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乡镇选举官定候选人 不设票箱村民质疑拒投票(图,视频)

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星期五举行乡镇人大代表选举投票,村民发现,当局没有投票箱,只有工作人员登门催村民选官方指定的候选人。但这两名候选人没有经过村委会的推选,许多村民因此拒绝投票,抵制选举。本台记者致电镇政府后,官方下午才新设立了投票箱。
2011-1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周五举行人大选举投票,当天上午,职员上门催促投票,却无投票箱。(张玉玺摄/RFA首发)
图片: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周五举行人大选举投票,当天上午,职员上门催促投票,却无投票箱。(张玉玺摄/RFA首发)
Photo: RFA




视频转载:12月16日,山东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投票日,没有投票箱,工作人员提包上门催票。(张玉玺摄/RFA首发)

中国新一届乡镇人大代表选举不时爆出官员违规操作的事件。星期五,莱州平里店镇石柱栏村举行第18届乡镇人大代表选举,当天早上,村民发现没有投票箱,村民邹正斌当天中午告诉本台:“没票箱,实际上就是个骗局,就是镇政府策划的,老百姓知道(都)不知道,这不叫选举。镇政府太不象话了。”
   
记者:这两个候选人你们满意吗?
   
回答:这是镇政府操纵的,我连看见都没看见,反正是老百姓都不满意,也没办法。

另一位姓邹的村民对这种投票方式也不满意,他说:“不满意,今年这俩人没有通过法律程序。代表应该代表人民,应该由人民选举为代表,因为这毕竟是国家给人民的一个法律程序,人民选举人民的代表,而不是说你指定的代表就是代表。把国家赋予人民的(选举)代表的(权利)剥削掉了。”

他说,部分村民对官员指定的两位候选人也非常不满,因此拒绝投票:“他们也没通知我们去开会,到我们家来就说你同意邹兴琴。根本他们就没有通知过,我们没发现投票箱。”
   
记者:那您有没有投票呢?
   
回答:今年没有。
   
记者:有没有村民拒绝投票?
   
回答:有拒绝投票的。

   
记者多次致电主管该村的镇政府彭姓官员,但无人接听。于是致电镇政府党委办公室。
   
记者:我想问一下今天石柱栏村是不是选镇人大代表投票?
   
回答:嗯,有什么事吗?请问你是哪里的?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因为村民说没有投票箱,是工作人员直接拿着选票到村民家里面去投票?
   
回答:嗯,对。
   
记者:这种做法您觉得合不合程序呢?
   
回答:合不合程序有选举法。我不清楚,我是办公室的工作人员。
   
记者:村民还说两位候选人他们都没见过,没有经过推选?
   
回答:我不分管这块工作。

该村现任民选村主任张玉玺曾在月前向媒体反映维权艰难的情况,他对这次选举程序提出质疑:“他找了一个抢占我们井的水泵的人去了,再就是找了三个妇女,按照他们的意思,也没有拿票箱,就夹着胳肢窝里一份红票,一份绿票,红票、绿票都印上了两位候选人,一位叫刘娟,一位叫邹兴琴。不管同不同意还做你工作,邹兴琴她是个代表(上届代表)也是暗箱操作的。”

该村于2009年由两个自然村合二为一,目前有六百多户,近一千八百人。村民说,该村这次没有成立选举员会。张玉玺认为,这次选举程序明显违法:“没通过村委就推选了候选人,是镇政府选举委员会和大队书记搞的,这个程序是违法,选举人大代表必须经过村委会推选候选人,秘密投票。(两位候选人)12月4号就贴出来了,谁选的?我们主管会计告诉我的,就定下候选人来了,村民都不知道。”

他说,正确的投票方式:“应该有秘密投票处,到选举地点秘密写票、投票,这样才是对的”。 他下午告诉记者,本台致电镇政府后,官员改变了上午的做法:“你采访完以后,副镇长王成(音)给我打电话说,‘我们这个程序都对的’,我说‘你对就办吧’,他又多了一个票箱了,又多了一个人,有好多人填弃权票,还有画圈的。”

张玉玺是2009年两村合并时,由村民投票选出的村主任。两年来,他一直为维护村民的合法权利,上访维权,包括试图协助村民收回出租过期的田地,受到黑社会威胁,屡遭打压。他感叹为村民维权艰难。有舆论认为,中国民选村官受到外界关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为民奔波,也被认为这是中国未来走向民主化的希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