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访民为屈死狱中亲弟伸冤尝尽磨难(组图)

天津市的一位居民在狱中被说成心脏病突发死亡,而家属发现死者身上有二十多处伤,监狱不做交代却要想用钱来封口,死者哥哥想讨公道,但十年上访不果,反被拘留及劳动教养。他向本台投诉,周四接受了采访。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2010-07-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胜杰的尸检报告 (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王胜杰的尸检报告 (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图片:被天津监狱声称死于心脏病的王胜杰,家属发现二十多处伤痕。(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被天津监狱声称死于心脏病的王胜杰,家属发现二十多处伤痕。(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王胜利自2001年起至今,为弟弟王胜杰冤死监狱,讨还公道,走过了十年漫长的上访之路。他发到本台“公民爆料箱”的电子邮件说,2001年8月,他母亲刚去世不久,接到天津市杨柳青监狱的通知,正在监狱服刑的弟弟王胜杰于28日下午6点左右,因心脏病突发死亡。狱方还说,王胜杰于下午3时左右,在收工去浴室的路上,说自己心里难受,然后慢慢蹲下后死亡。王胜利星期四对本台说,监狱告诉他,监狱检察官立即进行验身:“验明正身之后,你弟弟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绝对没有人打他,已经到中北斜镇殡仪馆冰柜里(保存)”。
 
第二天上午,家属在狱方和检察院的带领下到殡仪馆。王胜利掀开布:“我这一看,我弟弟还穿着犯人衣服,我说他现在还有罪吗?他们说没有罪了,我说没有罪为什么现在还穿犯人衣服”。
 
王胜利说,当把尸体翻过来擦背面时,妹妹与在场的朋友都大吃一惊:“我弟弟有二十多处外伤,还有警绳勒过的痕迹,还有鞭子痕迹、脚脖子戴着械具那个(痕迹),当时狱方看见很慌张,说没有看见,这是我们失职。我照相,当时阻拦我们家属,不让我们拍,警方当时很慌张的样子。”
 
当天下午王先生和妹妹及妹夫三人到天津市监狱管理局投诉。王先生说:“监狱局的张科长来接见的我,说我们给你调查,一定帮你查清楚。”王先生说,监狱管理局当时并不知道杨柳青监狱有人死亡。
 
无奈之下8月31日,王胜利又到天津市检察院监所处,接待他的周宝东检察官同样是让他们回家等候消息,过了两天检察院打电话来说,狱方答应给你四十万元作为赔偿,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向狱方说一说再加点,王胜利说,他当场就拒绝了。
 
本台致电天津市检察院监所处,电话无人接听,记者致电杨柳青监狱狱政科,对方听说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查询:“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那个我不能在电话里跟您解答”。
记者:为什么?
监狱:这涉及有些内容,我确实不了解你的身份,你要有相关的证件才行。
记者:他哥哥好像找过你们很多次。
监狱:对,这个情况我不太了解。
 
在天津投诉无门,多家律师事务所拒绝受理的情况下,王胜利踏上了进京上访路,然而他在当局眼中成了监控目标。他说:“24小时监控,派出所还有当地的居委会,阻拦上北京上访,找流氓地痞,对我采取种种卑鄙手段,你再闹的话,黑道弄你,官方弄你,反正你好不了”。
 
2008年8月21日,王胜利到北京看病,却被当成访民:“上北京前海医院看病去,那时我带了四张大x光片,两份诊断证明书,到北京下午五点了,我想在北京停留一晚,我没想到坐20路汽车行驶中,被北京警方截获”。
 
第三天,两次被拘留的王胜利又被劳教:“8月24号就对我采取劳动教养一年半,是扰乱北京公共场所秩序,他们什么证据都没有,我在北京也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
 
回忆近十年的上访路,对身患残疾的王胜利来说,没有终点,他感叹到:“有时候自己在北京想到自杀,想到死,活的希望怎么就没有了。我在天安门城楼下,给毛主席磕过头,我说现在这个社会难道说都这么黑暗,现在这帮小鬼们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吃人民、喝人民、打人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