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谢福林狱中被殴 山西李莉看守所遭酷刑(组图)

系狱的中国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在长沙监狱遭到同室内囚犯殴打,他的妻子周二探监,获悉之前要求监狱方转交给谢福林的药品和现金,都未收到。此外,山西访民李莉,在北京拘留所被灌辣椒水和倒灌盐水。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08-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谢福林星期天在长沙监狱与妻子会面时所摄,这是入狱后首次曝光的相片(泛蓝成员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谢福林星期天在长沙监狱与妻子会面时所摄,这是入狱后首次曝光的相片(泛蓝成员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湖南维权人士、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及弟弟谢树林被控“盗窃罪”三月在长沙法院被分别判刑六年。长沙的泛蓝联盟成员张子霖周三告诉本台,从谢福林妻子金焰女士处获悉,谢福林在狱中遭到殴打:“她是昨天会见了谢福林,谢福林表示在监狱里遭到牢头的殴打,并且有些犯人受到牢头的指使,故意刁难他,整他。他妻子是在六月份送过药和七月份送过一千元生活费,他现在都没有收到 ,家属表示担忧,而谢福林的病情在里面的药品没法控制,必须要家属从外面给他买药。”
 
金焰周二到长沙监狱探望谢福林,她说,星期天,谢福林被从第三监区转到第二监区的第一天就被殴打,牢头恐吓谢福林:“想找死吧”等等。“早上起床要在地上蹲一下,然后才能出监狱的门,再去做事,他们那里面有牢头报复他。”
 
记者:谁报复他?
金焰:他也不知道,反正是他们监狱里一个房间的,叫“大嘴巴”的一个牢头。
 
金焰于7月22日送去的一千元人民币至今未收到,6月份送去的药品,谢福林也没收到。
 
本台周三致电长沙监狱主管谢福林案的办公室,了解有关情况。监狱方表示:“他妻子跟你们电台说这些事,你没证实的话,你就不要说这种话。”
 
记者:你们有没有证实,您们有一个姓蒋的吧(负责谢福林案),是您吗?
 
监狱:这个东西的话,到监狱来采访,你如果要采访,或者你要了解情况,你必须得到我们上级领导的批准。
 
信奉“三民主义”的大陆“泛蓝”众多成员,都曾受到当局各种形式的迫害,而61岁的谢福林,曾为房屋拆迁问题,进行维权,去年被当局拘留八个月,至今年3月26号被判刑,控方指控谢福林、谢树林自2008年9月至2009年7月13日,采取绕过计电表直接搭接用电的方式盗电。之后法院又驳回上诉。这一切都在“泛蓝”成员意料之中,张子霖说,芙蓉区当局就是要剥夺他的自由。“为什么要将谢福林两兄弟整进监狱,因为他们所处的地方在未来的一年到两年内,要进行拆迁,如果不将这两个人控制,那么这一拆迁会比较困难,所以这才是芙蓉区当局要花这么大力气,制造这起冤案。”
 
对于谢福林在狱中被殴,另一位“泛蓝”成员李东卓提出谴责,他说:“但是我们没有革命的武力啊,我们没有办法,看到每天荷枪实弹,站在路口的军队是对付人民的,而不是对付什么罪犯的,大清朝有一个作家叫方苞,他写的狱中杂记,描述的监狱里面黑暗,现在比他黑暗一百万倍,现在坐冤狱的人不知比清朝多多少。”
 
另据博讯中文网报道,09年在北京被捕的山西访民李莉,曾遭酷刑虐待。报道引述李莉本人说,她被关在东城区拘留所期间,因不认罪而挨打,几天几夜不准睡觉,劳教后关在北京拘留所里灌辣椒水和倒灌盐水,身心受到巨大的摧残。
 

图片:当局对李莉的起诉书(记者乔龙提供)
图片:当局对李莉的起诉书(记者乔龙提供) Photo: RFA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马纲权律师周三告诉本台,崇文区法院日前通知他,因他担任过同案的陈风强辩护人,因此不得为李莉辩护,于是由刘丽文律师担任。起诉书指李莉,在2009年2月20日,以欢迎美国领导人访华为借口,组织、煽动上访人员,在秀水街大厦门前故意制造事端,打横幅,撒传单,同年五月三次打横幅、散传单。被当局以“寻衅滋事”追究刑事责任。马律师说,案件将于下周一开庭。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