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燕琼游行平反“六四”回家被包围 被拘留张修芹遍体鳞伤陷昏迷(图)

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周三与十几名访民到法院门前打出“平反六四”横幅,回到家后被大批警察包围,敲门。此外,因到上海党代会会场门外抗议而被刑事拘留的访民张修芹满身伤痕,昏迷不醒的被抬进医院,家属表示要追究。
2012-05-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范燕琼与上访者在福建省延平区法院前请愿。 (维权网)
图片: 范燕琼与上访者在福建省延平区法院前请愿。 (维权网)

在贵阳发生民间公开举办平反“六四 ”的集会后,福建周三也发生类似事件。维权人士范燕琼周三上午带领十五六名上访者前往南平市延平区法院前公开打出“平反六四”、“支持温家宝政治改革”等横幅,引来过往行人的围观与呼应,随后他们举着横幅一路游行,其间并无受到官方人员的阻拦,但回家之后,却遭到大批警察包围,敲门。

范燕琼当天下午三点对本台记者表示:好几起案子在延平开庭,早上我就领着大家到门口去声援,觉得“六四”就要到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要为死去的说一些话,最重要的要支持温家宝的政治改革,大家举起牌以后,就在主干道他们把我(轮椅)推回来,到家后我的门就给国保包围了,他们在叫嚣,说我今天是犯罪行为,门敲了一个小时,很多人打电话声援我他们才停下来,现在都在外面等着抓我呢,搞得我的家里人都很恐惧,他现在刚刚停下来,敲得我肺都要炸了,如果我家里有预备炸药包我就会开门跟他们一起同归于尽。

范燕琼表示:如果不为“六四”死去的人说话,会愧对自己的良心!

她说:我只是想推进国家的政治改革,遏制腐败,也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说一句话,他就这样整我,这个国家还让不让我们老百姓要自由了,要人权了,那么多的人为了我们国家的进步付出了代价,现在邓小平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不平反呢,给人家一个说法呢,生命是无价的,人家付出了,我说一句公道话都不行,我说说而已,我能够做什么,就是呼吁一下,就这样子来对付我。

范燕琼情绪激动,当时血压升到220,他的前夫林辉血压也升到了190。但是他们却不能出门看病,晚上七点半,范燕琼对本台表示,警察的敲门声刚刚停下,估计外面还有人把守,她也在skype 上对外发出了SOS的紧急呼吁,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事件。关注她及家人的安危,并已经与其家人做好今后几天也留在家里的打算。

范燕琼早前因上访十数年被多次拘留, 2009年她在怀疑被官员迫害的严晓玲致死案中代写状书为死者鸣冤而入狱,即震惊社会各界的“三网友案”的当事人之一。之后她被以“诽谤罪”获刑两年,在监狱期间患严重的肌肉萎缩症和心血管疾病,出狱后面临高额的治疗费用。

此外,在19号下午因到上海党代会会场外喊冤的张修芹当天被警察抓走并刑事拘留,后来改成行政拘留十天,她在周二获释时浑身是伤,处于半昏迷状态,后来在家属的一再抗议下,公安带她前往医院看病,扔下一千块钱就不见踪影。

本台记者周三打电话给正在医院陪伴妻子的吴如云询问情况,他表示:从昨天他们公安局付了一点钱就走掉到现在也没人理,没人问,医院已开了单子要求付费治疗的,由于没付钱也就没能治疗了,我又打110,又找警察,警察找不到,电话铃响没人接,现在她就是昏睡,头晕,医生检查大问题没有,有好多东西因为没付钱也不检查了。
据悉,张修芹身上,脸上,头上都有瘀青,肿块,据说进入看守所的第四天就被管教教唆看守所的犯人捆绑了超过20多小时,导致其左手失去活动能力。

吴如云说:管教指使两个犯人把她的东西抢掉,跟他们就这样子搞起来了,把她戴手铐带出去,又把她绑起来,连续绑了20多小时,最后她吃不消了,最后人完全是昏睡了,22号那天到现在。

张修芹因1997年拆迁“房屋被抢”而上访,是去年11月11日数十名到山东临沂看望陈光诚的访民之一。

以上是自由亚后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