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港人家屬委託律師被秋後算帳:盧思位任全牛遭取消執業資格

2021.01.04 13:3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十二港人家屬委託律師被秋後算帳:盧思位任全牛遭取消執業資格 受到十二港人委託的中國大陸律師盧思位和任全牛遭“取消執業資格”。
Photo: RFA

受“十二港人”家屬委託的大陸律師盧思位和任全牛週一(4日)獲通知,因在網上“發表不當言論”,擬吊銷其律師執業證書。“十二港人關注組”發聲明譴責大陸當局報復性打壓。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接受本臺訪問表示,這明顯反映大陸當局針對協助港人家屬的維權律師展開清算,事件將令港人難以在大陸尋求法律支援。

中國四川省司法廳於1月4日發出通知,指盧思位在網上發表不當言論,時間長數量多,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擬給予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而按規定盧思位有陳述和申辯權,須在收到通知起 3 日內提出聽證要求,逾期會被視爲放棄有關權利。盧思位認爲,與 “12名港人案”有關,據悉,他會要求聽證。


港人喬映瑜被指涉及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盧思位是該港人家屬委託的大陸律師,他曾經在2020年 9 月撰文,分析案中被捕港人家屬關注議題,包括大陸官方審訊形式和司法過程,被捕港人的刑期以及快艇被截獲的疑點等。

另外,代表涉及偷越邊境罪的黃偉然的家屬委託大陸律師任全牛同日亦接獲河南省司法廳於2020年12月31日發出的通知,稱當局於12月21日調查其於2018年11月7日代理一宗張某朗等人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時,在庭審期間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和《律師執業管理辦法》,擬給予吊銷律師執業證書的行政處罰。但通知中未有交代是什麼行爲違法。通知同樣要求,在收到通知起 3 日內提出聽證。

2020年12月28日,被拘留香港人的家屬舉行新聞發佈會。(AP)
2020年12月28日,被拘留香港人的家屬舉行新聞發佈會。(AP)

律師任全牛:以律師法庭言論處罰很流氓

任全牛以書面回覆記者時稱,形容事件是“震驚、突然”,大陸當局疑借用另一宗案件作爲他處理12港人案的打壓藉口,稱當局“以律師法庭言論處罰很流氓,下一步再研究”。

盧思位和任全牛早前曾多次到深圳鹽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均被當局以被告已委託官派律師爲由拒絕會見。他們與多位被捕港人家屬委託的大陸律師,曾透露被國保跟蹤,被官方多次約談,警告他們不要辦理 12 港人案和接受傳媒訪問,否則會弔銷他們律師執照。惟兩人無懼風險,還不時公開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批評大陸司法不公和被捕港人人權問題,但他們近日已減少公開受訪。

十二港人關注組:譴責中國當局報復性打壓

“十二港人關注組”同日在網上發聲明譴責中國當局打壓盧思位及任全牛,形容兩人“遭當局報復性打壓”,又稱當局在審結案件後即發出擬吊銷其律師執照的決定,“明顯是針對兩位律師敢冒當局不諱、堅持捍衛12港人基本權利,施以懲罰,斷其生計”。聲明中,12港人家屬再次感謝盧思位、任全牛及一衆中國人權律師,面對來自市、省、以至國家級的政治壓力,仍義無反顧接受家屬委託,鍥而不捨向當局爭取維護12港人權益,秉持尊業及操守,揭發案件黑幕。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大陸當局要”殺雞儆猴”

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杜松接受本臺訪問時認爲,明顯大陸已向協助港人家屬的盧思位和任全牛等維權律師展開清算,與“12港人案有關”。她指出,尤是盧思位過去曾處理多宗敏感案件都未有被吊銷執照,今次明顯是大陸當局針對該案向外界“殺雞儆猴”。

杜松: “12港人案中,盧律師是做了不少功夫。他被吊銷牌照是清算。過去他曾處理不少非常敏感案件,如余文生案、覃永沛案、王藏案等。在今次打壓,令人質疑是否要將維權圈子一網打盡。”

杜松認爲,事件將嚴重影響港人難以在大陸尋求法律支援。她解釋,12港人案整個司法程序中,不少家屬委託的大陸律師早先遭受官方威嚇,當中已有人因而中途退出。而有家屬委託的大陸律師連見當事人的權利都沒有,今次正式有律師被吊銷牌照,當局試圖嚇怕律師再接相關維權案件。

2020年12月28日,一名民主運動人士在中聯辦外舉着標語牌,要求釋放被中國當局扣留在海上的12名香港人。 (AP)
2020年12月28日,一名民主運動人士在中聯辦外舉着標語牌,要求釋放被中國當局扣留在海上的12名香港人。 (AP)

藺其磊:盧思位的勇敢觸怒中國當局

曾是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二審辯護律師的藺其磊以書面回應稱,盧思位是一直無畏無懼維護人權,“支持敬佩他的所做所爲,應當是所有中國律師學習的榜樣”。他譴責四川省司法廳,在盧代理的余文生、覃永沛、王藏案仍在審理當中,“當局只作爲是一個執行上級違法命令的傀儡部門”,肆意打壓報復。

藺其磊又稱,從2015年,中國人權律師被打壓以來,大陸的法治和人權災難環境愈來愈嚴酷,“尤是在國內敏感度最高的12港人案件,盧思位律師勇敢站出來進行了辯護和代理”,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把每一個案件該發佈的消息、細節,沒有任何恐懼地發佈出來,和回應國際媒體和人權機構的關切,這一系列行動明顯爲觸怒了中國司法機關、中國當局。

深圳鹽田法院官網於上週三(30日)公佈,涉及組織他人偷越邊境罪的鄧棨然,被判有期徒刑3年,並處罰金20,000元人民幣(即約3,066美金),被控同罪的喬映瑜則判有期徒刑兩年,並罰款15,000元人民幣(即約2,300美金)。涉及偷越邊境罪的鄭子豪、嚴文謙、張銘裕、張俊富、黃偉然、李子賢、李宇軒及郭子麟,則各判有期徒刑7個月,並處罰金10,000元人民幣(即約1,532美金)。另黃臨福及廖子文因案發時未成年不予起訴,已被遣返香港。

“12港人案”其中3名家屬正在深圳接受隔離檢疫14天,將爭取探視當事人。不過他們最終能否見到自己的親人,仍是未知之數。協助家屬的立法會前議員朱凱迪表示,10名港人將在哪裏服刑、家屬什麼時候可以探望,這些詳情仍沒有資料。

朱凱迪:“家屬會否上訴?這個問題本身好像很正常,但其實家屬回答不了,因爲他們根本沒辦法替家人上訴,他們也無法接觸家人問他是否上訴,所以看來上訴的機會不大。”

根據內地刑事訴訟流程,若被告人在10日上訴期不上訴,判決將會生效,家屬屆時纔有探視的機會。不過有傳媒報道,家屬向官派律師查詢探視安排,惟官派律師態度不積極,沒有正面回應他們的關注,香港保安局亦表明不會安排探視或陪同親友探望。

記者:李智智 鄭日堯  責編:胡力漢 安克  網絡: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