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例 拒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2019-09-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4日,市民在香港一购物中心观看电视播放的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的电视讲话。(路透社)
2019年9月4日,市民在香港一购物中心观看电视播放的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撤回修订逃犯条例的电视讲话。(路透社)

 

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持续近三个月,民众一直要求港府回应“五大诉求”,当中最主要的,是要求“撤回逃犯引渡条例”,以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行为。周三(9月4日),特首林郑月娥终于宣布撤回修例,但就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三(9月4日)傍晚发布视像讲话,她指逃犯条例修订引起的示威和冲突,让很多香港人觉得这个城市变得很陌生,暴力事件造成市民和警察受伤,机场和地铁被破坏,家人丶朋友因不同见解而反目,让每一个香港人都感到震惊和伤心。

 

 

 

她指关于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她曾经在不同场合回应过,但她知道,这些回应未足以平息社会怨气,因此提出四项行动,作为展开对话的基础。

林郑月娥说:“作为行政长官,我有责任尽一切努力,在种种局限下寻找社会向前行的机会。我现在提出四项行动,希望作为社会向前行的起点。第一,特区政府会正式撤回条例草案,完全释除市民的疑虑。保安局局长会在立法会复会后,按《议事规则》动议撤回条例草案。”

 

 

拒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但她就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指有关警方的执法行动,应按既定机制,交由监警会处理,而不应另设独立调查委员会。她承诺,除了处理有关警方的投诉,亦会审视市民关注的 "7.21元朗袭击事件",又宣布委任两名新成员加入监警会,包括前高官余黎青萍,及前大律师公会主席林定国。余黎青萍曾在林郑月娥参选特首时,担任其竞选办资深顾问。

而对于“撤回暴动定性”丶“释放被捕人士”丶“实行双普选”的诉求,她都拒绝以行动回应,只表示她和所有高官,会走进社区和市民对话,和邀请社会领袖及学者,研究和检讨民生问题。最后她再次批评,极少数人挑战“一国两制”,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污损国旗丶国徽,把香港推向危险的境地,又指无论市民有多大的不满,暴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林郑月娥说:“目前,最迫切的就是要遏止暴力丶捍衞法治丶重建社会秩序。政府会对所有违法及暴力行为,严正执法。我和团队很希望,今天提出的四项行动,可以为打破困局行出一步,以对话代替对立,为社会带来改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多次拒绝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也拒绝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事件。(路透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多次拒绝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也拒绝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事件。(路透社)

林郑月娥过去三个月寸步不让

总括而言,对于民间的五大诉求,林郑月娥真正以实际行动回应的,只有“撤回”修例这一条。然而香港人持续三个月的抗争,中间又经历了什么,让他们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口号呢?

6月9日,一百万香港民众上街游行,要求撤回《逃犯引渡条例》,创下香港主权移交后的最高纪录。当晚特区政府发放声明,指留意到参加游行的人数很多,但就重申政府修法的原因,更宣布会把草案继续提交立法会进行二读辩论。

6月12日,超过400家中小企业丶过百家中学丶七大大专院校发起罢工丶罢市丶罢课的“三罢”行动,大批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大楼,阻止立法会辩论草案。当天香港警方以催泪弹丶布袋弹及橡胶子弹镇压示威者,更以违犯国际法的平射角度开枪,致使多名示威者头部中枪,至少数十人被捕。

林郑月娥当晚发布视像讲话,却仍拒绝宣布停止修例工作,并把示威定性为“有组织的暴动”,把示威者称为“暴徒”,在香港引起民愤,更受到国际社会批评。

 

 

只肯暂缓拒绝撤回

6月15日,林郑月娥终於作出让步,但用的字眼却是“暂缓”。

林郑月娥说:“经过过去两天政府内部的反复研究,我在这里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例工作,重新和社会各界沟通,做更多的解说,听更多不同的意见。我想强调政府是以开放的态度,全面聆听社会对于条例草案的意见。”

但根据立法会议事规则,法案提交立法会首读后,只有“押后”或“撤回”,并没有她所说的“暂缓”。政府只要在明年七月,也就是现届立法会换届前,提前 12天通知立法会,就可以随时恢复草案的二读辩论。当天晚上,一名在太古广场挂起“反送中”横幅的男子,从高处堕下身亡。

6月16日,两百万香港人再次走上街头,除了要求撤回修例以外,还增加了“撤回暴动定性”丶“释放被捕人士”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方滥权”,以及“林郑下台”等的诉求,成为了反送中“五大诉求”的初型。

 

 

作为回应,林郑月娥向市民道歉,但拒绝引咎辞职,也拒绝撤回修例。之后民间出现大大小小的示威,到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2周年当晚,大批示威者冲进立法会破坏,抗议议会失效,把“反送中”运动推到另一个层次。

修例寿终正寝

7月9日,林郑月娥表示,《逃犯条例》修订已经“寿终正寝”。

林郑月娥说:“今天我再清晰说明,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或者这条条例的草案,已经‘寿终正寝’,The bill is dead。”

但无论是香港法例,还是立法会的议事规则,都没有“寿终正寝”四个字。林郑月娥的说法,被批评是玩弄文字游戏,亦不尊重立法机制。结果,香港的“反送中”抗争,延续将近三个月,期间香港警察的滥权行为不断升级,更发生多次有社团背景人士暴力袭击事件,至少两人被砍至重伤丶三人被打伤眼睛丶7人轻生丶过千人被捕,受伤丶流亡者不计其数。

民间五大诉求中的“追究警方滥权”和“林郑下台”,上升至“解散警队”,以及要求“实行双普选”的诉求,甚至有人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

林郑月娥一句迟来的“撤回”,又能否足以回应民间“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口号呢?

 

记者:吕熙  责编:胡力汉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