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石儿家长拒绝接受当局赔偿方案(视频)

中国有关当局日前宣布,将对毒奶粉受害者进行一次性现金赔偿。本台获悉,如果家长拒绝,当局可能要求法院裁决。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星期一对本台表示,这是一个单方面决定的方案,大多数家庭对赔偿金额不能认可,希望当局重新研究。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08-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福建邵武的肾结石婴儿张佳妮,在六月份的一次手术中,取出的肾结石密密麻麻。(志愿者提供)
图片:福建邵武的肾结石婴儿张佳妮,在六月份的一次手术中,取出的肾结石密密麻麻。(志愿者提供)
志愿者
视频:福建邵武的肾结石婴儿张佳妮,在六月份的一次手术中,取出的肾结石密密麻麻。 (志愿者)

中国奶业协会上周六宣布,三鹿集团等22家责任企业,愿意向患儿主动赔偿,对近30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本台获悉,如果家长拒绝接受赔偿方案,当局可能会要求法院裁决。贵州的患儿家长蒋女士非常气愤地表示:在他们还没有公布之前,人家参加这个会议的人有录音,就告诉我们了。我们早在一个月之前就知道他们想这么干,而且这个公布出去之后,就要家长签署,如果家长不签,如果家长不愿意签的,要告到法院,让法院受理,到时候按照这个(赔偿)标准判决

不过,当局还没有正式公布具体赔偿金额,但已有大陆媒体星期一陆续披露的赔偿金额。报道说,因肾结石死亡的婴儿可获20万元赔偿,住院治疗的重症患儿将获赔35万元,轻患者可获2000元。很多家长担心,这种一次性赔偿方式,一旦他们的孩子再出现肾结石或留下其他后遗症,他们将无处追讨。福建邵武的结石婴儿家长张平告诉本台:我问了我们这边的卫生局副局长,我们这边按照死亡的(结石婴儿)陪10万,手术的3万,轻微的2千, 他如果赔3万,我在手上的发票将近5万了,即使他把医疗费报给我,还有后续的呢,后续治疗如果没有保证,怎么办?一次性赔偿意味着什么意思 -- 就是说你如果收了这个钱,以后有事情他就不管了

张平的女儿张佳妮,查出肾结石后,今年六月动过一次大手术,医生从她肾脏取出的大小结石,密密麻麻,为给了孩子治病,已经债台高筑。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表示,22家奶企还共同建立2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跟踪赔付受害人到18岁,报销患儿后遗症的治疗费用,如果2亿元的资金不够完成赔付,国家将兜底给予保障。

家长蒋女士表达了不接受官方赔偿方案的理由:他只是说保障到18岁,但是我们现在的家长是怎么想的呢,一般少一点的就赔偿两千块钱,我们买奶粉都不止花那点钱啊,就算按国家现有的消费者赔偿规定,我们买了假冒伪劣产品,最起码也是退一赔二吧,而且三聚氰胺对于我们结石家长来说,三聚终究是个新东西,对我们的孩子到底造成多大的伤害,现在谁也没有证据,也不能下这个结论

据华商报报道,目前初步制定的民事赔偿方案,确定由政府和企业共同承担责任,由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出面,20091月中旬之前,要把赔偿款分发到受害者手中。

另一位家长董先生也表示,他不能接受:政府只是一刀切的这种形式,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们的意思是孩子的治疗一定要保证,还有长期的跟踪观察,有家长已经接到电话了,我估计,政府想在某几个电话搞几个试点,试一下方案可不可行

来自各省市的数十位婴儿家长将在划在2009年元旦期间,到北京寻求帮助。官方这一方案的公布,令结石婴儿家长增添了新的担忧。蒋女士表示,这次他们到北京后,将向奶业协会表达他们的意见:这一次我们去北京就是要说这个问题,我们坚决反对

结石宝宝之家负责人赵连海先生希望相关部门重新研究赔偿方案:非常不赞同,希望相关的部门重新研究这个方案,一,这个方案没有和我们受害家庭,进行沟通的方案,是一个单方决定的方案,作为受害者来讲,我们需要首先一个是尊重,需要和我们商讨这些事情,再一个,至于这个方案的金额,大多数家庭也都是不能认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