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自焚遭以纵火拘捕 爬高寻死被判刑(组图)

十月中旬中共五中全会召开时,在天安门前的私家车内试图自焚的夫妻俩失踪近两周后,家人收到他们已被涉嫌“放火罪”逮捕的通知书。另外一批在北京爬高抗议的辽宁访民近期也被判刑。下面请看本台驻香港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天津访民天安门自焚后被以“放火罪”逮捕的通知书(权利运动博客/丁小提供)
图片:天津访民天安门自焚后被以“放火罪”逮捕的通知书(权利运动博客/丁小提供)
Photo: RFA


10月15日五中全会开幕当天,天安门广场前一辆私家车内发生自焚事件,引起各界的关注,而自焚的主角,天津访民张培馨和齐方军夫妇事后一直失踪。

直到本周三警察上门传达二人因涉嫌“放火罪”被天津北辰区检察院逮捕时,他们的两个儿子才知道原来父母还活着。

18岁的大儿子齐天烽,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只是逮捕令,其他什么都没。我们现在唯一知道父母在北辰区看守所,下了捕票,写的是放火罪。那个是我们家的私家车,看车烧得那样,当时人是死是活没法确定了,现在捕票下来了,我心里宽敞多了,起码人没死。”
 
这一家回族居民的悲惨命运,从投诉学校侮辱少数民族,欺骗强迫孩子吃猪肉,孩子失学,经营的歌厅被报复打砸开始,全家大小不断因上访遭到关押和虐待。

07年一家人在北京被截访后,当时只有14和10岁的天烽和天楠被关黑监狱近八十天,其中连续十天没有任何食物;08年前往北京旅游,母子被从旅馆里截返后拘留。
 
天烽说:“07年我们两个上访,十月份他们把我和我弟弟关起来,十五岁生日是在关押中过的。

先在一个地下室,没有阳光,十四天后转往一个卫生院,九天半不给饭吃,饿得昏迷,再给灌白糖水,一直给白糖水维持生命。

直到那年12月我们跑了出来,到中南海那边求救才出来,一共关了78天;同时我母亲被拘留,她有肝病,当时在里面恶化都快不行了,但还是强行收监。

后来又关了我和我弟弟两次,一次五天,一次三天。”
 
四五年下来,才刚满18岁的天烽,不但有严重情绪问题,更因遭截访警察殴打,心肌膜受损患心脏病;而母亲张培馨目前已是肝硬化末期,眼睛也几近失明,因此才决定往天安门自焚。
 
天烽:“一直在告,我们告他们打,打得我成了心肌膜损伤,那时候小不知道,后来成了心脏病,而且现在受不了刺激,会失去理智喘不过气。我母亲四级视力残疾,跟瞎子一样;前一段查出来肝硬化末期,没有几年活了,还被紧紧的逼迫。就是有点不忿,管员犯法现在逍遥法外,我们这些受害者为了讨回公道却被逼走投无路,就算死,他们也要找个罪名迫害我们。”
 
近年因被迫害走投无路往北京以死抗议的情况屡屡发生。
 
今年五月七日几名辽宁省葫芦岛的访民爬上北京一个高75 米的烟囱,挂条幅洒标语的事件曾引起重视,他们在烟囱上逗留了40多个小时,在官员信誓旦旦解决他们的问题后下来,但不久即音讯全无。

图片:辽宁访民爬高寻死被判刑,一审判决书(权利运动博客/丁小提供)
图片:辽宁访民爬高寻死被判刑,一审判决书(权利运动博客/丁小提供) Photo: RFA
本周,长期关注访民的权利运动博客,从家属处获悉这七名葫芦岛市建昌县的抗议者中四人已经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审判刑2到4年。

其中,被判刑四年的韩锡轩的姐姐周五告诉本台:“就在北京爬烟囱的事情,四个判了,八月底一审判的,都上诉了。终审判决还没下来呢。”
 
以死抗争背后是一个个因申诉不公反复遭地方迫害的个案。

如韩锡轩的妻子因阻拦征地被关押98天后精神失常,他为此上访7年;被判两年的韩玉成因抗议征地被拘留后失明,上访十年;判刑三年的范翠珍,为了儿子被杀一案的判决,上访十五年;被判两年因为七十多岁高龄而在家执行的刘清荣老太太,因为儿子死于矿难仅获赔一万五千元赔偿,从十五年前开始上访。
 
更加讽刺的是,从烟囱上下来以后,官方如承诺般对他们遭受的不公进行了20到150万元不等的国家赔偿,但在短短1天内,就以“涉嫌敲诈勒索”将他们拘留,并没收了这笔所谓“非法所得”的款项,更成了其后定罪罪证之一。

在检察院批捕时才将罪名改为涉嫌聚众扰乱秩序。

韩锡轩的姐姐说:“不是说要挟你政府,我弟妹生活不能自理,我弟长年看着她家里没有生活来源,两个孩子没钱上学了,所以这次去寻死,解脱了,也就不活了。后来被救了,事情也说解决了,大家都挺那啥的,跟着回来就扣押在看守所了,事情也不管你这事儿,就把你判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