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释访民控诉当局的打压

在奥运举行期间被关押或软禁的访民及异见人士近日陆续被释放,他们在重获自由之后控诉当局对他们的打压。但有部份访民仍遭拘禁,其家人希望外界关注。 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08-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台日前曾报导浙江杭州的访民及异见人士于奥运期间遭软禁或关押,残奥委会结束之后,这些遭受打压的人士也陆续被释放,他们及其家人向外界控诉当局对他们的打压。

杭州异见人士邹巍在北京奥运前夕遭软禁在临安风景区内,于残奥委会结束后重获自由,,他向本台表示:“我是在7月29号被他们要求要离开杭州,不然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麻烦就会比较大。我是软禁,其它的人就是被关押的,像叶金娥,因为她出来之後人都走不动了。所以当地政府对我算是比较客气的,其它的人就是喝罚酒了。”

除了邹巍之外,奥运举行期间,不少杭州访民也遭当居关押,有的在看守所,有的在学习班里。杭州被拆迁户叶金娣8月下旬被公安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她的妹妹叶金娥则于七月下旬突然被当地公安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带走,直到上星期六才被放回家。叶金娥的舅舅星期二告诉记者,叶金娥被放出来之後身体十分不好,几天以来都卧病在床:“当局将她关了56天,现在在家裏不能动,心脏也不好,她之前在裏面绝食不吃东西,他们就强迫她进食,把食物灌进她的食道裏。”

叶金娥的舅舅表示,由于叶金娥的身体情况十分糟糕,因此无法接受记者采访。而叶金娥的姐姐叶金娣则还被关押尚未放出,其家人希望外界关注。

另一位杭州访民沈炳炎,则在奥运举行期间被送到学习班裏关押,在残奥会结束之后被放出,他向记者表示:“我被抓进去之前,他们说要带我到党员学习班,我説那应该有个书面通知,他们説只有口头通知,并説已经通知到村裏了,我説村长书记怎没跟我説,後来他们就把我们抓进去限制我们人身自由了。他们也没有放风,我们要求多次,説犯人都有放风,也要曬太阳,他们也不给我们曬太阳,六十天。在裏面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他们还要规定睡觉的时间。”沈炳炎表示,奥运期间被关押在学习班的访民共有六七位,却有四十位左右当局所派的人员二十四小时严密看守他们。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