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光辉不再?

2019-05-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民众打出“守护我们的新闻自由”等标语,呼吁捍卫港岛的新闻自由。(资料图/法新社)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香港民众打出“守护我们的新闻自由”等标语,呼吁捍卫港岛的新闻自由。(资料图/法新社)

言论和新闻自由曾是“东方明珠”香港引以为傲的优势之一。但随着近年来自北京当局的压力日趋升级,香港的自由空间正在萎缩,新闻自由状况令人担忧。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最新发布的“2019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香港的排名比去年下跌3位,排第73,被归类为第三级,即“问题显著”;排名远低于同属东亚地区韩国和台湾。

翻查纪录,2002年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曾经位居全球第18;但到2003年,港府提出基本法23条立法,就暴跌至第56位;到今年再跌到第73位。

另外,香港记者协会最新发布的“新闻自由指数”中,公众对香港新闻自由的评分为 45 分,是自 2013 年调查开始以来的新低。

这些指标都显示,无论是国际业界还是香港公众,都对香港的新闻自由情况不感乐观。

 

 

本台就此访问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以及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回顾过往一年,香港记者在北京以及四川采访遭受暴力对待丶监察政府的“档案法”及“资讯自由法”立法工作被拖延丶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副总编缉卢新宁出任香港中联办副主任等事件,都让他们忧虑香港的新闻自由情况会继续恶化。

但他们不约而同指出,当中最严重的事件当数英国《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被港府拒发签证一事。

去年马凯在香港外国记者会主持被指是“港独组织”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的演讲,之后被港府拒绝续签他的香港工作签证,甚至有亲北京立法会议员促请港府收回香港外国记者会的会址。

北京强调一国 港独”红线碰不得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说:“马凯事件之后,就是你踩‘红线’的话,会惹来一个实际性的报复。这种过去一年的施压,由以前的口头和当面的施压到(现在变成)一些实际性的报复,是质方面的改变。我觉得,未来也不会再改善的 。”

他指出,北京当局的“红线”就是不得报道和讨论“港独”问题。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认为,香港言论自由逐渐收缩的主要原因是北京愈来愈强调“一国”的重要性。

杨健兴说:“过去好几年,中央政府对一国两制愈来愈强调‘一国’的重要性。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说国家安全丶香港一些所谓‘港独’的问题,(北京)就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丶政治压力。”

北京以经济手段干预影响香港传媒生态

另外,立场倾向民主派的香港《苹果日报》被香港前特首丶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攻击,频繁在其社交媒体帐户截取《苹果日报》的全版广告,点名在该报购买广告版面的商家,暗吁公众不要光顾他们。这做法被质疑打压新闻自由。

吕秉权指出,梁振英的做法对报章和广告商而言,都是无形的压力。

吕秉权说:“一个前特首、还有国家领导人级别的梁振英,他居然对这些广告商和媒体可能施压,影响到报商他们的经营还有广告商的取态。我觉得,这种干预也是对报业和广告商的一种无形的压力。”

事实上,除了香港电台以外,香港大部分主流媒体表面上都是商业机构。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表示,北京政府正通过不同的方式,影响香港的传媒生态。

杨健兴说:“现在很多(香港)媒体拥有者都是跟国内有很多政治丶商业上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的媒体在处理一些可能中央不高兴的内容时,就会作出一些审查。(第二就是北京)它透过各种渠道丶资本,透过一些人事搞他们的一些媒体,特别是网上的媒体。当比较独立的媒体经营愈来愈困难,它的一些以各种形态出现的媒体就会发挥一定的作用,这对长远新闻能不能保持独立、多元、敢批评中央,是一个威胁。”

而让他更忧虑的是港府近期提出修订“逃犯引渡”条例,容许香港特首跳过立法会引渡犯人到大陆受审。他指出,这让长期处理政治敏感新闻丶特别是采访中国新闻的媒体人受到人身安全威胁,或将增加媒体人的工作风险。

目前“逃犯引渡”条例的修订仍在拉锯状态,明年香港的新闻自由情况又将如何?

记者: 吕熙    责编: 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