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运动五周年"系列一:前线抗争者的反思

2024.06.16 23:59 ET
"反送中运动五周年"系列一:前线抗争者的反思 2019反送中运动时,街头的抗争者与警察对峙。
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已发生五年了,截至今年三月,有一万两千多人因涉嫌参与反送中示威被拘捕,参与抗争后流亡海外的前线抗争者人数更难以统计。本台在"反送中运动五周年"专题系列首集,专访三名流亡到台湾的前线抗争者,剖析他们对反送中运动的看法与反思。

“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五年前,只有十五岁还是初中生的芝仔,在反送中运动首次踏上抗争路,从协助运送物资到站在最前线与警察对峙。芝仔表示,参与理大冲突救人行动最为难忘,五年后还记得当时的恐惧感觉。

芝仔说:“理大事件的印象很深刻,我不是每次都会穿full gear(全套装备),那次怕自己会被抓,如果真的被枪打到不知道会怎么样,所以穿full gear出去。我是专业急救员,我把整个急救包带出去。这次真的有救到人,有伤势严重的,他完全没办法走路,我要把他整个背起来再游绳把他背下去。真的没有预期情况会那么差,让我有点恐惧的原因是我第一次看警察的武力那么重,有很多人就是一直在那流血。”

芝仔表示,在理大救人行动后他也离开了抗争前线,因为他发现,在经历近半年示威后,自己的身心已到达临界点。

芝仔说:“很老实说,我感觉自己是在做很正确的事,只是每次出去都有很沉重的感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我在理大事件之后,我的食欲不太好,因为有人救不到,我有很强烈的罪恶感。我知道我已经很不妥,有时候上课的时候,会闻TG(催泪弹)的味道,我也知道我是在教室里,不可能有催泪弹,但是就是很想吐,只能硬撑下去,继续把课上完。”

2019年11月18日,防暴警察在香港理工大学抓捕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11月18日,防暴警察在香港理工大学抓捕抗议者。(美联社)

15岁前线抗争者坚信光复香港、“煲底”相见承诺终会实现

在理大冲突后,香港的局面越见紧张。芝仔的妈妈是台湾人,在家人和朋友的劝告下,他在2020年初离开香港到台湾。他承认,到台湾后有一段时间也难以放下香港的事情,身心仍然处于像在抗争的紧綳状态,需要寻求心理谘询协助。芝仔在这5年从离开香港到台湾,再转到美国升学,一直在回想反送中运动的经历,芝仔表示,初心不变。

芝仔说:“光复香港,世代革命!‘煲底’下见,我希望还是会有机会啊。现在是有一种很矛盾的感觉,因为这几年我跟一些手足聊天,一直觉得为什么没有人出来?为什么我们好像做了很多、付出很多,好像现在只是剩下我一个人。但是其实也明白社会运动的本质就是大众参与的东西,不是说你举一支旗杆出来后面就会有人跟着你,每次都会成功,对不对?”

前线抗争者﹕反送中抗争揭穿中共港共丑恶 不算失败

同样在理大冲突有参与救人的前线抗争者Anson,2020年初因为抗争的队友被拘捕,刚好出差不在香港的他也开始了流亡的生活,目前以专案的身份留在台湾。他表示,虽然他们的付出没有为香港换来更多民主自由,但不代表反送中运动是失败。

Anson说:“我们有尽过力有争取过,我觉得不算是失败。因为我们成功让大家觉醒,知道中共和港府是如何的骗人民和丑恶。如果没有抗争发生,大家只是被温水煮的青蛙,或者像在等待被宰的猪,因为香港迟早也会变成今天的模样,我们所做的只是把事情加速。”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学与警察发生冲突时爬上了栏杆。(美联社)
2019年11月18日,示威者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学与警察发生冲突时爬上了栏杆。(美联社)

反送中运动时,Anson几乎每次示威都有参与,虽然当年的手足们只靠群组和化名联络,不知大家的真实身份,事隔5年依然很挂念曾出生入死的手足们。尽管当年抗争的细节已随年月逐渐淡忘,但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是香港人和对香港的感情。

Anson说:“怎样说我也是香港人,会继续看香港新闻,了解在香港发生的事。是有想念队友,大家是曾经一齐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们虽然有见过面,但彼此没有留下真实的名字,在群组解散后已没有联络,没有姓名、也没有联络方法,群组和帐户被查封后也无法找回曾经的队友,到看新闻知道队友被抓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这份情谊现在只能留在心中。”

蔡智豪:我们见证香港抗争历史 要继续发声

芝仔和Anson离开香港后,已很少参与社会运动。同样流亡台湾的抗争者蔡智豪有不同的选择,继续以反送中抗争者的身份发声。蔡智豪表示,想让国际社会继续关注香港,必须要有人脱去面罩站出来说出真相。

蔡智豪说:“有人问说你愿意为香港抗争付出多少?我既然说了我要付出我这一生,我的人生方向都往这边走了,那家人的话就只能写一份断绝关系声明书。所以我觉得不是什么勇气了,而是说不能因为每个人都害怕和躲起来,声音都被代表,然后被人家遗忘掉。我们的职责就是让香港发生的历史,真正的历史不要被中共洗掉,我们出来用真实身份出来讲话,这样才可以被记住,告诉大家这是真的,我们都是历史本身。”

蔡智豪表示,参与2019年反送中示威的人是香港抗争历史的见证人,要继续发声守护真相。(陈子非摄)
蔡智豪表示,参与2019年反送中示威的人是香港抗争历史的见证人,要继续发声守护真相。(陈子非摄)

新走上街头,蔡智豪参与了青鸟行动和六四的活动。他表示,在台湾的前几年一直受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影响,但他意识到要走出情绪的低谷,才能继续为香港出力,这份信念和身边人的支持,鼓励他重新上路。

蔡智豪说:“跟很多人一样也是很无奈和很悲伤,毕竟没有人想要离开自己的家乡。我们都是因为爱香港才要站出来去抗争,但被迫流亡和离开,这是满悲伤的事情。其实到今年年头为止,我也受PTSD影响。让我最痛苦的不是那些打在我身上的伤痛,而是我看到香港人、手足们被警察逮捕,甚至受难。我做梦也是看到我站在光圈里面但走不出去,对面的光圈他们正在被受难,正在被警察虐待,我却帮不了忙。但我是鞭策自己,让自己不要停滞在一个很自责悲伤的情况之下,要化悲愤为动力,继续为香港的抗争出力。”

蔡智豪从忧鬱中走出来,开始重新投入公民社会,在青鸟行动的舞台前协助保安的工作,协助守护台湾的民主自由。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陈美华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