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恶法”风向急转? 建制派中人纷纷改口风吁暂缓修例

2019-06-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10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立法会上发表政策报告。(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10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香港立法会上发表政策报告。(美联社)

港府提出修订《逃犯引渡》条例,引发大规模警民冲突,香港警方更向示威者发射橡胶子弹,引发国际社会猛烈批评,特首林郑月娥仍坚持“不撤回、不暂缓”修法,但多名行政会议成员,甚至亲北京的立法会议员,都“改口风”,呼吁港府暂缓修例。

上周日(6月9日)大批香港市民上街游行,反对港府修订《逃犯引渡》条例后,特首林郑月娥未为所动,继续把法案提交立法会进行二读辩论,结果激发大批示威者于周三(6月12日)包围立法会,并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期间警方出动橡胶子弹及布袋弹驱散示威者,为回归后首例。

 

 

事件震惊全球,当日晚间特首林郑月娥发放视像讲话,把焦点放在“暴动”上,讉责示威者的暴力。虽然林郑月娥仍然坚持“不撤回、不暂缓”修法,但事态发展至今,种种迹象显示,政治风向开始有所变化。

资料图片: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法新社)
资料图片: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法新社)

首先,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接受英国传媒访问时,明确表示“中央从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发起的”。而随着中方官员表态“切割”,多名香港行政会议成员,亦即协助行政长官决策的官员,以及多名亲北京立法会议员,口风都开始松动。

三名行政会议成员吁政府三思

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周五(6月14日)早上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说,经过周三的大冲突后,现时不可能在如此激烈的对立之下继续讨论,政府要盘算如何处理,包括重新解说、咨询等。他指不想因为一条草案令议会停顿,因为议会仍有其他议题需要跟进。

陈智思说:“重新解说当然是一个做法,但我发觉现在很多人都已经不是在谈法案,很多人都已经不管法案是什么,里面有没有保障,大家都没有留意,所以已经超出了条例的问题。我想现在最重要是看看有没有方式,让大家心情回复。”

陈智思曾在林郑月娥参选特首时,出任其竞选办主任。

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图源:维基百科)
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图源:维基百科)

而一直支持修例的另一位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周五接受香港无线电视访问时指,他认为《逃犯条例》修订不急于在七月前通过,认为各界要冷静寻求共识,商讨出各方都接受的方法。

汤家骅说:“经过星期日的大游行、星期三的暴力事件,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应该重新评估一下,现时的情况是否真的那么理想,是否实际上可以在七月前通过。我自己觉得,七月之前能通过的机会越来越小、困难越来越大。既然我们立法会未必处理得到这一修订,台湾又表明不接受我们的引渡方式,其实时间限制也不再存在。”

而另一位行政会议成员林正财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时则表示,政府不是铁板一块,政府亦有血有肉,并没有硬指令要执行修例。他相信政府会考虑社会气氛,衡量如何处理《逃犯条例》修订。

亲北京立法会议员吁暂缓修例

除了三名行政会议成员之外,多名亲北京立法会议员亦相继“放风”。身兼中国全国人大代表的立法会议员田北辰指,《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令社会充满争议,台湾当局亦表明拒绝就“陈同佳案”进行移交,他明确表示期望政府在本届立法会会期暂缓相关讨论,待重新咨询后提出减少社会矛盾的方案,再于适当时间处理。他又指有关处理方向并非退让,而是回应民情的负责任表现。

而亲北京立法会议员蒋丽芸亦表示,多名市民因反对修例而上街游行,认为政府稍为延迟修例时间并无坏处,而市民的反弹大,政府应检讨宣传是否不足等,希望可多作解释。

资料图片:2019年5月11日,香港民主建制两派议员就逃犯条例修订案在立法会发生冲突。图为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在立法会上。(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9年5月11日,香港民主建制两派议员就逃犯条例修订案在立法会发生冲突。图为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在立法会上。(美联社)

支持修例团体突取消活动

另外,一直支持《逃犯条例》修订的组织“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周五早上通知传媒,会在下午四时举行记者会,宣布会在周日举行大型活动,支持立法会的审议工作,但到中午却临时取消记者会,又推迟原定在周日举行的100个街站签名,反暴力、支持修例活动。大联盟指是避免和民间人权阵线的游行队伍冲突,出现失控场面。

而民间人权阵线正号召市民本周日再次上街游行,并在周一继续罢工、罢课、罢市,以“三罢”行动反对修例。

目前香港立法会已经连续三天取消原定的审议修例会议,下周一、二的会议也取消,如果要再开会,就要等到下周三(6月19日)。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原本计划以66小时完成条例审议,并最快在下周四进行表决,目前他仍未公布会否改变计划。

 

记者: 吕熙  责编: 胡力汉/陈美华/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