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访民揭黑监狱内遭虐待(组图,视频)

中国各地政府私设“黑监狱”及虐待访民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浙江近十位访民因进京上访,被关“黑监狱”,其中六人未放,另外,辽宁抚顺的访民朱桂芹,被当地政府从北京押解回抚顺后,遭到捆绑及警棍电击。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10-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抚顺访民朱桂芹指出在黑监狱内,眼角被殴打的伤痕(朱桂芹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抚顺访民朱桂芹指出在黑监狱内,眼角被殴打的伤痕(朱桂芹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中国“黑监狱”的猖獗程度,并没有因为媒体之前揭发北京“安元鼎”,而有所收敛。各省市的“黑监狱”,越开越多,虐待访民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杭州的八位访民本周一被浙江省驻京办关入私设的“黑监狱”,周四获释的朱英娣告诉记者:“10月18号到北京海淀区花园路派出所去报案,是2007年十月份我在北京上访被浙江省驻京办殴打,关‘黑监狱’。花园路派出所不但不给我立案,反而把我们八个人一起送到浙江省驻京办的黑监狱,不给吃,又不给睡觉。今天早上当地政府把我押回杭州。”
 
朱英娣说,目前仍有六人未获释。“把我们八个人关‘黑监狱’,还有六个访民被关在地下室。”
 
抚顺的基督徒访民朱桂芹被从北京押送到抚顺东州区罗台山庄“黑监狱”后,受到凌辱。周四获释的她告诉记者,是在前一天被关:“晚上六点到罗台楼台山庄,一直给我弄到下半夜两、三点。一个穿警皮的狗抢我电话,然后另一个警察就抓我头发,给我抓到楼上,对我一顿拳打脚踢,矿泉水瓶砸我脑袋,把我脑袋砸得都是包,把我两眼打得熊猫似的,两脸像面包似的,给我按到床上,把我的包带扯断,用我的包带勒我嘴。”
 
朱桂芹说,打手用电警棍打她,随后将她抛在野外。“又拿写着‘和谐社会’字样的大横幅,长条绸子绑在一起,把我嘴勒上,把我脖子系上,把我双手倒背绑上,押在腰上,拿着电棍照我后脖颈嗤嗤嗤就三下电棍。今天凌晨两点来钟把我带到楼下,给我推上车上,给我拉到一个黑漆漆的地方,拉开出门给我拽下来,扔到荒草堆底下。”
 
多次被关“黑监狱”的朱桂芹说,该“黑监狱”的戒备严密:“不次于北京‘安元鼎’的黑监狱,他们现在雇人组织了一个非法的黑警狗子队,他们这个黑警狗子队写着‘辽宁特警’。我们知道不论是什么样的警察,什么样的都要有警号。他们这些黑警狗子队一个警号没有。”
 
到北京上访的不少访民都有被非法关押,甚至殴打的经历。一位上海访民李建荣决定起诉虹口区政府和公安局,非法拘禁他25个小时。他说:“15号到北京去,16号晚上回来以后,地方政府公安局这个虹口分局非法拘禁我,关我到17号晚上23点放出来。非法拘禁我25个小时,这是明显违法的。”
 

图片:上海访民李建荣周三将指控虹口区政府及区公安局的起诉书,用挂号信寄出(朱桂芹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上海访民李建荣周三将指控虹口区政府及区公安局的起诉书,用挂号信寄出(朱桂芹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他本周以挂号信的方式将诉状寄到法院:“我已经向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了,起诉这个政府,就是区人民政府,还有虹口公安分局,利用职权非法拘禁。中国《宪法》第37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22条禁止性规定:‘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为,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