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当局高压监控各地人士纪念“六四”

当年参加八九民主运动的前北京农业大学学生、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在软禁中祭奠“六四”亡灵。湖北民运人士秦永敏等人通过网络与他一同祭奠、并绝食24小时。
2011-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参加八九民主运动的当年北京农业大学学生、四川民主维权人士陈云飞,在被软禁的农场里举行了对“六四”亡灵的祭奠,同时与他一起通过网络祭奠的还有一些民主人士,湖北的秦永敏是其中之一,他们还绝食24小时。
 
秦永敏周一对本台表示:从6月1号开始,就有几个警察把他控制在家里,不让他离开他的农场。6月3号晚上,陈云飞按照自己多年的惯例,在被限制的农场里用蜡烛组成一个“六四”字样,然后到傍晚开始就和我联系,两人一起以这种方式纪念六四,他来主持我也参加,在网上进行了六四的悼念活动,绝食活动,还有其他朋友也参加了,也从这天晚上开始绝食24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当局一直派人与他一起住,6月4号,当局又派人到他那里把他的手机给抢了,把他侄儿的手机也偷去了。
 
本台记者打电话给陈云飞,但无法接通,据悉,目前陈云飞仍被控制。
 
成功聚集悼念的还有安徽蚌埠的七名民主人士,他们在“六四”当晚七点在饭店以聚餐的形式纪念。但有国保在旁监视,并拍照。
 
其中张林对本台表示:“六四”晚上包括我女儿有七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谈论22年前的事情,对献出生命的人表示哀悼,照了几张相,大家照相的时候伸出自己的手摆出“六四”这两个数字,别的也没有什么,因为最近情况还是比较紧张的,我们还是很谨慎的。附近有一桌人在监视我们,并给我们拍照。
 
而秦永敏几天来也被当局严密监控,6月3号一名到他家里的年轻义工从他家门出去即被拉往公安局问询了三个多小时。
 
秦永敏说:从6月1号开始,社区的社保主任代表当局上门说了一些话,6月2号来了区国保的十来个人,可能还是因为胡锦涛那天到这边来,到了6月3号,我这里来了江西抚州的一个小伙子,23岁,呆了三个小时,下午两点出门,出门后我给他打电话就没有回音,到了5:30他才发短信告诉我在当局的警车上被盘问了三个半小时。6月4号武汉在下大雨,所以没有出门,今年“六四”就这么过去了,我想全国各地的朋友都一样。
 
据了解,北京的民运人士几乎全部被控制,包括何德普、查建国、高洪明、胡石根、李海等,而南宁维权人士端启宪、张维相约“六四”那天以绝食来纪念,但他俩当天中午在大街行走时被国保拦截,之后被带到了派出所,至半夜12点才获释回家。
 
此外,一些被带出旅游的人士有的已经回到家里,陕西的杨海、张鉴康等人已回到家中。
 
其中张鉴康周一对本台表示:昨天中午回来的,去了三个地方,成都、宜宾、重庆,在那里每天都出去爬山,跟其它旅游差别不大。其他朋友我还不清楚,每年都成惯例了,他们用这种曲折的方式,我们也只能用这种曲折的方式来纪念“六四”吧。
 
秦永敏表示,从目前情况看,离平反“六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他说:从目前中国政局的发展来说,我想要求平反“六四”呼声越来越高,对当局来说,事件相距越来越远,直接责任人有的去世,有的在苟延残喘,那么当局的态度也一直在变化。我想,这个事情在未来几年里在中国人民的要求之下应该会有一个阶段性的成果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