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察”呼吁关注“被精神病”访民(视频,组图)

关注访民权益的民生观察工作室本周发起名为“精神病医院SOS行动”,星期二,两位维权人士到湖南湘潭第五医院,实地调查一名九次被送入精神病院的访民辜湘红,结果医院暗中报信访办。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道
2010-10-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维权人士肖勇和郑创添到医院调查访民“被精神病”,险些被扣(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维权人士肖勇和郑创添到医院调查访民“被精神病”,险些被扣(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图片:湘潭第五医院对访民被当精神病医治回应称“不知道”(资料图片/记者乔龙)
图片:湘潭第五医院对访民被当精神病医治回应称“不知道”(资料图片/记者乔龙) Photo: RFA










“民生观察工作室”本周发起救助被关在精神病院的访民行动“精神病医院SOS行动”。参与这项行动的湖南的肖勇和广东的郑创添,周二深入湘潭第五医院的精神科病房,调查因上访被关的辜湘红近况。

肖勇当天在医院告诉本台:“我们在这边进行一个关于访民被精神病的调查。有一个叫辜湘红的因为计划生育被迫害,从92年开始一直上访到现在,被关精神病院,放了之后,前段时间又被关,我们就到这边来进行调查,现在发现基本上可以排除精神病的可能,是那个信访人员对她进行强制措施而已。”
 
记者从视频看到辜湘红在病房向维权人士介绍了因上访被送精神病院的过程。

下午一点左右,肖勇在其“推特”上说,当他们准备离开医院时,被疑似信访人员控制。最后还是成功摆脱对方。

同行的郑创添告诉记者:“我们进精神病院医生就马上把我们锁起来,我们就跟他论理,我说你们是不是要非法拘禁?后来就那个医生给我们弄出来了。我们一走到精神病院门口那个信访局的人就在那里了,没把我们认出来,我们就拦的士,上了的士(信访局的人)就马上追出来了。辜湘红的母亲去上洗手间没有和我们在一起,就给她控制了。”
 
记者多次致电访民辜湘红的母亲徐美娇,但电话无人接听。记者致电湘潭第五医院办公室查询:“是不是有一个叫辜湘红的在你们医院?”

办公室:没有。有什么事情?

记者:是不是有些访民也在你们医院里面?

办公室:什么?

记者:上访人员也在你们医院里面。

办公室:那不知道。
 
发起对精神病医院调查的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告诉记者:“我们之所以搞这样一个活动是因为不仅仅是辜湘红她这个案,详细的把一些侦查到的公民出入这个精神病院。在中国随着他维稳压倒一切的这样一个情况下,一些维权人士包括访民当地的打压越来越厉害,所以像辜湘红这样她只是要求(诉说)一个冤情,一到他们这个政府上访或者一到北京去,他们就把她拖到精神病院里去。”
 
刘飞跃表示,辜湘红因上访,九次被关精神病院:“叫做精神病医院SOS行动。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让外界更多地关注中国精神迫害这样一个现象,希望当局能够改变肆意践踏人权进行精神迫害。”
 
华声在线网站周一也报道了一名女子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的消息。

报道称,42岁的邱小卫是一名刚从精神病医院逃离的“患者”。

2009年7月21日。在汉口胜利街的办公室,“信访局领导”对她进行了一番询问,随后将她带到了武汉市一家精神病医院。

她被强行打针、喂药,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今年10月10日,深圳律师黄雪涛牵头并执笔的《中国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报告》发现大量不该收治而收治的案例显示,送治人与本属正常人的被送治人有明显的利益冲突,隔离治疗使送治人获利,而医疗机构也从中获取商业利益。

黄雪涛表示,精神病行业的标准被默许的行规无限扩大,到令人恐惧的地步。
 
不过,被当局殴打,导致精神病的情况也大有人在,大连的被强拆户王春艳的弟弟和妹妹,因拒绝搬迁,被政府方人员打致精神病。

王春艳说:“我们就在家里坐着,法院他进屋就要我们走,我们不走,他就拿警棍乒乓的往脑袋上打,打得精神病,把我关起来了拘留15天。他抢我房子,国家有政策。现在在北京派好几个人(法院)看着我。我前两天犯病了上306医院住院,(医院)没有病床。我们家2007年国家有文件不让强制拆迁,2008年他就给抢了。”
 
王春艳还说,她在北京上访已经一年多,地方政府派人在京看着她:“他现在也承认错了,但是国土资源局和法院他就互相推,搞几个人看着我们。我们509平米土地,三百多平米房子给抢了,就给我一套房子。我说我们家十几口人,我母亲还在这儿去世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