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三网民二审未判 律师发言受阻被告被逐(图)

福建网民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三人不久前被法院判刑,经上诉,星期天福州市中级法院进行二审。出庭律师告诉本台,律师和被告的发言多次被法官打断,而关键证人林秀英,开庭前一天,被公安带走。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06-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家属在法院外,要求公正审判。(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家属在法院外,要求公正审判。(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福建网民范燕琼、吴华英、游精佑因在网上披露闽清“严晓玲被轮奸致死事件”,4月16日,被福州市马尾区法院以“诽谤罪”,分别判囚三人两年及至一年徒刑,于是提出上诉。案件于星期天在福州中院开庭,吴华英的女儿杜梅开庭前告诉本台,当局设卡,禁止声援者接近:“在横江这边的站已经给他们拦下来了,我数了一下,将近有三十个人,用人墙把道路封住了,有很多群众不满意,问(公安)都去上班,为什么不能过去,他们都不给作答,就说走了走了”。

图片:福建三网民上诉案,星期天在福州中院开庭,当地采取封路措施。(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福建三网民上诉案,星期天在福州中院开庭,当地采取封路措施。(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游精佑的女儿游豫瑾告诉记者,与前两次开庭一样,法院只准每家三名家属旁听:“我早晨到的时候就发现法院周围是圆圈式的封锁,不管走哪条路都进不去,我也问了其中的保安,他们说,起码今天有400个保安,原先不让我们进,我们就把旁听证给他们看,他们说,叫我们三个家属会合后,一起进去”。

庭审进行了约五个小时,由上午8半30分至下午1点30分结束,范燕琼的辩护人李方平告诉本台,法庭未当庭宣判:“择日宣判,但今天连进门的话,两支冲锋枪守着,还有很多警察,其实没有必要,因为进去的只有九名家属和四位律师,这一次可能来临很多领导,所以整个法庭对律师的发言,限制特别多,远比一审法院要厉害”。

李方平说,与以往不同的是法官请来了技术鉴定人员,证明严晓玲死于“输卵管破裂”,并将泡在防腐剂中的样本呈给法官:“但是,我们也问了,这个东西(证据)是不是严晓玲的,跟她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是否做了比对,现在这个也不清楚,所以家属的意见是,身孕已经四个月了,为什么不检测她的胚胎,她(严晓玲母亲林秀英)也提出重新鉴定,可是法医告诉我们,当时的坯胎已经处理掉了”。
    
换言之,林秀英提出的重新鉴定,已经不可能。李方平,刘晓原等多名律师在前一天接到林秀英家人的电话,指上午9点50分左右,20名公安和便衣,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强行闯入林秀英家,将她推上一辆车牌号为闽A-90695的车辆。游精佑的侄子游豫平说:“林秀英昨天已经被架走了,不让她来”。

出庭的另一位辩护人金光鸿律师告诉记者,范燕琼身体欠佳,当天戴氧气呼吸机出庭,却由于激动,多次被驱离法庭:“上诉人的发言和律师的发言经常被打断,范燕琼被请出法庭估计有五到七次,她不断的质问公诉人和法官,包括他最后的陈述只念了一半,就被打断了,说与本案无关。吴华英被请出法庭一次”。

据李方平律师表示,公诉人指三名被告的贴子引来十多万的跟贴及评论,扰乱了互联网的管理秩序。李方平认为,跟贴多并不能证明网络秩序已经损害,因此,这些证据与本案无关。

由于当局加强戒备,前往声援的网民与前一次的约一千人比较,明显减少,游精佑的女儿游豫璟解释:“觉得这次开庭是一个陷阱,比较危险,所以大家抱着一种耍弄他们的心态,他们保护现场的人越多,我们声援的人越少,表现出我们对他们的蔑视”。关注此案的“三网民关注团”周日上午发表四点声明,抗议法院司法不公。

此案的起因是25岁的严晓玲于2008年离奇死亡,当局指她是死于宫外孕出血。范燕琼、吴华英及游精佑在网上发布对严晓玲母亲林秀英的访谈,指女儿是被轮奸致死,引来网上激烈评论,结果他们三人被判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