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毒奶粉维权家长悄然判五年 敲诈勒索原是钓鱼执法?

三聚氰胺奶粉卷土重来之际,本台记者获悉一名曾揭发施恩奶粉含毒以及其冒充外资而一度成为主流媒体焦点的受害儿童家长,本月被以敲诈勒索罪终审判刑五年,消息被压。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2.22 16: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据本台了解,因揭发施恩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超标百倍,以及其冒充美资公司,去年中一度成为媒体焦点的中毒儿童家长、北京同声传译员郭利,已于去年7月22日被广东潮安县公安局以其“敲诈勒索”施恩公司和主要股东雅士利公司300万为名抓捕, 今年1月12日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郭利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潮州市中级法院在立案短短八天后,2月4日做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郭利的辩护律师、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燕生,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这是奶粉商设圈套报复举报人而造出的假案,不但一审法院视而不见相关构陷的明显证据,二审法院更仓促宣判,剥夺了被告的辩护权。“我们还没递交二审手续,正在联系中,他就宣判了,八个工作天就结案了,判决书都做完了。这就是一个错案,就不该判决,是雅士利和施恩涉下的圈套,说郭利敲诈他们,清晰到了他们密谋的对话都有录音内容。首先这个指控不成立,而就算成立,作为未遂这样一个案件,一般就是两三年,他给判了五年,相当重,他们就带有一种报复。而且郭利索赔的对象一直是注册地广州的施恩公司,现在却以雅士利的名义向管辖地潮安县公安报案,怕搁在广州可能根本立不上案。”
 
记者周五致电作为原告的施恩奶粉主要股东潮州的雅士利公司,负责对外公关的品牌部工作人员称,确有此敲诈勒索案件,但具体案情需请示再回应。“我听说了这个事情,但具体不清楚。(是不是和三聚氰胺奶粉索赔有关,他本身也是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这个好像没有确认吧?(对你们公司的形象有没有影响?)也没什么影响不影响,我们这边是雅士利嘛!又不是施恩。我们是施恩的一个股东。(这个人本身是和施恩有关,后来怎么又牵涉到你们雅士利呢?)这个我还不清楚,既然是由这边起诉,必然有它的证据,你要想了解这方面,我要向公司相关部门汇报,有什么信息再跟你联系吧!”
 
08年三鹿毒奶粉曝光后,郭利两岁的女儿经检查出现“双肾中央集合系统数个点状强回声”“尿浑浊”等三聚氰胺中毒症状,郭利去年四月将家中 “美国施恩奶粉”送到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检验,发现含有超标132倍的三聚氰胺,过程中更揭发施恩奶粉并非如如其所声称拥有外资背景、100%进口奶源。去年六月十三日,施恩公司与郭利达成协议赔偿40万元,更公开在媒体上就奶源和虚假的美国注册问题向公众道歉。
 
其后,在北京同声传译圈小有声望的郭利曾以消费者的身份,接受多家主流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的采访。直到6月29日,施恩公司主动与郭利联系,表示愿意作出更多的赔偿,并且多次找他商谈,最终,在郭利填了向雅士利集团索赔300 万的申请后,潮安县公安采取行动,抓捕了当时正在杭州出差的郭利。
 
郭利的一名家人周一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是被钓鱼执法了:“从厂家嘴里说的意思是,我们董事长对你们小孩的健康非常关心,到现在这一步我们要负责,说你可以接着谈。厂家老给他打电话,他不明就里啊!想这个厂家还挺负责的,这么认真谈。每次其实对方都带录音机了,一直这么钓鱼、诱导他。官商相互利益牵扯还是挺厉害的,具体到潮州潮安雅士利在当地算是一利税大户,宁愿设计圈套、作假证最终将这个敲诈勒索罪名‘合理化。”
 
通过搜索,仍然能看见去年六月各大主流媒体对郭利揭发施恩奶粉的报道,包括《北京电视台》六月二十五日播出的《一个男人,如何让施恩奶粉低头》的视频。据悉,这些媒体报道其后还被控方作为郭利左右媒体进行敲诈的证据呈堂。而这位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被捕以至判刑的遭遇则一直未曾见报。
 
郭利的家人对现状表示无奈:“我们家里人也约了一些记者,有中央的、有地方的,但为什么审判当中一直没有见报,口径全统一了,三聚氰胺这个事情不再报。要问我们家人什么感受,我觉得很无奈,中国现在这个社会或政治体系就是这样,他不是以人、消费者的权利为导向,而是有很多复杂的考虑因素在里面。”
 
不光是媒体报道被压,连律师在个人博客披露案情也被奶粉企业进行“公关”,要求删除。张燕生律师说:“记者反馈回来都是说不能发,国内实际上一直在封锁这个消息。雅士利公司通过熟人跟我说,是不是能把博客上相关内容删掉,他们说有诬告陷害的内容。我没有删,我认为,我上面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根据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