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被收买 精神受囚禁--封从德解读徐怀谦式心理困境(图)

《人民日报》文艺副刊《大地》主编徐怀谦患忧郁症自杀。徐怀谦的北大校友、前89民运学生领袖封从德指出,徐怀谦的不幸是经历过“六四”的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不幸。他认为像徐怀谦这样的知识分子应该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出路。
2012-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封从德:徐怀谦自杀是经历过六四的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不幸(CK摄)
图片:封从德:徐怀谦自杀是经历过六四的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不幸(CK摄)
Photo: RFA

1989年北大中文系毕业的徐怀谦,没有像他的许多同学那样,因为参加89民运和经历了“六四”被中共屠杀、缉捕、坐牢、流亡。他进入了体制内,被提拔为中共中央机关报文艺副刊《大地》的主编,但他的精神却被关进令知识分子屈辱和羞愧的另一个牢笼。他生前说:“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对于徐怀谦患上了忧郁症最终选择自杀,封从德说:“徐怀谦的遭遇其实是很多中国知识分子的缩影。他们内心是向往民主追求自由的,但是这个体制给他们优厚的待遇进行收买,很多人因为有家庭,有社会世俗各种各样的牵绊,所以选择了妥协。但是内心还有相当多的人像徐怀谦这样不甘愿,最后就形成了心理上极大的压抑和扭曲。当然徐怀谦很不幸,在我看来,这也是另外一种以死明志,是一种最后的抗争。”

封从德为自己的这位北大校友和89民运的战友之死感到惋惜。他认为,徐怀谦即使不能与体制决裂成为政治异议人士,还应该有其他选择,他说:“中共的权贵资本主义腐败体制不可能维持太久了。对这样的知识分子,我呼吁他们留在体制内沉潜下来,静待其变。到时候,就像89年天安门广场时期,甚至更进一步茉莉花革命到来到时候,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不需那样忧郁,关键是要抱有信心和希望,大可不必去自杀。”

流亡美国居住在旧金山的封从德,是89“六四”后遭到中国政府通缉的二十一名学生领袖之一。他在法国修读了博士学位,在美国创办了《六四档案》、《孙文学校》等网站,出版了《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一书。流亡二十多年来,封从德的思想自由驰骋,去探索和宣扬救国救民的道理。他寄语国内知识分子,如果实在无法解脱内心的忧郁,不妨另寻精神出路。他说:“我是研究宗教历史的,实际上这种忧郁症,最大的心结来自于自己的内心,没有找到归属感。我觉得可能有一个好的方法,就是摆脱中共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无神论。各种宗教都是很好的,在中国宗教有一定的空间,可以就自己的缘分和偏好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出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的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