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数十访民突遭软禁 每周传郑恩宠已成常态(图/视频)

星期三在上海,该市卷烟厂十多位被强拆户举行抗议,受到公安阻止。数十名访民突遭当局监控,无法去市信访办正常上访。维权律师郑恩宠又被传唤11个小时。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2009-06-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上海卷烟厂的一片强拆户,星期三举起抗议牌,在厂门口请愿。(志愿者提供)
图片:上海卷烟厂的一片强拆户,星期三举起抗议牌,在厂门口请愿。(志愿者提供)
志愿者提供

视频:上海卷烟厂拆迁户抗议(志愿者提供)


视频:软禁中的郑恩宠(志愿者提供)

 
星期三上午九点,被上海卷烟厂新址强占土地的一批被强拆户,在卷烟厂门外抗议,要求归还房屋。公安闻讯后,到场阻止。目击者王女士告诉记者:“有访民强迁户在卷烟厂门口穿状衣在抗议,有警察在场。我要是再多逗留一会,他会把我照相机抢过去,今天早上我看见周敏珠(寃民大同盟成员,在信访办外)被他们拉上警车,这个过程有过路的一个男的拿手机在拍,警察马上过去不许他拍。”
 
当天也是上海市信访办的访民接待日,数以千计的访民在三十多度的高温酷暑下,到信访办申冤。浦东访民张茵在现在告诉本台:“今天是星期三,现在在信访办200号,现场人比较多,大概一千多人,还有点没出来,也有的到北京去了。”
 
也有访民告诉记者,二十多位较为活跃的访民当天早晨突然被当局监控。上海维权人士童国菁表示,有四五个人在监控他。“我现在法院,监控我的人都在法院外面门口等我出去,我就是不出去,现在就这样,大家都僵持着。”
 
长宁区访民李慧芳清晨刚出门,就看到家门口停了一辆警车,车上有五名公安和便衣人员。“我早上6点多钟去买早点,他们警车已经停在门口了。一个警察,一部警车,四个便衣,强制要把我带到旅馆去,他说,今天你机场不要去。据说是马亚莲、童国菁、孙建敏、常雄发、刘义良。”
 
访民陈启勇告诉记者,当局的监控行动已在前一天晚上开始。因一周前被当局禁止入境的维权人士冯正虎将在星期三再度闯关。“昨天晚上就开始了,一辆警车,四五个人,都是穿的便衣,都看着家门口,不让你出去,今天他们不是说冯正虎今天晚上到嘛,他们说,你今天晚上不能在机场出现。”
 
当天上午,正在上海信访办的一位访民告诉记者,郑恩宠再度被传唤:“已经是63次了”。本台下午联系到他的妻子蒋美丽,她说:“11点钟的时候,公安黄军在门外叫,我就问,今天准备搜查嘛?他说今天不搜查,我和郑恩宠一起下楼的,因为我想看看谁开的车。”
 
自今年三月份以来,郑恩宠几乎每周都被传唤,蒋美丽已掌握公安的规律,因此每周三,都会为丈夫准备好在公安局吃的午餐。“他被传唤,中午饭都给他准备好的,点心什么都带好的,放在一个袋子里,拿了就出去了。现在基本上星期三肯定要来传唤。这是一个他们打压的方法,他们想把访民的情绪打压下去,我们也每个星期三做好准备,反正家里什么都没有。”
 
郑恩宠当晚11点回到家中,他表示:“今天主流还是做冷板凳,问的还是以往的情况,今天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也没有任何人对我严厉。应该说,我感到可能海外的舆论这么播送以后,他们感到压力很大。”
 
被公安软禁在家的维权人士常雄发认为,当局此举,意在震摄访民。“对郑恩宠这种打压,就是叫我们这些访民不要跟他们作对,作对是没有好处的,郑恩宠就是你们的榜样,实际上就是这个意思,实际上现在我们访民不接受这种迫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