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疫苗家长北京请愿 当局卸责绝望呼吁(视频,图)

中国各地毒疫苗受害者家长连日来在炎炎夏日到卫生部追讨责任和说法,当局却一再逃避责任。河南一个毒疫苗受害婴儿已经病危,家长呼吁政府尽快关注他们的诉求。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10-07-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卢卫卫的幸福一家就毁在毒疫苗之下  (卢卫卫提供/记者心语)
图片:卢卫卫的幸福一家就毁在毒疫苗之下 (卢卫卫提供/记者心语)
Photo: RFA



下载视频


星期二,受到毒疫苗祸害的河南卢卫卫一家刚刚收到宝宝的病危通知书,全家人忧心忡忡。自6月24日以来,他们到北京市与各地受害的家庭一起,共同为自己的孩子讨一个说法,但直到星期二为止,卫生部都没有为他们解决问题。卢卫卫星期二告诉本台记者,“24日来到北京,25日把我骗回去,27日我又来到北京”。
 
记者,“是谁骗你回去的?”

卢卫卫,“信访办的, 最后我们又和各地来的家庭向卫生部反应情况,举报当地的各个卫生部门和工作人员,按照规定,他们不能把我们的联系方法和个人资料给当地的政府,他们把我们的资料全部泄露给当地,然后当地来人直接找我们,那时候非常危险,很有可能把我们抓走”。

记者,“那你的宝宝现在怎样?”

卢卫卫,“昨晚又下了病危通知书,今天家里人给我打电话说情况非常严重,我本来想走,但是孩子的情况是不能转院,在这个医院我已经没有钱治疗了,别说什么大医院了,我只能希望卫生部门尽快给我们解决这个事情”。

6月27日,河南官方依据现行的《预防疫苗接种异常反应鉴定管理办法》告诉卢卫卫一家人,如果同意做疫苗异常反应鉴定,就必须承认注射的疫苗是合格的,而且鉴定费用自理。卢卫卫不接受此条款,于是官方声称其孩子一出生就有问题,卢卫卫只能选择到卫生部请愿。
 
于此同时,各地毒疫苗受害家庭也都不约而同到北京问责卫生部,希望官方能够完整调查毒疫苗事件,追讨责任,并赔偿受害人家庭。正在卫生部前请愿的山东临沂毒疫苗家长李宝象向本台表示,“现在还在北京儿童医院,就是从3月16日打的甲流疫苗,从3月20日住院一直到现在,花了快20多万了,没钱治疗了,我们到地方找,他们往上推,到上面找,上面往下推”。
 
山西受害家长易文龙也告诉本台记者,“20多天了,卫生部不但是没有说法,而且还胡说八道,关键时候叫来公安和我们谈,谈不出结果来,卫生部官员和我们谈都谈不出问题,叫公安和我们谈说是让我们依法上访”。
 
各个受害家庭在北京几乎是风餐露宿,卢卫卫为孩子治病已经花去全部积蓄,在北京几乎身无分文。直到本周,卫生部仍然没有为他们解决问题。随着部分请愿者受到来自各地阻拦和打压,也有的已因为财力不支而被迫离去,这些毒疫苗家庭维权的希望十分渺茫。
 
本台记者致电卫生部信访处查询,“连日来那些毒疫苗家长已经在卫生部门前讨说法,但他们说卫生部还没有具体的回应”。
 
信访处工作人员,“请问您是谁?”
 
记者,“我是香港打来的,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信访处工作人员,“对不起,我们卫生部所有的采访,有专门的新闻办和他们联系”。

记者,“但是您知道那些家长们连日来都在...”
 
信访处工作人员,"对不起,你相关所有问题都要通过卫生部新闻办联系”。
 
该名接听人员尚未等记者问完问题便径自挂断电话。记者随后致电新闻办,但是一直无人接听。
 
今年3月,中国经济时报知名记者王克勤对外界公布了山西疫苗2006-2008年间出现事故,造成近百名注射了“贴签疫苗”的儿童死亡或伤残,此后各省市的毒疫苗问题陆续曝光,原来并非是一时一地的独立事件。3月底,国家药监局承认江苏和河北两家公司于2008年生产的21万份有问题的狂犬病疫苗全部已流向市场。专家认为,政府对疫苗安全监管存在漏洞、疏漏对流通环节的监控,直接造成了中国疫苗的安全隐患。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