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兩家公司員工連日罷工抗議

春節過後,有東莞鞋業公司近千員工到本週一連續多天罷工,要求增加工資和加班費。三九集團年前被裁的一百多名員工因爲補償低,年後多天堵公司門口抗議。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方媛的採訪報道

2010.03.08 10:14 ET


 
廣東東莞市大邦鞋業公司的近千名工人從星期五上午九點開始聚集到東城東寶路罷工,造成交通堵塞,他們要求加薪和減少加班時間,當地治安和警察趕往現場多次驅散罷工工人。
 
本臺記者週一打電話到大邦鞋業有限公司詢問有關情況:接電話的職員承認工人罷工,但不肯說出詳情。
記者:你們鞋業公司是否在五號那天罷工了?
職員:是呀,有什麼事呀?
記者:現在還繼續罷工嗎?
職員:現在沒有了。
記者:罷工幾天呢?
職員:我也不知道。
記者:是因爲工資太低了還是怎麼樣?
職員:不好意思,我有很多電話要接,不方便回答你的問題。
 
但是,東城區信訪辦的官員對本臺表示,近千名工人從五號罷工到現在,信訪辦的有關負責人正在與廠家和工人協商解決問題。
她說:剛剛他們(指負責官員)都出去辦理這件事情去了,因爲剛纔工人們又來了。
記者:他們是否持續罷工?一直罷到今天?
對方:是啊。
記者:是否他們的工資太低了?
對方:就是他們的加班費那些問題,超時加班,加班費沒有按照勞動法去支付。
記者:多少工人蔘與這次罷工?
對方:很多人啊。
記者:上千人?
對方:啊啊啊。
記者:就是說他們工廠現在停產了,一直在罷工是嗎?
對方:嗯,就是他們不肯回去上班,就因爲加班費或者工資低這些問題去攔路了。
 
據罷工工人向海外媒體透露說,春節回來後,很多公司都漲工資了,而他們卻不漲,並且像以前一樣天天加班,他們最低工資是每個月770元,至少每天加班六小時,加到半夜12點,還常常通宵加班,週六,週日也加,很多工友上班都暈倒了,加班費平日每小時6塊,週六,週日才每小時八塊。
 
據悉,大邦鞋業雖然在工人罷工頭一天即星期五下午貼出公告說,將會給每位員工發放100元的補貼,並縮短加班時間,晚上加班不得超過22點,加班工資按照勞動法相關規定計算,但是,很顯然,工人對此並不滿意。
 
而自週五開始集體示威抗議的還有著名的製藥企業深圳三九集團的近百名被辭退員工,據南方週末報道說,春節前,三九集團後勤部的110位員工被公司通知說全部被裁,事前一點兒消息也沒有,而補償金卻很低,最高的補償也不過10多萬元,很多員工在集團幹了二十多年,如今已經是四、五十歲的人了,靠這些補償金他們怎樣在深圳生活?
 
三九集團的一位職員在接受本臺查詢證實了此事。
職員:後勤保障部現在都取消了。
記者:爲什麼都取消?
職員:裁員了。
記者:據說他們補償的也不多。
職員:對呀,就是因爲這個問題,所以現在他們就在大門口。
記者:天天堵着?
職員:對。
記者:領導也不跟他們對話呀?
職員:沒有看到領導呢。
 
報道說,幾天來,雖然勞動部門的官員到場協調,但是公司領導表示,裁撤後勤部是大勢所趨,方案不會變。 “三九集團”下屬的全資子公司員工基本都是清潔工、電工等,主要服務於集團大院。三九集團重組後,大院內的單位基本搬空了,故出臺方案進行經濟性裁員,否則不利於重組。
 
本臺記者打電話到該公司所屬地羅湖區勞動局詢問。對方表示:他不歸我們管,它屬於(資產)一千萬以上的。
記者:應該是哪裏管?
對方:深圳市勞動局,我們有人到場,但是主體是深圳市勞動局處理的,我們就是協助他們。
 
長期關注勞工權益的廣東肖青山對本臺表示,在工人與企業的較量中,往往企業得到政府的支撐會佔上風。
他說:因爲他們(政府部門)就是不想企業搬走,如果政府管得寬企業搬走了,對當地政府財政收入是損失,所以他們考慮的是自身的利益,而不是老百姓的利益。
 
而在與本臺通話時,肖青山正在廣州沙面派出所中,他表示,他設在東莞的辦公室物品被村委搶掠,爲了拿回他的物品因此到美國領事館抗議以引起外界關注。但被警察拉到派出所,已經下午五點了還沒有喫午飯。
 
他說:上午大概11點我在美國領事館那裏抗議,來了大批的防暴警察,領事也出來了,就叫他們(防暴警察)解散了,派出所就把我拉到派出所,我說要喝水,警察不理我,我就叫我朋友打110後,另一個民警纔給我喝水,我一直說要喫飯,但他們一直不給。
 
而沙面派出所的警察得知是海外媒體詢問後表示,沒問題,可以給他喫飯的。
記者:爲什麼要押他在那兒呢?
對方:你要訪問就通過分局指揮中心。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方媛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