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川农拉萨请愿讨薪 湘农民工被欠薪无人理(图)

四川两百多名农民工因不满被拖欠工钱,星期三到中国移动通信西藏分公司请愿。工人代表告诉本台,被拖欠的工资有600多万,已超过一年。不过当天下午,农民工方面得到中国移动西藏分公司承诺一周内解决问题。而在安徽承包工程的一名湖南包工头向本台反映,他手下近70名工人被拖欠40万元工资已超过一年。
2012-08-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四川农民工在位于拉萨的西藏通信外请愿。(天涯社区)
图片:四川农民工在位于拉萨的西藏通信外请愿。(天涯社区)

一批四川到西藏打工的农民工星期三在互联网论坛“天涯社区”发出求救称,他们一行两百多人,两年前陆续被甘肃瑞信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西藏分公司组织到西藏移动通讯有限公司安装铺设线缆,开工至今,“移动”共欠血汗钱六百多万元,去甘肃瑞信达讨要欠薪,对方说没有收到西藏移动的款项,到劳动部门投诉,答复让我们走程序,现在几百民工滞留西藏,路费没有着落,吃饭都成问题。工头去西藏移动讨要,被保安驱赶,现在大家很无助,希望“天涯”能帮帮可怜的民工兄弟,寻求法律援助,不胜感激。

他们同时上传了当天在西藏移动通讯门前打标语请愿的相片,有公安和保安在场阻止。

包工头吴先生周三接受本台记者查询时说,西藏移动将铺设线缆工程交给了甘肃瑞信达西藏分公司,但是:“没有把钱给另外的公司,所以我们找瑞信达(要钱)的时候,他说,西藏移动不给,你们就拿不到钱”。

他说,两百多人到位于拉萨市的西藏移动总部:“今天去了,在西藏拉萨西藏移动门口,他们西藏移动没有把这个钱给瑞信达,然后瑞信达就不付钱给我们”。
记者:总共欠你们多少钱?
回答:总共欠六百多万元,涉及两百多个人。
记者:你们施工从哪一年开始?
回答:有些是去年,有些是前年开始。欠的完全是工资,就是我们的劳务费,没有材料费。
记者:当初跟你们签协议是怎么讲?
回答:他也没有说付款日期,只是写什么地方做,金额多少,然后全部结算。付款方式当时是口头协议,作完就付款。到现在为止,有些 已经超过一年了,都没付。

记者跟吴先生通话时,在场的移动公司职员,要求他停止与记者通话,于是通话终止。记者通过拉萨查号台查询该公司办公室或管理部门,对方称,没有登记。下午两点多,记者再次致电吴先生,他称事情解决得很顺利,对方答应十天左右付款,又说,之前网上的文字和图片,是农民工在情绪激动下所发,希望记者暂时不要报道,看西藏移动是否履行承诺再定:“答应的就是怎么付款时间上有写下,大家正在磋商,在协商”。
记者: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付款?
回答:有说有说,就这几天吧,应该一两个,一个多星期吧,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再同你联系。

农民工的一次大规模请愿,通过网络向媒体呼吁,换来资方承诺付款,是否兑现,本台将继续关注。

不过,没有发起讨薪行动的湖南溆浦包工头舒小春,旗下近七十人被安徽建工集团拖欠劳务费四十多万元,超过一年,虽多方求助,却无人理会。他周三告诉记者:“我们的民工工资是四十万零四千元,去浏阳劳动局,不太好找,自己去年和前年,两年接下二十五万块钱(合同),一分钱没给,包括我们自己的工资没得,他那个项目是转包、分包,导致工资无法发放”。
记者:共有多少民工?
回答:六、七十人。

他说,2010年8月20日率领六、七十人,在安徽建工大浏高速第九合同段从事劳务工作。由于法律意识淡薄,他没有与项目部签订任何协议或合同,工价全凭与项目部负责人江峻口头约定,到2011年8月份结账时,江峻出而反而,拒不承认之前承诺的单价。舒小春与他们协商,双方存在争议,一直未曾谈妥,舒小春要求按国家交通建设部门定额审核结算,也遭安徽方拒绝。

舒小春的情况和四川农民工与西藏移动的情况相似。他说:“前期没有签合同,大家只是口头上表态,他说现在没有依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