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成名作《火与冰》在台完整出版

2014-05-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流亡海外的知名的中国异议作家余杰的成名作品《火与冰》近日在台湾完整出版。在新书发表会上,余杰和另一名民运人士王丹以『从‘五四’到‘六四’』为题进行了一场对谈。

余杰一九七四年在四川出生,《火与冰》这本杂文集是他在北京大学攻读研究生时写成,书中毫不留情批判中国政府的弊端和知识分子的堕落。当时一出版就轰动中国知识界,但也在审批机制下删去了十分之一。这次在台湾出版的《火与冰》,是唯一的「足本正体版」。

余杰自述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时,自己还是中学生,没有参加运动,只是每天晚上和家人围坐在饭桌上,紧张地听着「美国之音」等国外电台的广播。

自许为「八九后一代」的余杰说,启蒙自己是中国八零年代的思想解放浪潮。而中国整个八零年代的思想解放,或者启蒙运动事实上是承接了五四运动的传统。也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东方专制主义的激烈批判。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是王丹这样的八九一代,还是自己这样的「八九后一代」的精神资源和思想资源都和五四息息相关。

《火与冰》最早在一九九八年出版,那正是六四之后中国政府镇压社会最力的时期。在这段期间,余杰认识了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人。特别是丁子霖曾经对余杰说,「我的孩子如果地下有知,一定会把你当作好兄弟。」

余杰说,经常有人认为他的文章太极端、太走偏锋。但自己一生的写作,就是为了无愧丁子霖这句话。看在自己的眼裡,共产党就是共产党。无论在西方、香港或是台湾,很多人都会认为共产党已经变成一只「不咬人的老虎」了,甚至「很可爱」了。「但在我看魔鬼就是魔鬼」,这样一个政权在八九(六四)那一天杀人,在八九前杀人,在八九后也杀人。

和余杰对谈的王丹则认为,从一九九八年的中国这样的环境里还能有《火与冰》这样的作品,说明了一个事实:中国的反抗火种始终没有熄灭。

王丹认为,从六四的学生抗议精神到余杰的「火与冰」,就会看出知道那个火种一直都在,它也许因为镇压被压得比较低,但它一直都在。它有个形象,就叫做「反抗者」。

「中国是有反抗者在的。」王丹强调中国不像许多人以为的随着经济发展,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增加,加上强力镇压,使得中国没有什么反抗者了。事实绝对不是这样。中国有维权群体,经常发生群体事件;很多新闻记者打擦边球,致力推动新闻自由,力求把真相报道出来。这是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个图景。

王丹提出,认识中国的抗议精神和反对群体,对台湾未来的发展非常重要。因为现今台湾对中国社会认识很欠缺的一点,就是只看到中国社会压制的一面,没有看到中国有反抗者这个群体。如果认识只停留在这个层次上是很糟糕的,因为大家就会觉得中国民主化是没有希望的。觉得没有希望,就会放弃对中国民主化的支持,如果台湾、香港都放弃对中国民主化的支持,中国民主化就会延后,一延后,受到致命损害的就是台湾,「这个逻辑绕一圈最后会走回这里。」

(记者:李潼 责编: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