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城管围殴残疾人 沈阳小贩死刑引热议(图,视频)

北京有残疾人向本台反映被城管雇员围殴。另外,刺死城管的沈阳小贩夏俊峰二审维持死刑判决后继续受到关注,家人到北京求助申诉。
2011-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胡玉明寻找被打伤时的目击证人。 (志愿者提供/记者丁小)
图片: 胡玉明寻找被打伤时的目击证人。 (志愿者提供/记者丁小)
Photo: RFA




视频转载:吉林前郭县数城管暴力围殴手机店主(56我乐网/记者丁小)


 
近日北京朝阳区街头经常可见一名残疾人开着残疾车在双井京港国际附近转悠,车头贴着显眼的告示,寻找4月28日他被城管雇用的“土匪”打伤时的目击证人。接获报料后,本台记者周三联系上这位双下肢残疾的胡玉明。
 
他向记者讲述当时经历:“ 我当时在等红绿灯,上来七八个人抢我钥匙,我就喊‘土匪’他们没穿制服,就说是双井城管的。上来拽我下车,没有拽下去,车也砸了,几个人殴打辱骂我。”
 
因行动必需的伤残机动轮椅被认为是载客的黑摩而遭砸烂,本身也遭到不由分说的殴打入院治疗,胡玉明报警后警方叫来了城关执法局的领导协调,最后只同意赔偿500元,甚至不足够修车,而更重要的是无辜被殴,令胡玉明难以接受:“就算拉客你也不能打我呀!何况我没有拉客!”
 
对于城管是否有权聘人代为执法,北京律师许志永说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但打人无论如何都是错的:“法律没有禁止他们雇用别人,但雇人打人肯定是有问题的。”
 
与此同时,许志永周三还与到北京寻求法律援助进行申诉的沈阳小贩夏俊峰的妻子张晶会面,夏俊峰在遭城管暴力执法时用刀反击致城管两死一伤,周一二审宣判被维持死刑判决,由于他的二审辩护律师滕彪近日刚结束了70天被失踪,受到当局重大的压力,因此由许志永律师代为协助,许志永说:“夏俊峰实际上是防卫行为,我认为判死刑是过头了。他们家属二审就向我们求助,滕彪代理的,后来滕彪压力很大,二审又判了死刑,这种情况下我们是有义务站出来帮助他们的。只有申诉了,最高法院还有死刑复核。”
 
摆摊卖鸡柳、烤肠等小吃的沈阳下岗工人夏俊峰和妻子张晶2009年5月16日出摊时遇到城管执法,夏俊峰被强行拉上车回到城管分局勤务室后继续遭到殴打时,他用裤袋中平时割香肠的折叠水果刀捅城管执法人员,造成两死一伤。辽宁省高院驳回上诉,二审判决书回应辩方意见称,无证据证明执法人员打人,因此防卫一说不成立。而事实上,夏俊峰家属找到的6个能够证明其被打的证人一审和二审中都没有获准作证。
 
除了最终判夏俊峰死刑,并赔偿受害人家属65.9万元,据新华网报道同时政府补偿被刺死城管各90万,并为城管申凯申报烈士。
 
有天涯社区网友写道:这之前药家鑫案件中赔偿死者家属4.5万元,人命的价值差别也太大了。更何况,药家鑫那么残忍的杀害张妙后,那么多的“专家”不顾群众的愤怒想方设法为其开脱,从废除死刑一直讲到弹琴杀人,千方百计想留药家鑫一命,可是面对夏俊峰,在大家表示原谅他希望轻判的情况下有些人恨不得马上把他置于死地。
 
署名贺方的搜狐时评写道:虽然夏俊峰终审被判处死刑,但从法律程序上看,其生死还命悬一线,要看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时,是否对终审判决做出程序上的认可。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起小贩刺死城管案尚且存在需要向公众澄清的疑问。而事实上,夏俊峰是否被打,对于其行为的定性及其定罪量刑,都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兹事体大,不可不慎重。
 
百度贴巴网友写道:夏俊峰被判死刑,必将有更多无辜、无助的商贩死在城管手下...如果正当防卫而被判死刑,那将不再有罪与非罪、善与恶、生与死的界限,我们社会中本已非常可怜的规则的力量,也必将被邪恶、混乱和野蛮所摧毁。
 
夏俊峰案再度掀起对城管普遍暴力现象的批评,一条去年发生在吉林前郭县数名城管暴力围殴手机店主的视频再度在网上热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