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中恶法”暂缓 民间开始追究警方滥权行为

2019-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8日,香港立法会外张贴了“反对警方使用过份武力” 等抗议的海报和标语。(美联社)
2019年6月18日,香港立法会外张贴了“反对警方使用过份武力” 等抗议的海报和标语。(美联社)
My Website
My Website

 

 

 

 

 

 

 

 

 

 

香港的“送中恶法”扰攘多时,特首林郑月娥终于亲自向公众致歉,但仍未能平息民怨,其中一个引起民愤的,是警方过往一段时间涉嫌滥用警权及武力的行为,差点造成灾难,对此社会各界声言要“追究到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硬推“逃犯条例”修订引起的社会矛盾,向香港市民道歉,但却未明确表示会撤回条例,对于上周三(6月12日)金钟一带的冲突事件被定性为“暴动”,她亦未明言收回。市民对此纷纷表示“不卖帐”,继续坚持“撤回送中条例,释放被捕人士,平反612暴动定性,林郑下台”等诉求,而社会各界亦开始追究警方近日涉及的滥权行为。

 

 

右起:周庭,黄之锋和罗冠聪,2019年6月18日在香港政府办公室外,手持图片特首林郑月娥及警察局局长罗志强,要求平反612暴动定性,林郑下台等诉求。(美联社)
右起:周庭,黄之锋和罗冠聪,2019年6月18日在香港政府办公室外,手持图片特首林郑月娥及警察局局长罗志强,要求平反612暴动定性,林郑下台等诉求。(美联社)

其中一个近日引起广泛讨论的,是上周三的“中信围困事件”,有网民整合由传媒及市民拍摄的片段,指当日下午近四时,亦即警方在立法会一带大举清场时,把大批示威者围困在中信大厦外。示威者在无路可退的情况下,警方更突然往人群中央发射多枚催泪弹,令数以百计示威者涌进中信大厦。而当时由于大厦一边玻璃门被锁上,示威者只能透过另一边玻璃门及中间的旋转门进入大厦逃生,期间险象横生,几乎造成大型灾难。片段在网上疯传后,网民纷纷质疑警察“蓄意谋杀”、“试图制造人踩人惨剧”。

而在上周三整个清场行动中,按香港警方目前公布的数字,至少共施放了150枚催泪弹,数发橡胶子弹,20发布袋弹,并使用了胡椒喷剂,催泪水剂等武器,以驱散示威者,造成近80人受伤,部分伤者更被击中眼睛及头部,被人权组织乃至国际社会炮轰使用不对等武力。而俗称“速龙小队”的警方特别战术小队,也多次被拍到群殴示威者,被质疑清场手法凶残,制服上亦无警员编号,令公众投诉无门。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示威活动中,警察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保安局局长:警方已使用最低武力

在一片针对警方的质疑声中,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在周三(6月19日)立法会大会上,就警方是否使用过分武力的问题,提出紧急质询。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指,在反修例冲突中,警方所使用的已经是最低限度武力。

李家超说:“当时在前方部分示威者,不理会警方多次劝喻及警告,多次有组织以暴力冲击警方防线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警方使用了适当及必要的武力驱散人群,控制场面,保护其他人及自身的安全。”

他又指警队有机制处理投诉,而在前一天,特首林郑月娥亦多次被问到会否就警队对示威者使用过份武力道歉,她的回应同样是“香港有既定,行之有效的机制处理针对警方的投诉”。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抗议者被防暴警察袭击。(路透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抗议者被防暴警察袭击。(路透社)

关注团体:现行投诉机制自己人查自己人

对于林郑月娥这个说法,一直关注警察滥权行为的香港民间组织“民权观察”,成员沈伟男批评是荒谬。

沈伟男说:“监警会成立十年,过往整个监警制度都被人诟病,第一就是它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投诉警察课本身就是警队的一部分,是他们才有调查权,监警会是没有调查权,这绝非行之有效的制度。近几年监警会的表现都是乏善足陈,由你看到这次如此大规模的示威,居然没有监警会的成员去现场做观察员,我完全觉得监警会是失职。”

监警会全名是“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由行政长官委任,负责监察警方就投诉进行的调查。根据现行制度,所有投诉警察的个案会先交由直属警务处的“投诉警察课”跟进,完成调查后将结果交给监警会覆核,但监警会本身并没有调查投诉和决定惩处的实权,只能被动地审核投诉警察课提交的报告,因此为批评是“无牙老虎”。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防暴警察对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外防暴警察对示威者发射催泪弹。(法新社)

沈伟男举例,若市民遭受“速龙小队”或无法识别身份的警员暴力对待而作出投诉,投诉警察课如果不合作的话,举证的责任可能就落在市民身上,因此投诉往往石沉大海。香港“苹果日报”整理过往九年的数字,发现在现行机制下,每年只得3%至4%的针对警察的投诉最终成立,约九成受罚警员只是被警告或训谕。而观乎目前的监警会架构,基本上完全被亲政府人士把持。

促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事件

沈伟男认为,政府应委任独立调查委员会,由法官主持,彻查警队在处理反修例示威上的部署,以及警员涉嫌滥权的行为。

沈伟男说:“真相到底是如何?有没有人需要承担责任?将来如何改善?如果政府想从这方面回应市民诉求,甚至修补社会的撕裂,这一方面一定要做。”

目前多名民主派议员、运输及房屋局前局长张炳良、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王永平、天主教香港教区宗座署理汤汉枢机、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主席苏成溢牧师,以及中学校长会主席邓振强等,都支持成立独立委员会彻查事件。

 

记者:吕熙    责编:胡力汉 陈美华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