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拍板香港立法会延任 民主派陷总辞两难


2020-08-11
Share
117592976_3172671129493982_1476895092886830620_o.jpg
Photo: RFA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前以疫情为由,决定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并把立法会未来一年的“真空期”问题提请北京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周二(11日)以全票通过,全体现任立法会议员延任不少于一年。由北京拍板,一切问题是否就此尘埃落定呢?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由周六(8日)起,一连四日开会,其中一项重要议程,是审议由国务院提请的《香港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的决定议案》,并在周二(11日)下午闭幕时进行表决,结果全票通过,全体现任立法会议员延任不少于一年。

 

 

议案列明,今年9月30日后,第六届立法会会继续履行职责,任期不少于一年,直至第七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第七届立法会依法产生后,任期仍为四年。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于7月31日以疫情为由,宣布动用《紧急法》,押后原定在下月举行的第七届立法会选举一年。至于立法会未来一年的“真空期”问题,她以香港现行法例无法处理为由,随即向北京呈交紧急报告,将问题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决定。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于7月31日以疫情为由,宣布动用《紧急法》,押后原定在下月举行的第七届立法会选举一年。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于7月31日以疫情为由,宣布动用《紧急法》,押后原定在下月举行的第七届立法会选举一年。

未设延任任期上限 为“万年议会”铺路?

目前人大常委通过的议案,只提到延任“不少于一年”,却未为任期设上限,是否为现届立法会不断延任铺路,甚至变成“万年议会”?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接受访问时强调,人大常委这次的决定,并非无限延期,而是由于疫情发展难定,为免日后再因疫情问题影响选举,港府要再提请人大常委会,所以写明第六届立法会,延任至第七届立法会产生为止。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周二(10日)接受本台访问,认为中央是想留有空间,难保一年后当局会再以其他理由,延迟选举。

钟剑华说:我觉得明年会否又找另一个理由再延迟选举呢?这个很难说。可能是一些实质理由,例如今次疫情,亦包含其他理由。我猜想这里对北京来说是留有一个空间,令到下次若再需要理由延续时,他无须再来一次。现在这个延任是否变成“万年议会”呢?这个真的不知道了。

他表示,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应对立法会“真空期”的方案是好的,因为《基本法》列明,立法会是四年一任、由选举产生,是次人大延任现届立法会议员的做法,只是相对地较为不失礼。

四名被DQ现任议员能否留任?

在林郑月娥宣布押后选举之后的一段时间,各种消息满天飞,一度有传人大常委会决定,成立由人大直接委任议员的“临时立法会”,甚至把早前被裁定提名无效的四名现任立法会议员“踢出局”。

在林郑月娥宣布押后选举前一日,选举主任以不符合“拥护《基本法》”的参选条件为由,大规模取消12名民主派人士的参选资格(DQ),当中包括四名现届立法会议员,被视为传统温和民主派的郭家麒、杨岳桥、梁继昌和郭荣铿。令外界忧虑港府特意在公布押后选举前作出此举,是要让四人在未来一年,无法继续留任议会。

 

资料图片:2020年5月22日,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在内务委员会的一个会议期间举牌抗议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他们被保安阻拦。(法新社)
资料图片:2020年5月22日,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在内务委员会的一个会议期间举牌抗议北京强推“港版国安法”,他们被保安阻拦。(法新社)

目前以北京公布的议案来看,没有明确𨤳清他们是否可以留任,不过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现届议员续任时毋须再宣誓,而被取消资格的议员,是被取消第七届立法会资格,相信不会影响延任。

是否总辞杯葛“不合法议会”   民主派议员陷两难

不过即使全体现任民主派议员,都可以在未来一年留任,也不代表一切问题就此尘埃落定。近日不少声音质疑,既然立法会已被北京全盘控制,民主派在议会内也只是花瓶,建议全体民主派议员集体总辞,拒绝延任,杯葛议会,从而争取国际关注。

在七月中的民主派初选中胜出、属抗争派的邹家成认为,现届立法会议员的权力,源于 2016 年立法会选举的民意授权,只授予他们4年代表港人的权力。邹家成认为,香港人绝对不能承认这个“不合法的临时立法会”,若接受政府的“招安”,就是背弃港人。

自称为本土派、原定参选第七届立法会选举的蒋旻正周二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林郑月娥押后选举是政治任务,现任议员继续续任,只是合理化这个“过渡议会”的认受性。

蒋旻正说:因为始终临时立法会的认受性都是以抗疫为理由,做一些政治任务。我希望即使那四位被选举主任DQ的议员可以留任,但其实这是四年前香港的民意,已非今时今日香港的民意。所以我希望民主阵营能团结一致,不要看到一点点眼前利益就低头。

22名民主派议员则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反对押后选举,批评港府提请人大决定是毫无必要,架空香港本地法律机制。而人大常委的决定,和《基本法》的规定相违,第五年的议会也不复有民意授权。

声明说,该决定彻底改变四年一届的议会更替机制,先例一开,将失去《基本法》下的宪制安排和法律约束,摧毁香港仅余的民主自由。民主派正了解民意,研究下一步行动。

是继续留守议会还是集体总辞,声明未有透露。在这个两难局面下,未来该如何破局,考验香港民主派的智慧。


记者:吕熙 文海欣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