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网民探望陈光诚被劫 刘沙沙妙觉遭围殴弃野外

北京维权人士刘沙沙、妙觉及三位网民星期天前往山东临沂,打算探望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星期一凌晨在东师古村附近,遭到当地看守殴打及黑布蒙头,最后被推入水沟,又将她们俩人带到百公里外抛弃在荒野。

2011-09-19
Share


山东临沂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刑满出狱一年后,和家人一直被禁止出门,家中被安装窃听器,门外有看守,甚至连孩子上学的权利,也被剥夺。社会各阶层对此深表关注。星期天,维权人士刘沙沙,妙觉法师及三位网民,不顾安危,驱车前往临沂探望陈光诚一家。负责后援的江苏网民“珍珠”星期天告诉本台:“今天有五位,沙沙、妙觉,还有湖南的彭远忠、江苏建中的戈建,还有湖南的任重道远一个网友,他的本名叫陈剑锋,他们今天已经在路上了。在山东,准备下午的时候他们可以去探望陈光诚。”
 
下午四点多,由于天色将晚,网民为安全考虑,决定先在临沂市住下,第二天天亮后再去陈光诚家,当他们刚住下,立即有多位公安登门盘查。妙觉告诉记者,他们决定离开:“我们现在这儿不能再住了,因为警察来了两次,沙沙判断下半夜他们会动手,我们现在直接就去了。那家酒店叫八七铁路宾馆”。
 
稍后,刘沙沙对记者说,他们决定连夜前往东师古村,已经上路:“已经查我两次了,我觉得今天晚上是不可能消停了。他们是临沂市南山分局站前派出所”。
 
当晚十一点多,本台最后一次和妙觉、刘沙沙通话时,他们还未到陈光诚所在的东师古村,到星期一凌晨,他们预料中的危险来临。志愿者提供的一段录音中,从刘沙沙和妙觉被抓前一刻的急促呼救,令人联想到事发情景:“(沙沙最后呼叫)快关车窗户,关窗户,来了几个人,来了几个人,他们正在抓妙觉,他们在抓妙觉,干什么?干什么?啊啊。。。。。啊啊。。。。。,快走,快走(另一人喝斥)”。
 
据海外《参与》网报道,刘沙沙、妙觉,在东师古附近的埠口桥遭到山东地方人员暴力对待,消息引述刘沙沙说:她被抢得身无分文,被猥亵,被戴黑头套,被拉到荒郊,被推进水中,被打流血。最后被蒙头驱车近四个小时,丢弃在荷泽巨野县大姚庄。
 
妙觉则被用编织袋蒙头,她说,和沙沙在东师古村口,被二十多个山东大汉拖拽到一间黑屋,除了身上的衣服,手机,背包钱物等被洗劫一空。丢到莱芜市苗山旷野。最后是一位好心司机把她送到苗山镇。
 
星期一,记者多次致电妙觉和刘沙沙,但显示关机,一直开车和刘沙沙保持预警距离的网民彭远忠,下午告诉记者,妙觉在公安局录完口供后,正前往临沂和刘沙沙会合:“现在我把她(刘沙沙)送上车,回临沂了,她满身是伤,身上有血,我回去了。妙觉已经出来了,她打电话给我。要跟沙沙会合,在临沂碰头”。
 
记者:妙觉身上有钱吗?
回答:(公安)给了她500块钱,500。
 
记者致电双堠镇派出所所长刘瑞长,了解网民被殴打情况,对方开始拒绝接听,在记者十多次致电后,刘所长终于接听:“找谁啊,有什么事”。
记者:问一下昨天有几个人在你们东师古村被殴打的事情”。
 
对方再次挂断电话。据熟悉地形的网民说,目前进陈光诚所在的村子,有三条路。一条在前一个村子进去,穿过村子,沿河进东师古村,地势开阔,看守远处便可见到任何来人,第二条村后高速路直接进村,也有看守。第三条从村口进去,一般6人一组,看守换班是三人。
 
网民说,探望行动是持续性的,还有第二梯队在济南集结,第三梯队人员已经到位。现征集第四梯队前往临沂。
 
曾多次探望陈光诚,遭地方保安殴打的网民“珍珠”对记者说,他们此举就是为了以行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也为了解外交部发言人指民众可随意探望陈光诚,是否属实:“千呼万唤不如村口一站。我们是要不断的有人去村子里面探访,希望能够解决陈光诚现在这样的一个处境。上次外交部的发言人也说了陈光诚是自由的,大家都可以自由的去探访他。我们希望山东地方政府是不是像外交部发言人说的那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早前曾表示,陈光诚现在是自由的。从法律上讲,他没有任何问题,他是自由的人。而连串事件证明,探访者包括势单力薄的女性也遭到野蛮的黑社会式的暴力摧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