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事件一周年谜团重重 警方用国安法胁迫市民噤声


2020.08.31 08: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20244407541550.jpg 8月31日是831太子站事件一周年,一名妇女在香港地铁太子站外捧着鲜花。(AP)

 

周一是831太子站事件一周年,至今仍有多个谜团未解,包括警方当晚到底有没有打死人。监警会虽然提交了详细报告,但仍未释除公众疑虑。本台访问到曾被外界流传失踪、831事件的被捕人士 “韩宝生”,回忆当日事件的经过,他形容事件恍如恐怖袭击。当日亲历事件的前教大学生会会长梁耀霆也跟本台讲述他追寻831真相时的各种困难。

去年8月31日晚,大批警察冲入太子站月台及车厢,无差别地拘捕及追打市民,场面极度混乱。正当混乱之际,警方竟然封锁太子站,不允许传媒及义务急救员进入车站,加上当天消防人员点算伤者人数一度变更。在资讯不透明的情况下,不少香港市民质疑当日警方在站内打死人。



‘韩寳生’是当时被传6名的被捕人士之一,后来香港传媒传真社报道指已接触所有传闻中的 ‘死者’,证实他们均在清醒状态下被送往医院或警署。这位被网民流传失踪、名为‘韩寳生’的青年早前接受本台访问,澄清自己的真名是王茂俊,在8.31事件中被警方控告暴动等共8宗罪。他表示,自己在上月上庭前夕,到了英国寻求政治庇护,现时已与家人断绝关系,没有再联络身处香港的家人或朋友。

 

 

2019年8月31日,香港太子地铁站的一列火车内警方向市民施放胡椒喷剂。(美联社)
2019年8月31日,香港太子地铁站的一列火车内警方向市民施放胡椒喷剂。(美联社)

王茂俊向本台忆述,8.31当日警方突然冲入太子站,无差别地追赶并拘捕市民,情况犹如恐怖袭击。

王茂俊: “突然间很多‘速龙’警员,从这个方向冲过来,接着这条电梯上面全部都是防暴警察,我们全部人滞留在这个位置,他追着我们,推倒地上拘捕。当晚我很记得,他们是无差别地(打人),记得当时他们这样冲过来,全部人都照打,完全没有理会情况,就像恐怖袭击。”

传闻韩宝生遇袭死亡但没有即时澄清

8.31事件过后,不少网民纷纷开始拼凑当日事件的经过,有人发现在荃湾的一具浮尸与当日王茂俊的相片颇相似,外界因此认为 “韩宝生在太子站被捕后遇害”。王茂俊对于自己被流传 “被失踪”感到震惊,认为市民都很紧张、希望能够帮忙,但毕竟网上资讯太多太快,永远都读不完。被问到他为什么不主动澄清,他这样回答。

王茂俊:“因为我被警察控告很多东西,那我去澄清,会对我的案件有影响,所以我没有澄清。我知道大家都是很担心,如831事件或其它示威游行是否有死人。我觉得这问题是源自于没有人可制衡香港警察,没有一个人权组织可制衡他们的执法,他们的执法实在太超于一个正常人的对待。”

 

831 太子地铁拘捕行动 (AP)
831 太子地铁拘捕行动 (AP)

前学生会会长感叹:距离8.31真相很远

每当追问警方 “8.31当晚警员曾否打死人”,警方过往都避而不谈,而港铁亦以 “私隐问题“为由,拒绝公开闭路电视片段,让市民查证无门。为了追查当日真相,教育大学学生会前会长梁耀霆入禀要求港铁公布去年8月31日港铁站的所有闭路电视并获判胜诉。虽然取得港铁提供逾90小时的闭路电视片段,但他感叹市民距离真相仍有很长距离。

梁耀霆:“港铁给我的影片,时间与地点是吻合,只是有些问题,有些我认为不寻常。现时的拿到片段,目的是为了打自己官司、民事诉讼,看到更多当晚发生的事,但不能公布、公开这些内容,但我希望,作为一个香港人,希望真相能公诸于世,希望有这一天,但目前这一刻没法将所有事公开。”

梁耀霆说,要追寻8.31真相最大的阻力来自香港政府,乃至中央政府。他以政府默许警员不公开其身份为例,认为政府完全没有意欲去追究事情真相,尤其在《港区国安法》立法后,政府这种包庇态度更甚。

中央及香港政府均称 指8.31有人死或触犯国安法

继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早前称 “造谣太子站发生打死人事件,或会造成严重后果或可能构成犯罪”,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在周日亦表示,这说法有可以触犯国安法。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铁站袭击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8月31日,警方在香港太子地铁站袭击抗议者。(美联社)

邓炳强:“我认为某程度上可能真的在过去一段日子,有人想危害国家、或者香港的安全,从而有组织地煽动很多人做出一些平日不会做的行为,散播一些不对的思想,或者刚才提到的8.31死人传言。我们相信是有不知名的势力,很想危害国家及香港安全。”

8.31有人死或触犯国安法?大律师称造谣本身非犯法行为

根据《港区国安法》第29条,“通过各种非法方式引发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对中央人民政府或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憎恨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如果我们相信并主张8.31事件有人死的说法,是否会触犯法例呢?曾为首宗港区国安法检控案件辩护的大律师刘伟聪称,‘造谣’并非一个犯法行为,只是散播假消息,就算我们广传这个消息并让其他人因此憎恨警方,也不足以构成犯罪。

刘伟聪:“一般来说造谣本身不是一个不法行为,只是一些假消息、一厢情愿的说法,但我就想不到这是什么不法行为。纵使这些造谣导致我们憎恨政府,而且如果我们还有司法公正的话,我又想不到法庭为什么会判我们国安法罪成。”

8.31事件一周年,周一继续有市民前往太子站外献上白花,警员中午起开始戒备,不时清除市民留下的白花。

 

记者:李智智、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