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结果未能定案 港15名民主派议员决定留任立法会

2020-09-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9月29日,民主派议员与民研负责人钟庭耀出席记者会 。(路透社)
2020年9月29日,民主派议员与民研负责人钟庭耀出席记者会 。(路透社)

 

港府早前以疫情为由,押后原定在九月初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并交由北京拍板,直接决定现届全体议员延任。不过对于是否接受此安排,民主派内部及其支持者,都有不同看法。民主党早前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就此进行民意调查,结果仍未能定案,最终大部分民主派议员作政治判断,决定延任一年。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八月决定,今年9月30日后,全体现任香港立法会议员延任不少于一年,直至第七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以解决港府押后选举一年后,遗留的立法会“真空期”问题。

 

 

不过对于是否按照北京的决定留任,民主派内部及其支持者,都有不同看法。抗争派认为港府是忧虑亲北京阵营在选举大败,才以疫情为借口押后选举,认为如果民主派接受由北京拍板的“临时立法会”,相等于接受港府及北京的“招安”,建议全体民主派议员集体总辞,杯葛议会。传统民主派则认为,如果民主派议员集体总辞,议会将失去反对声音,也失去推倒“恶法”,制衡政府的能力,建议留任议会。

 

 

民主派大部分议员政治判断决定延任     形容是“艰难的决定”

“去或留” 争议不断,更被亲北京阵营利用,意图分化民主派。民主派最大党民主党早前决定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进行民意调查。周二(29日)结果公布,民主派支持者中,百分之47.1支持留任,百分之45.8 支持杯葛立法会,两者均未达过半数支持者的门槛。最终民主派15名议员作政治判断后,决定延任一年。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民调结果反映社会对去留仍是众说纷纭,因而要做政治判断,明白如何决定都会有人不满,但他们希望紧守议会,在议会内有效发声,阻止"恶法”的进展速度。他形容这是艰难的决定,但在暴政下能做的只有团结一致,抗争力量需要三条战线并行。

胡志伟说:我们为什么觉得留任比离开更有意义呢?我们希望尽我们的能力去阻止、拖慢、拖延政府把恶法长驱直进的速度。这是我们在留任过程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工作。第二部分希望透过紧守议会战线,让我们的民间、议会和国际战线,三者可以继续互相激荡、互相补充,让我们成为一个更加团结的力量,去共同面对当前政府的暴政。

至于未来一年要做的工作,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表示,要全力就12名在中国被囚港人事件向政府施加最大压力,及争取尽快重启选举等。他表示有意与其他派别,包括抗争派组建平台,一起商讨日后的工作。

不过仍有少部分民主派议员决定离开议会,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陈淑庄、陈志全和朱凯迪,都宣布不会延任。

 

2020年9月29日,15名民主派议员与民研负责人钟庭耀出席记者会 。(路透社)
2020年9月29日,15名民主派议员与民研负责人钟庭耀出席记者会 。(路透社)

抗争派:希望留任的民主派议员不要让市民更失望

对于大部份民主派议员决定留任,属抗争派、支持杯葛议会的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周二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期望留任的民主派议员在未来一年为自己作出的政治决定负责,并期望和民主派的合作是建基于一些目标或共同行动,而非知会式的沟通。

梁晃维说:唯有祝福他们在议会内做到最好,亦希望他们不要在这一年让香港市民更失望。一些议员提出可以与初选胜出者进一步沟通及讨论未来如何合作,这些我都是欢迎的。但我觉得大家在讨论时,应该要思考未来一年香港有什么新的政治议程,多过纯粹为了恒常沟通而沟通。

对于日后民主派议员应如何投票,在议会内应有何行动,梁晃维表示,个人并无意欲控制留任的议员或参与决定他们的行动。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欢迎民主派继续履行宪制责任,为议会监察政府。被问到现时议席已悬空6席,对议会运作有何影响,梁君彦说愈多人在议会做事愈好,希望离开的几位议员,能继续为香港做事。

在重新洗牌后,未来一年的香港立法会,亲北京阵营有41席,而包括民主派在内的非亲北京阵营只余下21席,可以在议会内起多大作用,都是外界未来的关注焦点。


记者:吕熙 文海欣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