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政在多伦多祭奠六四死难者(视频,图)

方政到多伦多六四纪念壁雕前祭奠在六四屠杀中的死难者,并回应有关中国公安联系六四难属,企图和六四难属私了的做法。他表示,解决六四事件必须坚持天安门母亲提出的三项原则。
2011-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载视频 文件


图片:轮椅上的方政,在多伦多大学校园内的六四纪念壁雕前,向受难者致敬(锡红摄)
图片:轮椅上的方政,在多伦多大学校园内的六四纪念壁雕前,向受难者致敬(锡红摄) Photo: RFA
六四勇士及伤残者方政在离开多伦多赴纽约出席在联合国前的六四纪念活动之前,特意赶到多伦多大学校园内的六四纪念壁雕前,祭奠六四死难者。加拿大多伦多在过去22年的烛光悼念会,一直都是在这个纪念壁雕前举行,每年都有数百名、甚至上千名市民出席悼念会。方政表示,非常感谢多伦多市民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关注和支持。
 
方政在纪念壁雕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回应“天安门母亲”披露,有中共公安在近期联系个别六四难属,试图用金钱和难属进行私了的做法。他说,完全认同“天安门母亲”作出的表态,他认为,解决六四问题必须在公布真相和进行司法追究的基础上,通过法律途径进行赔偿。
 
记者:“你怎么看待,在六四屠杀过去22年之后,中国官方现在主动和六四受难者家属进行联系,并且提出了赔偿的意向。”
 
方政:“据我了解,这只是北京市一个区的地方公安部门,和一个难属之间有这样的接触。当然这种接触也是一个新的形势,按照他们传出来的话说是多少钱可以解决问题,其实并没有提赔偿两个字。咱们可以理解为是试探性的,想通过赔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不敢肯定这是不是最终上面的一个意思,也许只是一个试探。我想在目前这段时间,其实地方这种维稳的需要,尤其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可能是某些地方的部门或公安,只是为了他的一些维稳的需要,做出了一种试探。目前还不敢肯定是一种具有全国性的,具有整个事件的决策性的结果。”
 
记者:“也就是说,可能是有地方政府或具体的官员,想要从自己身边减压。是不是也有这个可能性?”
 
方政:“对。应该是看成这样的一种做法。当然也不排除是一种试探性的接触,想看看作为六四受难者群体,特别是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我也很快在网上看到了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做出了一个回应。我觉得这个回应也是非常正确。”
 
记者:“天安门母亲的回应主要说,她们一定要维持几个底线。”方政:“对。”记者:“你怎么看待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目前的这个回应?”
 
方政:“首先我认为这个回应还是比较积极正确的。基本上和我感受和要表达的差不多。其实我也是在考虑,一般来说,我们不应该去拒绝,或者说,我们现在欢迎任何一种形式,只要是对难属现在的生活有所改变的任何一种方式,我还是积极欢迎的,包括任何一种试探。我觉得这都是往前走的尝试。在六四过去22年这些长的时间中,也是有些或者私下里,或者单位中,或者其它地方部门,对某一些六四的受难者,当然不一定都是死难者家属,也有一些其他的受难者,也做出了这种妥协性的,或者有一定协商性质的适度的解决。当然这些都是局部的,个案的,并不影响将来对整个六四事件的一个完整的诉求。”
 
记者:“我看丁老师也确实说过,作为难属,沟通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方政:“当然。”记者:“但是一定不能放弃一些条件。”方政:“对。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要有底线。”记者:“那么你认为这接触和沟通的过程当中,哪些原则是重要的?”方政:“第一步就是要真相;然后要厘清责任,要有一个追究问责。如果谈到赔偿的层面,那是一个法律的层面,不是几个人私下沟通的问题,你看多少钱可以。这不是一个买卖,更不是一个交易,要走上一个法制的途径来解决。”记者:“就是不能用交易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方政:“对。这是底线。”记者:“谢谢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
 
方政已经于6月2日傍晚离开多伦多,前往纽约继续出席六四22周年纪念活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从加拿大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