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催泪弹攻村千警封锁断粮 乌坎村五被捕村民两死三残(组图)

广东陆丰当局周日凌晨出动逾千防暴公安攻入乌坎村镇压,并发射催泪弹。当局还称,被拘留的嫌疑人薛锦波在拘留期间,因心脏病猝死,村民质疑。另有消息称,还有一名正在抢救的村民曾昭亮周一晚死亡。该村出入口已被公安封锁,运粮车无法进村。
2011-1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公安封锁乌坎村。(新浪微博)
图片:公安封锁乌坎村。(新浪微博) Photo: RFA
图片:被公安关押期间猝死的村民薛锦波。(新浪微博)
图片:被公安关押期间猝死的村民薛锦波。(新浪微博) Photo: RFA
9月及11月发生过两次村民维权的乌坎村星期天发生公安镇压村民事件。继警方日前秘密抓捕五名参与维权的村民后,一千多名防暴公安周日凌晨在催泪弹和水炮的掩护下,攻入该村,声称搜捕组织9月骚乱的领导者,村民设置路障抵抗。

    乌坎村邻村的一位村民杨女士星期一告诉本台:“凌晨起来就是了。”
    记者:有没有放催泪弹?
    回答:有,有听人说。
    记者:放了多少颗催泪弹知道吗?
    回答:我不知道。
    记者:有没有村民受伤?
    回答:村民以前有,以前打架的时候有很多村民受伤。老百姓是好人,是他(村官)贪财太多了,村民就个个人都反映。

    据《南方网》周一报道称,周日即12月11日凌晨,汕尾、陆丰二级公安机关组织出动公安、武警、边防等开展清障行动。对乌坎村路障周围20多名聚集干扰清障的人员进行了驱散,并缴获了一批阻车钉板、刀具、木棍、横幅等。清障队伍于11日上午7时许返回驻地。

    杨女士说,目前公安封锁了全村路口:“今天乌坎村的路全部都不给过,每个路口都有人,都有警察,抓了3个人。”
    记者:听说有上千人,有没有那么多?
    回答:可能有。村民都没有出来买菜,什么都没有了。村民说是做官的贪钱财贪得太多了,做官的贪钱财太恐怖了。

    周日傍晚,陆丰市新闻办发出通告,12月11日,犯罪嫌疑人薛锦波,在羁押期间(第三天),突感身体异常,被紧急送往汕尾市逸挥基金医院抢治,经持续抢救无效死亡。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已初步排除其它死因。

    而村民均不相信当局的解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村民说:“警察封住路口。有个代表被警察抓进去,然后打死了。其实我们没有什么错,就是为了土地。”
    记者:你们相信政府这种解释吗?
    回答:不相信,他那个人身体很好的。

    有消息称另有两名被扣村民重伤,一人在抢救。有网民在新浪微博写道,薛锦波家人看到遗体时,薛的胸部已被打坏,背上有被戳过的印记。家人还被禁止带手机等通讯设备探视遗体。另一位网民写道,被捕者曾昭亮也在抢救,去的时候都是好好的。

    记者截稿前,有网民发消息说,曾昭亮也已死亡,至此,被抓走到的五位村民,两死三残。

    星期一,村民在村委会门口挂起白布,祭奠死者。村民对记者说,希望外界关注他们的现状:“现在有很多人都在骗我们,现在乌坎村里很乱很乱,真的很乱,好像打仗一样。就是我们村民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过了,米也进不来,海上也调查,就是我们吃个饭也一样。现在过得很苦很苦了,警察在外面,现在还没有警察进来。前天晚上有警察进来,这一帮警察在一家酒店里。就请你们帮忙帮帮我们,我们真的很惨很惨。”

    有村民发帖说,“连外面送米进村的车都给轰走!但我们是不会屈服你们这些贪官污吏的!要拿起拳头捍卫自己的家园!”

 

    村民说,他们不知当局封村要持续多久。

    上周六,当局对外宣布拘捕3名“9.21乌坎村事件中的打砸分子”,同时取缔“乌坎村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乌坎村妇女代表联合会”两个“非法组织”。还称村民受“境外势力煽动”,又指境外传媒在事件中“煽风点火”。据报,有数千村民因此堵路抗议,结果遭到镇压。

    星期一,多位村民已不敢和记者对话,一位稍大胆的村民对记者说:“昨天、前几天都是好多人,都是这样子。昨天都几千个村民在抗议了。”

    村民于今年9月和11月两次大规模抗议村官未经村民大会私下出让农田数千亩、护林地逾万亩,前者引发骚乱。而11月代市长曾出面接信。

    也有网民对这次事件发表评论,署名“北师大教授”写道::事件虽有过激行为,但性质是村民维权行动。侵权在先,维权在后,市委领导却说,事件被村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炒作、利用、煽动,境外势力推波助澜,改变了性质。自己工作失误,不反思、不自省,上纲上线,动辄扯上外部势力,为推卸责任和暴力压制提供依据。此思路不改,永无稳定与和谐。

    村民陈先生说:“说市政府下来调查事情到现在三个多月了还没处理。警方站在政府那边,他是政府那边的。村干部都是黑的,大小干部都是黑的,卖的钱都是当官的有,村民都没有,土地卖了以后都是这样子。”

    而当局将如何处置被捕村民及该村后续发展,各界将继续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评论 (5)
Share

匿名游客

皇天已死,

2011-12-18 03:52

匿名游客

除了装备进步之外,中国公安和党政体系对民怨暴动的对策几十年来没改变:镇压,杀几个带头的杀鸡儆猴,關几个小官做代罪羔羊。但是基本的贪污和百姓权益问题仍无解决。长久積压的民怨总有一天会由点连成线,由线连成面,一发不可收拾。

2011-12-17 12:41

匿名游客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2011-12-13 01:07

匿名游客

对于这样的暴政人民还能忍耐多久?

2011-12-12 22:23

匿名游客

罪恶滔天,自掘坟墓

2011-12-12 11:04

查看所有评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