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指控民主派初选违国安法 理据为何?


2020-07-15
Share
2020-07-15T105858Z_333485113_RC2MTH9Z2B2F_RTRMADP_3_HONGKONG-SECURITY-DEMOCRATS.jpg 2020年7月15日,在初选中胜出的香港民主派立法会参选人出席联合记者会。(路透社)

 

周末举行的香港民主派立法会初选已尘埃落定,然而香港中联办和中国国务院港澳办都相继发声,定性为“非法”初选,更指控初选是“公然挑战国安法”。两办的指控,是否站得住脚?又会否影响九月立法会选举的顺利进行?

最先提出民主派初选可能触犯《港区国安法的》的是今年四月刚上任的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

 



他在初选前接受香港亲中媒体访问,引用国安法第22 条,当中订明“任何人组织、策划、实施或者参与实施,以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其他非法手段,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旨在颠覆国家政权,即属犯罪”。

他解释,牵头初选的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35+计划”,即民主派取得立法会过半席位后,否决财政预算案,如果干扰到特区政权机关履行职能的话,就会“有问题”。

 

视频【抗争派参选人声言义无反顾反对国安法】【已准备好被取消参选资格么?】



他又呼吁市民及有意参与初选者慎重考虑,勿误堕法网,暗示参与投票都可能犯法。

港官选前恫吓无效 北京选后再补刀

不过他的警告未有吓怕香港人,超过61万民主派支持者参与初选投票,更让以年轻人为主的本土派和抗争派取得大胜,引来国际关注。

初选结束以后,香港中联办和中国国务院港澳办都相继发声,明言组织“非法”初选,是对香港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的公然挑战,坚决支持“依法查处”。

两办又点名戴耀廷,指他是“外国和境外势力在香港的政治代理人”,要挟当选议员以否决财政预算案的方式,迫使特区政府停摆,目的是要“推翻政府,夺取管治权”。

两办指控是否站得住脚?

面对北京声言查处,戴耀廷继续据理力争。他在社交媒体发文,强调否决政府提出的财政预算案,以使政府向立法会问责,是基本法赋予立法会的宪制权力,绝不涉及任何非法手段,更不是颠覆国家政权。

他表示,市民都是自愿参与初选,而最后初选参选人是否参与官方选举,不受任何人操控。如果61万投票的香港人以和平理性的方法表达想法,也被定为违法,只会刺激更大的抗争。如果参与投票的人不是犯法,协助完成投票的人也不可能是犯法。

他又表示,两办说初选是“非法”,是刻意混淆“没有法律效力”与“违法”两个概念,误导香港人。实际上只是说初选没有法律效力,但并不代表那是犯法。而从一开始,所有参与初选的人都知道,初选靠的不是任何法律效力,而是相互信任的政治道德。

 

 

视频【逾61万港人无惧国安法参与民主派初选】【戴耀廷:令配票工作更顺畅 民主派议会过半在望】


就连亲北京法律界人士,都无法为两办的说法加持。港府行政会议成员、香港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暂时看不到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有违反《港区国安法》的元素或者意图。

汤家骅说:“如果所有法案都要反对,而因此导致立法会的运作严重受到阻挠,有可能干犯国安法中,有关颠覆政权罪的其中一些元素。但我们大家都要留意,其实仍有其它元素都需要存在才能入罪,包括是使用武力、或胁迫用武力或用非法手段,和也要看这行为会否带来一些非常严重的后果。这些都是在国安法下必须存在的元素,才可以构成犯罪的行为。所以单是说你要反对一些法例,让特区政府施政不便,我觉得未必达到犯罪的门槛。”

指控初选违国安法 剑指何方?

而在初选中出线的16名抗争派人士,则联合举行记者会。在港岛选区出线的梁晃维表示,当局的种种举动,目的是试图转移视线,回避有61万香港人无惧白色恐怖和国安法,走上街头投票的事实。

梁晃维说:“而今天政权拿出来说的原因也是非常荒谬,他说我们今天提倡议会'揽炒'(同归于尽),就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我们必须强调,他日我们一旦有幸进入立法会,无论我们是对政府的提案还是财政预算案,去投下反对票,这也是我们作为代议士的合法权力。我们希望如果政权有任何实质证据,真的能拿出任何法律条文,去证明我们这次初选的筹办人、参选人或者投票的市民是干犯任何法例,我恳请他们立即严正执法,要不然就不要继续说废话。”

而当局炮轰初选违反国安法,是否为大规模DQ(disqualify),也就是大举取消民主派人士的参选资格,而作铺垫呢?是次初选胜出者之一、并曾在去年区议会选举被取消参选资格的黄之锋,呼吁北京悬崖勒马。

 

2020年7月11日,黄之锋(右)与袁嘉蔚(左)在初选当天在街头拉票。 (路透社)
2020年7月11日,黄之锋(右)与袁嘉蔚(左)在初选当天在街头拉票。 (路透社)

黄之锋说:”我认为现在不是DQ一个人,或DQ十几个人的问题,而是到底港澳办在国安法通过以后,北京会否因为看到民主派有大量支持者出来投票,而让他们疯狂到非常离谱地去DQ整个选举,这个才是大家要严阵以待的问题。但正如初选结果公布以后,其实国际社会也非常关注,未来整个立法会正式选举执行的情况。我也是一而再,再而三呼吁北京政府悬崖勒马。DQ一个都嫌多,特别是在中美角力白热化的情况下,DQ候选人对非北京而言只是引火自焚,继续促成全球围堵中国的情况。”

而初选以后,成功出线的抗争派面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确认书的问题。国安法订明,任何人在参选或者就任公职时,应当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

代表16名抗争派读出声明的岑敖晖明言,不论确认书当中有否加入有关国安法的内容,他们都会义无反顾地反对国安法,并会约见其他民主派商量,期望民主派阵营共同进退。他又强调,会和所有初选筹办人、参选人和投票市民,共同承担责任。

不过参与协调初选的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就宣布,退出初选工作。他表示两办声明和一些亲中媒体的报道,让他深感压力,基于现时未能确保人身安全,同时要为身边所有人负责,他決定退出。但他强调初选是合法合理,不希望自己的退出,令大众误以为初选是牴触法例。


记者:吕熙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