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數十訪民突遭軟禁 每週傳鄭恩寵已成常態(圖/視頻)

星期三在上海,該市捲菸廠十多位被強拆戶舉行抗議,受到公安阻止。數十名訪民突遭當局監控,無法去市信訪辦正常上訪。維權律師鄭恩寵又被傳喚11個小時。自由亞洲電臺駐香港特約記者喬龍的報道

2009.06.24 14:07 ET
圖片:上海捲菸廠的一片強拆戶,星期三舉起抗議牌,在廠門口請願。(志願者提供) 圖片:上海捲菸廠的一片強拆戶,星期三舉起抗議牌,在廠門口請願。(志願者提供)
志願者提供

視頻:上海捲菸廠拆遷戶抗議(志願者提供)


視頻:軟禁中的鄭恩寵(志願者提供)

 
星期三上午九點,被上海捲菸廠新址強佔土地的一批被強拆戶,在捲菸廠門外抗議,要求歸還房屋。公安聞訊後,到場阻止。目擊者王女士告訴記者:“有訪民強遷戶在捲菸廠門口穿狀衣在抗議,有警察在場。我要是再多逗留一會,他會把我照相機搶過去,今天早上我看見周敏珠(寃民大同盟成員,在信訪辦外)被他們拉上警車,這個過程有過路的一個男的拿手機在拍,警察馬上過去不許他拍。”
 
當天也是上海市信訪辦的訪民接待日,數以千計的訪民在三十多度的高溫酷暑下,到信訪辦申冤。浦東訪民張茵在現在告訴本臺:“今天是星期三,現在在信訪辦200號,現場人比較多,大概一千多人,還有點沒出來,也有的到北京去了。”
 
也有訪民告訴記者,二十多位較爲活躍的訪民當天早晨突然被當局監控。上海維權人士童國菁表示,有四五個人在監控他。“我現在法院,監控我的人都在法院外面門口等我出去,我就是不出去,現在就這樣,大家都僵持着。”
 
長寧區訪民李慧芳清晨剛出門,就看到家門口停了一輛警車,車上有五名公安和便衣人員。“我早上6點多鐘去買早點,他們警車已經停在門口了。一個警察,一部警車,四個便衣,強制要把我帶到旅館去,他說,今天你機場不要去。據說是馬亞蓮、童國菁、孫建敏、常雄發、劉義良。”
 
訪民陳啓勇告訴記者,當局的監控行動已在前一天晚上開始。因一週前被當局禁止入境的維權人士馮正虎將在星期三再度闖關。“昨天晚上就開始了,一輛警車,四五個人,都是穿的便衣,都看着家門口,不讓你出去,今天他們不是說馮正虎今天晚上到嘛,他們說,你今天晚上不能在機場出現。”
 
當天上午,正在上海信訪辦的一位訪民告訴記者,鄭恩寵再度被傳喚:“已經是63次了”。本臺下午聯繫到他的妻子蔣美麗,她說:“11點鐘的時候,公安黃軍在門外叫,我就問,今天準備搜查嘛?他說今天不搜查,我和鄭恩寵一起下樓的,因爲我想看看誰開的車。”
 
自今年三月份以來,鄭恩寵幾乎每週都被傳喚,蔣美麗已掌握公安的規律,因此每週三,都會爲丈夫準備好在公安局喫的午餐。“他被傳喚,中午飯都給他準備好的,點心什麼都帶好的,放在一個袋子裏,拿了就出去了。現在基本上星期三肯定要來傳喚。這是一個他們打壓的方法,他們想把訪民的情緒打壓下去,我們也每個星期三做好準備,反正家裏什麼都沒有。”
 
鄭恩寵當晚11點回到家中,他表示:“今天主流還是做冷板凳,問的還是以往的情況,今天房間打掃得乾乾淨淨,也沒有任何人對我嚴厲。應該說,我感到可能海外的輿論這麼播送以後,他們感到壓力很大。”
 
被公安軟禁在家的維權人士常雄發認爲,當局此舉,意在震攝訪民。“對鄭恩寵這種打壓,就是叫我們這些訪民不要跟他們作對,作對是沒有好處的,鄭恩寵就是你們的榜樣,實際上就是這個意思,實際上現在我們訪民不接受這種迫害。”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