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扫荡访民无处栖身 律师替访民写诉状获刑(视频)

为了庆祝建政六十周年,北京有关当局本周二开始驱逐访民,令数以千计的访民无处栖身。一家接待访民的旅店星期五告诉本台,已接到通知,九月一起不得接待访民。此外,四川一位律师因替农民写投诉材料,被法院借故判刑三年。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导
2009-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四,江苏张家港市南丰镇访民薛小平,在天安门前身穿状衣,表达诉求。(志愿者提供)



距离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庆典只有四十多天了,北京有关当局本周二开始清理访民,市内访民居住的临时房屋,甚至接待访民的廉价旅店,日前都接到派出所发出的“整顿通知”。南站一位专门接待访民、以出租床位为主的旅店方经理星期五告诉本台,当局实际上不准他们接待访民:“一般是9月1号前吧,通知都贴出来了,到处都贴了,跟奥运会一样”。而另一家旅馆负责人表示,一些手续不全的旅店或旅馆的地下室,二十号就要停业:“地下室停业呗,手续不齐全的都要停的,还有使用证等乱七八糟的证,没有的都要停业”。
 
南站一带的廉价旅馆本周已开始拒绝访民入住,而长期在京的访民由于遭到公安驱赶,很多人已无处栖身,唯有露宿街头。福州访民林先生告诉记者:“马路上都是人,就住在马路边,没钱的也很多,他们怕抓,不敢回家”。
 
来自四川的吴女士表示:“11号开始清理了,他们有的住在桥洞下面,桥上面和桥下好像是两个层次的人,桥上的访民的被服看起来干净一点,桥下面的都是北方来的访民”。吴女士表示,即使住在桥下,也不安全,每到夜晚保安员奉命驱赶访民:“小保安驱赶这些人,强行把他们的被褥、袋子抱走。有的访民都撤到北京边缘的农村,条件很差的”。
 
虽然当局在大规模驱赶访民,但是,访民的抗争也没有停止。据大陆的人权组织权利运动报导,江苏张家港市南丰镇访民薛小平,因房屋被地方政府非法拆除,残疾人低保金被村支书侵占,星期四在天安门前身穿状衣撒传单,遭到天安门公安分局抓捕。连夜被截访人员带回关押。
 
当局除了打压维权访民,对协助维权的人士也不放过,四川绵阳的一位律师杨前弟因协助云南省昭通市农民上访,写申诉材料,2007年5月被该市绥江县法院以“诬告陷害罪”判刑三年。近期刚获释的杨前弟告诉记者:“给老百姓写了法律文书,就构成了诬告陷害罪给我拉到云南去,判三年刑。诬告陷害罪指的是针对公民,而不是针对司法工作人员的,宪法第41条没有被修正啊,但是他们就说我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7月6号减刑三个月把我放出来了”。
 
根据《云南法制报》2007年5月15号报道,指杨前弟多次将《联名投诉材料》提交水富县纪委、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致使群众集体上访,向国家机关作虚假告发,意图使水富县法院院长姬洲旋、审判长范开玉受到法律追究。因此被判刑三年。
 
对此,水富县两碗乡新滩村村民陈兴银作证说,当地政府为了修建高速公路,强占他们的农田,于是请杨前弟为他们写投诉材料:“我们请他给我们因土地纠纷的事写材料,我们有十几个人,高县人最多,他们也请杨前弟,他们也是因为土地的事,法院说,杨前弟诬告他们,其实并不是诬告”。
 
陈兴银表示,政府占用村民集体土地约150亩,每亩补偿八千元,杨前弟协助村民提起行政复议,受到牵连。本月初,他们再到北京上访,仍无人理会。杨前弟表示:“明明是他们违法,老百姓控告了他们,然后也就是叫我写了一个材料。老百姓不会写,我就写了一个材料,他们就说我犯了诬告、陷害司法工作人员罪”。
 
此外,向家坝镇水河村村民杨斌也表示,杨前弟曾协助他们在追讨征地补偿中,被当局诬告入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