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傅国涌状告杭州下城区政府强迁(组图)

历史学者傅国涌状告杭州下城区政府违法拆迁一案周一开庭,这是近年来越来越多民告官案件受挫后一起牵涉名人的拆迁诉讼,引发公众的极大关注。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10-06-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傅国涌等居民所指证下城区政府成立事业单位专门从事拆迁商业行为  (傅国涌提供/记者心语)
图片:傅国涌等居民所指证下城区政府成立事业单位专门从事拆迁商业行为 (傅国涌提供/记者心语)
Photo: RFA



著有《金庸传》的历史学者傅国涌等状告杭州下城区政府违法一案最终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6月21日上午9点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19法庭开庭。傅国涌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今天来的涉及到的拆迁人,大约有四五十位,但法庭设计了一些技术性限制,他们发的旁听证只有二十张,所以我们共只有二十人进法庭内。”
 
傅国涌和数十位居民起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是杭州下城区政府设立事业单位,直接准备强行拆迁,侵犯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之前对此申请过下城区政府行政复议,而该政府于3月26日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给出的答复是:“本机关认为设立杭州市下城区百井坊巷地区综合改造指挥部的具体行政行为并未侵犯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该具体行政行为与申请人无利害关系”,故不予受理。
 
事件的起因是杭州市下城区政府批准设立一个事业单位(即工程指挥部)之后,对傅国涌和超过上百户的百井坊地区进行有计划强拆,傅国涌曾经写道,“在夜色的掩护下,杭州下城区百井坊综合改造工程指挥部悄悄出动,在我们的房子外面到处画上了鲜红的‘拆’字,一觉醒来,满巷满弄,到处都是一个‘拆’字”。
 
今年五月,居民们起诉杭州市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因为正是这个部门作出的批复,成为拆迁的依据。批复书还抄送因为腐败案被逮捕的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落马的腐败官员的决策仍然生效。下城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却说,杭州市发改委同意将百井坊地块列入政府储备土地出让前期准备计划的批复,“与原告的权利义务不产生直接的实际影响”,故不属于受案范围。
 

图片:营业执照证实政府是商业拆迁行为的直接受益者   (傅国涌提供/记者心语)
图片:营业执照证实政府是商业拆迁行为的直接受益者 (傅国涌提供/记者心语) Photo: RFA











周一的庭审并没有当天宣判,法官宣布将会择日宣布结果。庭审结束后,傅国涌表示:“我们面对政府的一个违法行为,如我们不诉讼它,不告它,不走到法庭这一步,那就是让它这样的非法行为来侵害我们的非法权力,如此便是放任侵害。现在至少表明我们公民的姿态,至少将我们的声音及观点表达出来。
 
今年5月5日,傅国涌先生在《财经》网上发表文章表示,“在艰难的诉讼过程中,我充分见识了民告官之难,难于上青天。至少已经有几个起诉,都被法院轻轻松松一句话,裁定不受理”。此后再经过民众的一再努力,新的诉讼终于被杭州市中级法院受理。
 
网友在傅国涌的博客上评价,“权利要靠争取,不去争取,天上绝不会掉馅饼。公民意识觉醒迫使法院受理,也是一大进步”,周一庭审也到场声援的网友昆仑峰表示:“近几年强拆事件在国内是屡见不鲜,我觉得这件事有意义的是,因为这件事牵涉到的不仅仅是普通民众的利益,因为他是有名的历史学家,而他的个人权益也无法受到保障,那一般人的权利更无法受到保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