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缪希科和镇江访民被软禁

深圳异议人士缪希科在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再度被公安严密监视至今。而江苏访民刘春芳自八月初被从北京截访回来后,一直被软禁,并将面临两年劳教的处罚。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2008-08-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2003 年,曾经到北京天安门表达诉求而被公安打残的深圳异议人士缪希科,星期四向本台表示,从八月初开始,也就是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当地公安开始了对他的严密监控,一直持续到现在。

缪希科在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说,当地公安长期都对他进行监控,但是在奥运期间更为严厉,“奥运会开始,就是从八月份还没开始我就一直被深圳公安跟踪,就属于这种软禁,他们派的人五六个、六七个跟在后边骚扰我,跟我对骂,就不停这样骚扰,我现在几乎濒临于瘫痪,我如果不著着双拐到楼下走几步,我这一夜都没法睡觉,疼得,那么就这么个状况。今天下午我都上楼了,追着我骂,然后我就下去跟他们对骂,他们用那个脏的东西,那个瓶子不知道装得什么,就往我身上泼,因为没法跟他们追赶,我走路都是勉强著着双拐,就几乎瘫痪了现在,我现在心脏所有的都不行了,他还有跟我动手,叫旁边围观的群众给拦开了。

据了解,缪希科曾在1998年创立‘中国民权党’,揭露中共的腐败和维护公民权益,之后就不断遭到打压和迫害。近年,他已经很低调,由于行动不便,一直由年迈的母亲照顾。他说因为奥运会他再一次失去人身自由:“开奥运会。每一次共产党有什么所谓的形象工程,我都会被软禁,已经十年了。因为这次北京癞蛤蟆聚会,所以说已经一个月了,骚扰我。洋蛤蟆和土蛤蟆聚会,他们的快乐就建立在我失去自由的痛苦之上。我现在说句不好听,我今天活可能明天就没了,所以共产党要加把油搞我,他现在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搞死你。我现在说句不好听的,我让一个78岁的老妈妈服侍。”

另外,江苏镇江拆迁户刘春芳,本月5日被当地政府人员从北京截访回来,至今被软禁在当地一家宾馆,失去人身自由。

星期四本台电话采访了刘春芳的儿子蔡先生,他说,妈妈今年六月已经离开镇江到了北京,“她自从8月6号的样子,被从北京被镇江政府带回来,带回来之后,一直关在、软禁在宾馆里面,已经有20几天了,这个20几天当中,我们家人也见不到面,也没有任何通讯,等于对她的自由完全控制了。然后由一些消息告诉我,她已经被迫签了一个劳动教养的字,大概是两年吧。”

据了解,刘春芳原来有一个门面房,一家几口也是靠这个维持生活。2006年由于在还没有与开发商达成拆迁协议之前,他们的房屋就被有关当局强制拆除,因此刘春芳走上上访维权的路。

蔡先生说,早前他妈妈在北京期间并没有到各个政府部门上访,只是去信访,“我觉得这次她也没做什么事情,他为什么,凭什么理由对我妈进行劳教呢?我们想解决问题,但是现在他们不想解决问题,他们好像就是以公报私这种味道,好像就是对我妈这么多年的这种做法,他不满,他可能有一种报复的心在里面,他完全不是以一种政府领导人民,不是以一种父母官的立场、这种行为来对待老百姓的,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刘春芳去年十七大期间曾接受本台的电话采访,之后就已遭到当局软禁一个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严修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