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德女诗人徐沛比较诗人贝岭和北岛(图)

正在德国进行访问的流亡美国的著名诗人贝岭先生,最近两个月继续受到中共政府出乎常规的打压。为什么中国大陆一方面能够接受一些诗人及其诗歌,另外一方面却对贝岭如此封锁排斥?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发自德国的报道
2010-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旅德女诗人徐沛博士(天溢摄)
图片:旅德女诗人徐沛博士(天溢摄)
Photo: RFA


 
诗歌是最容易感染人的文学形式,因此,诗人也最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最近中国大陆官方文学杂志《钟山》选出了当代中国的十大诗人,与此同时,流亡美国的著名诗人贝岭先生却受到中国政府出乎常规的打压,不仅没有理由地不允许持有美国护照的贝岭先生过境北京,转机去台北,原机送回德国,而且利用各种手段排斥贝岭出席在台北召开的世界诗人大会。
 
徐沛博士,一九六六年出生于中国四川康定,目前已经在德国出版了《公爵日日骑马外出》、《金莲》、《悟空》、《雪女》、《天目》等五本德文诗集。对于如何评价贝岭以及中国大陆的诗歌,记者采访了徐沛博士,她对记者说,“贝岭他是没有政治野心的,他追求个人的理想、个性。贝岭或许有些名利心,但是他不会去排斥异己,相反他是独立笔会的创始人,但是他现在完全被排斥在外。他跟独立笔会基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对于贝岭的诗歌,徐沛博士说,“贝岭有一个很复杂的情感,或者说心灵的世界。贝岭的诗歌绝对地个性化,他的情感、他的心灵,对我来说不会引起我共鸣。但是你可以接受,因为这就是他的个性。”
 
为此,徐沛比较了贝岭和被大陆杂志所推崇的诗人北岛的区别,“北岛,他的诗歌的表现,从形式到内容和中国正统文化都是迥然不同的,和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是没有太大的区别的,这包括他的‘今天派’。”
 
为此,徐沛博士说,北岛诗歌的主题和旋律仍然是政治,“北岛的诗歌可能会在政治上引起我的共鸣,你比如说,他拒绝跪下,以显示出刽子手的高大。但是他自己没有做到。”
 
在这方面,徐沛博士进一步对比说,“在贝岭的诗歌中,我没有看到什么‘红帆船’,更没有看到什么口号可以和北岛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之类的,可以说是假大空的东西。”
 
对于中共为什么如此不能够容忍贝岭,徐沛博士最后说,“中共的意识形态它就不能够容忍像贝岭这样的坚持个人。贝岭诗歌里的个性,他的个人主义在共产党的意识形态里是不允许存在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