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各界继续举办活动纪念六四

欧洲各界继续举办活动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二十一周年。曾经亲自参加过六四民主运动的王容芬女士回忆六四,呼吁人们关注那些因为六四受到迫害的社会底层人士。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自德国报道
2010-06-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从五月底开始,欧洲各地陆续举办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各类活动。在纪念活动中,有很多当年参加过天安门事件的人,他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当年六四发生的事情,并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忘记这个人类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旅居德国的著名社会学家王容芬博士,当年亲自参加了六四前后的很多活动,在谈到六四时,她说,“我参加了六四,我那个时候最感动的是广场上的那些学生,那些没有名字的学生,不知道、不认识的学生。我曾经去过广场几天,是动员学生回校去,或者你下乡去,到工厂、到部队去,你去宣传去。不要继续在广场坐着,在这儿坐着已经没有意义!”
 
为此,王容芬博士特别提到被遗忘的北京市民,“我最感动的是北京市民。那个时候北京市民对学生的支持,那是拿出自己的一切来。做生意的,农贸市场的,都没有讨价还价的,有的就白送白给了,往广场上送吃的,送奶粉,送药品。可是后来损失最惨重的,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北京市我知道就是北京市民啊。特别是那些社会底层的北京市民,有被枪毙的,有被判无期徒刑的,有的一直被关到现在还没有放出来。可是后来演绎到现在都成了什么了呢?那些人都被忘记了,变成暴徒了,他们的家属都不敢提。任何补偿都没有,有的被关了二十年放出来的时候,人已经瘫痪了,根本没有就业能力了,也没有任何补贴及帮助。”
 
关于六四,为了对抗遗忘,王容芬博士还特别指出,“还有一些人我也想提一提。一个是吴祖光先生,当时他正在美国开会。他听到这个消息后,打电话给新凤霞女士,让她到银行去给他取出两万元来。新凤霞女士摇着轮椅,把钱送到纪念碑前。黄苗子先生,那时候高血压躺在床上,他还起来画画。他画了李鹏的漫画像,我是举着漫画像去游行的。他写了‘光明’两个字,让他太太郁风女士拿到广场上去义卖,还有过去的一些作品,都拿到广场去卖了,支援学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