这种威胁记者人身安全、滋扰和冲击报社的行为强烈谴责。
 
同一天北京《华夏时报》发表声明,称该报华南女记者陈小瑛周五接到自称深国商内部人员曝料电话后在深圳赴约等候时遭一彪形大汉突然攻击头部并加以辱骂,声明称,“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打击报复行为。”据悉遇袭记者最近曾发表一篇题为《深国商董事长遭二奶举报掏空资产》内幕报道。

北京的媒体学者、评论人士凌沧洲对近期连串的财经记者遭遇官、黑威胁有这样的分析:“前几年主要跑社会热线记者风险较大,现在财经记者频繁遭到压力说明,揭露经济领域问题方面这些记者更加职业更加大胆,这一意义来讲矛盾和冲突比过去尖锐,媒体曝光与企业利益发生冲突。而只有侵害记者权益的当事人受到一定追究,新闻正义和司法正义才能实现,今年集中曝光一些记者权利受侵犯的例子,我们看到在这个问题上是比较儿戏。”

图片:一度因揭黑被通缉的记者仇子明(网络/丁小)
图片:一度因揭黑被通缉的记者仇子明(网络/丁小) Photo: RFA

















因报道上市公司凯恩股份关联交易内幕遭该公司所在地浙江遂昌县警方网上通缉的记者仇子明在媒体迅速曝光事件后,上周四公安撤销了对他的拘留和通缉令,据他所在的《经济观察报社》周六消息指,遂昌宣传部和公安局专程到北京向该报及记者道歉。
 
也有记者不那么幸运,报道紫金矿业污染事件以及 “封口费”一事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邵芳卿在其微博中透露他和并肩揭开该封口门的《中国青年报》记者陈强两人的家属同一天27 日被撞车,所幸都没有受伤,他博文中说希望只是巧合。

揭发湖南地方官员倒卖国有资产黑幕,06年被追杀后遭公安以敲诈勒索罪抓捕关押超过半年的前北京中国产经新闻报记者阳小青认为,官商勾结是记者揭黑最大的威胁:“主要是体制问题,当记者采访触犯某些集团利益的时候,触犯的就是官商勾结,甚至利用公权、政法机关进行打压。从06年到现在没有改善、反而越演越烈。”

近期几家涉嫌侵害记者采访甚至人身安全的上市公司并没有示弱。
 
霸王集团表示有员工因最近《每日经济新闻》对公司严重不实的不断报道,连同友人前去该报社了解情况围堵该报社。相关发言人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是个人行为,集团不会就此道歉。

深国商也发声明称,对《华夏时报》记者遇袭毫不知情。还表示早前已就该报刊登关于该公司董事长的不实报导发布了澄清公告以及向该报社发出律师函。

7月31日北京新闻出版总署分别就《经济观察报》记者因报道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内幕遭全国通缉”以及《每日经济新闻》受霸王公司员工冲击事件表示高度关注,并称支持媒体记者进行正常合法的舆论监督。
 
凌沧洲认为,官样文章不但无意根治顽疾,新闻出版总署以及其背后反舆论监督的体制本身就是记者最大的威胁:“落实到民选的监督或司法追究的手段才行,像这种一般就是把舆论高峰躲过去就不了了之了。老着脸皮笑骂由你,好官我自为之,我想继续会有记者权益被侵犯。当然官样文章总是要做一做,做做样子、呼吁呼吁,这些事情好比一个脓肿,我们看到只是流脓的表象,皮肤深层其实已经烂了,本身媒体不能自由创办、民间创办,就是对记者权益最大的侵犯。”
 
阳小青被判有罪免罚后返回《中国产经新闻》报工作,不断申诉冤案包括举报当年协助企业报复他的湖南省宣传部长、现任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蒋建国,去年还因此无法通过记者资格年检续证,并于10月遭解聘。目前还是没有记者证、任职一家行业报纸的阳小青说:“就是因为他(蒋建国)亲自跟我们报社领导打招呼要求不要再给我办记者证,报社以我冤案没彻底解决为由和我解除了聘用合约。我现在还没有办到证,衡量一个人是不是记者并非新闻出版总署的记者证能说明,只要真正在调查、为老百姓说话,我认为就是记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