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商人受抗争者感召 全情投入社会服务争取民主

2019-1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一场反送中运动,令不少香港人完全觉醒过来,有不少中产专业人士、与及商人,放下自己的工作,全程投入政治。(资料图/美联社)
一场反送中运动,令不少香港人完全觉醒过来,有不少中产专业人士、与及商人,放下自己的工作,全程投入政治。(资料图/美联社)

 

一场反送中运动,令不少原本唯利是图的香港人完全觉醒过来,有不少中产专业人士、与及商人,放下自己的工作,全程投入政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日尧,访谈一位新当选的区议员,听他是如何从一位原本不问世事的商人,转变成热衷于服务市民的政治人物。

在这次区议会选举,有“机场大叔”之称的陈振哲,空降大埔林村谷选区,成功以284票之差击败争取连任、获乡事派支持的陈灶良。但不讲不知道,原来这位47岁的大叔来历不凡。他曾任跨国公司的财政总裁,现经营殡仪业生意,是行内俗称的“棺材头”,亦拥有香港城市大学法学硕士(仲裁及争议解决学)学位。今天我们很高兴能邀请到陈振哲,和我们谈谈他在竞选期间的心路历程。

 

 

 

记者问:你最为人熟悉的事件,就是在8.13机场集会,站在示威者和警方中间作协调,为什么当时你会这样做呢?

陈振哲答:会这么做是因为去到那一刻,我知道如果没有人出手帮忙,冲突只会更猛烈。但如果有人出来做些什么,有机会化解冲突,所以我就胆粗粗走出来。

记者问:那也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成为你参选区议会的契机呢?

陈振哲答:8.13的事件给我个强心针或是启迪,决定出来(参选区议会选举),没有人选就我去选吧!第一、不要有白区出现。第二、那一晚给我的感觉就是群众是可以沟通的,有些事情,你认为需要做,你就应该去做,不要指望别人帮你去做,也不能别人帮你去做。那一晚如果我不站出来,(最后)就会没有人站出来。

记者问:面对连任3届区议会、选举经验丰富的陈灶良,你作为政治素人,有什么特别的选举策略去说服选民?

陈振哲答:素人参选就不用说什么策略。我们也只有尽量去做,有样学样,别人做什么,我也照着模仿;别人摆街站,我也就摆街站。我当初也不是很有信心能入村探访,只好在主要的交通要道去接触选民。

 

2019年11月2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的候选人陈振哲被警察喷洒胡椒后作出反应。(美联社)
2019年11月2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的候选人陈振哲被警察喷洒胡椒后作出反应。(美联社)

记者问:对于未来四年区议员的工作,你自己有什么打算或想法呢?

陈振哲答:区议员的本分是什么?区议员的本分是反映民意!这点很重要,所以你问我未来四年会做什么,去听民意,多点去听居民的要求。但我经常强调,不要硬去分开民生和政治诉求,人民的意愿 ,你能去限制他们吗?你只能说这范畴,另一个范畴就不能说,不能这样。

记者问:很多市民会形容这次区议会是一个政治公投。作为调解员的你,面对香港现在的政治僵局,你觉得调解还能不能解决双方的矛盾呢?

陈振哲答:我觉得调解永远有效。所以你说政府很笨,他花了很大努力,由约10年前开始,或者不止10年前,已经讲调解为先、推动调解的概念。但他没有用调解的方法处理现在出现的争议。谈起调解,我们要学识找出共同目标,便会有调解的空间。

记者问:那你觉得现在持不同政见市民的共同目标会是什么呢?

陈振哲答:共同目标都是想香港好,就算是支持政府的市民也是想香港好。不过大家的表现、收到的资讯、要求的方法可能不同而已。你问很多支持政府的市民,他们都说独立调查委员会需要的,你甚至问很多警察,我相信他们也会说是需要的。

作为无资源、无人脉的政治素人,要胜出这场选战确实不容易。而今届区议会亦不乏政治素人当选,未来四年香港地区事务会是怎样?他们又能不能为香港政局带来新气象?我们拭目以待。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